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明博 ⊙ 平原上的事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成千上万的母亲

◎马明博



成千上万的母亲
马明博


  一位又一位母亲,陆陆续续,从著名画家史国良(释慧禅)反映藏地民众与寺院生活的作品中走出来。
  第一位母亲,白发苍苍,站在佛殿里。她满怀喜悦,往酥油灯碗中添油。那一瞬,她肯定会发现酥油灯更加亮起来。一盏盏燃烧着的酥油灯,照亮佛殿,组成无尽的光明海。这片光明海中,有她添入的酥油转化来的光亮。她祈愿佛前光明永存,也祈愿这些光明照亮家人(及天下所有众生)脚下的道路。
  从她喜悦的脸,我感受到,这位添灯油的母亲,因信仰而幸福。在信仰的坚实大地上,她春耕夏耘秋收冬藏,走过漫漫朝圣长路,来到殿堂中央。清澈的酥油,虔敬的祝福,她一股脑地把心事托付给她信任的佛菩萨。
  眼前这位母亲与灯,让我看到遥远的童年。乡村,天黑得晚,但天不会不黑。夜幕猛地抖开,尽情玩耍的孩子,一下子掉进夜色陷阱。月亮还没有升起来,四周曾经熟悉的景物,那些树、那些草堆,立马儿变得模模糊糊、影影绰绰。风一吹,它们发出各式各样的怪响。胆小的心,怦怦乱跳;撒开脚丫,急往家跑。如果家里亮着灯,心里会踏实些;如果家里黑着灯,会脱口而出喊一声:娘——
  灯,仿佛注定要与母亲联系在一起。
  第二位母亲,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她和孩子即将步入寺院时,忽然遇到一场雷阵雨。寺院高大的门廊为她和孩子们提供了庇佑。躲在门廊下,她将幼小的孩子揽在怀中,让稍长一点的孩子依偎在身边,替她拿转经筒。
  前年夏天,陪家人游北海公园时,我也遇到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阵雨。手中无伞,只得跑向近处的建筑物中躲雨。进来才看清,是清代的佛殿。半小时后,雨停了,走出大殿。回望大殿,发现匾额为“极乐世界”。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赫然入心。极乐世界,简单地说,就是“乐土”。要淋雨时,能让你远离疾雨,为你提供庇护的,就是属于你的乐土。
  第三位母亲,是一位哺乳的母亲。她坐在大殿门的一侧,敞开胸怀,为怀中稚嫩的婴儿哺乳。雪白的乳房,像雪山高处的积雪。生命的乳汁,如同阳光融化的雪水,化成小溪流,注入奔跑的河流。门的另一侧,一位小喇嘛正要走进大殿,哺乳这一幕,带他走进甜蜜的回忆,他不自觉地将手指头伸进嘴里……
  第四位、第五位、第六位、第七位……,形态各异的母亲,成千上万的母亲,陆陆续续,从画面中,向我走来。
  她们有的黑发,有的白发;有的挺直脊梁,有的佝偻着腰;有的提着木桶走向牦牛,有的弯下腰去收获青稞;有的拖着两条乌黑长辫,拉着儿子手进大殿;有的宁静而专注地转动殿外的经轮;有的背着孩子走进大殿奉献哈达;有的携幼子一起站着大殿深处瞻礼佛像;有的怀抱孩子走出佛殿;噢,还有另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她手举一盏酥油灯,在朝圣的人群中,从殿堂中走出来……
  这成千上万的母亲,引领着幼小的心灵走上信仰的道路。在信仰的大地上,她们是播种者,也是人间佛教的实践者。
  这些母亲所代表的普通人的形象,让我强烈地感受到画家深切的悲心。
  众所周知,宗教信仰分为两个层面:信仰者、信仰对象。以佛教为例,信仰者是广大众生,信仰对象是诸佛菩萨。宗教和艺术携手数千年,吸引了无数探询的目光。但信仰对象被多种艺术形式表现过,而描绘信仰者的艺术品却很稀有。无论是尉迟乙僧、牧溪、八大山人、石涛、渐江、担当等享有盛名的宗教艺术家,还是绘制出敦煌等地佛教壁画的无名艺术家们,对于用艺术形式描绘现实生活中的大众,他们都有选择地进行了回避。
  有“经王”之称的佛典《华严经》,曾指出“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花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花果”。然而,宗教艺术家们或倾心于信仰对象(诸佛菩萨),或藉由山石、草木、虫兽表现禅境而自娱,却不肯将关切的目光投向现实人间,投向广大的普通信仰者。
  当今艺术界,表现世俗事物的作品很多,表现神圣事物的作品较少,能够在作品中将神圣与俗世融会的,更是少之又少。从关注普通信仰者的角度看,史国良(释慧禅)的创作正填补着宗教艺术史上的一片空白。
  在一片漫天飞雪的空白中,我们有幸藉由画家的创作,看到成千上万个因信仰而幸福的母亲。这些平凡而普通的母亲,正引领我们,以佛眼关照人生,从人间走向佛界。
  母亲,是我们生命真正的故乡。在无数的生命轮回中,成千上万的母亲把我们带进这个世界。迷途而健忘的我们,已经记不清母亲们的面庞。因此,佛陀在《梵网经》中苦口婆心地提醒说:“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无不从之受生,故六道众生,皆我父母。”
  母亲,从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词。母亲的含义,犹如大海。
  母亲是关怀,依怙,笑脸,宽宥;是温暖的手,闪亮的灯,遮雨的伞;是恒久忍耐,又有仁慈;是不嫉妒,不自夸,不张狂;是不作羞耻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是永不止息地奉献自己的心……
  不能感受母亲的心,就无法体会众生的心,那么,如何创作出感动人间的作品,又如何与佛同心?
  看着这成千上万的母亲,诗人于坚《便条集:218》中的“母亲们”,蓦地闪回我的脑海。“公园的早晨/上千位退休的妇女在锻炼/……/在冬天的阳光中/一千个母亲翩翩起舞/其中有一个生下了我/我喊了一声“妈”/她们一起回过头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