水印白木 ⊙ 黄孩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春天来了

◎唐海威



路的尽头

我们将在一座城市里找到答案
我们从它位于南部的帝国进去
在被山围困的烽火区域
有一个又一个掩埋着的房子
我们曾站在木头的高度
怀念在这里生活 平生素昧的人
他们走的时候 我们还在擦洗身体(准备远行)
“这还是一座城堡 期待她最终的主人
可谁也不是”
在黄土堆积的路口 我们倍显狼狈地
离开 :谁一开始就是幸福呢



出走的

在这里倾听夜暗的歌声
冥冥中谁奏响沉寂百年的古琴
我又看见夏日里美丽的黄昏
白天奔忙于生活的人
傍晚就三三两两走到一起:
是南方 这样的温暖时常发生
路草长满街道
幸与不幸 从不同的着落点退去
他们 错过记忆里的某件事
仿佛一只只岩鹰
方向改变了 身体仍在憧憬中
越过一座座灰色的城市





子夜的姐姐

别 别去 子夜惊叫的是我的孩子
他们白天去了城市 黑暗
才回到屋子 他们回到我的天空下
刚睡过去
他们只是孩子 休息的时段不够宰只母鸡
不要让他们糊涂的惊醒
明天 我带队 到另一个地方
让打结的手指捏断注定的自由



春天来了

又一个黑夜降临
你粗裂的手早已陷入沉思
这个夏天 风暴夺走你的土房 粮食和妻子
你咬破十根指头
才听见了活者坚强的声音

在寒夜找不到贴身的位置
这里草树早已荒灭
你甚至拥抱孤独和寒冷
才勉强地睡向贫困的土地
黎明里只有你的孩子醒了
可醒来的时候找不到温暖的门

如今我们坐在一起
丛林间道是你的身影
山顶上你的孩子拥抱了美丽的姑娘
河流和田野早已交徙
一个春天的早晨
有一双双不停挥动的臂膀
这新生背后的辛酸
它或许是与你生生相息的
......
泪水干了 我们始终朝向天空
2002/02/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