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邂逅。1967,孟小冬》一组

◎叶来



《邂逅。1967,孟小冬》

在东城无量大人胡同里,
有一所四合院,此院名为“缀玉轩”,
一场凶兆即将来临。
今年秋天,等来第一场雨,
雨水烫伤了谁的脸。我,独自在公园
练习穿耳术,满脸的油彩,
从画布里褪下,衣襟已是满目不堪。
香樟树下,你风姿绰卓,
去年的春衫,依旧恃无忌惮,薄得像清风,
带着去年的旧叶,
和一些发黄的伤。
是的,我们又重逢了,
在他人的葬礼上,
你在我的肩头痛哭。
这令我想起昔日北平名伶
孟小冬,1967年,为避免孤寂,
由香港转迁台北,
闭门静养,由绚烂归于平淡,终其余年。
我说,我们走吧,
秋服保暖,我替你披上。

注:其中关于孟小冬之典故来源于网络。


2008.10.19

《秋风斩》

垂到水中,湖水被秋风托起,
挽成一束菊花,有人被砍头。
湖的深浅早有人试过,那些走投无路的人,
不用想就向着湖心走去。
湖水打得很有开,从容。
没有愤怒,
只能紧锁着眉目,
一点点加深暮色。
经过的时候,
有人在湖边以泪洗面,
没有人好言相劝,
一下子尾随而去。
翻身,她又便是一条水鬼。
秋天的斩首行动,
实在是太快
湖边的树底下,就像临时的墓地,
摆放他们的尸首。
有人围观
有人走散了
秋风还是不停地吹起裹尸布
有好心人在上面压了块石头。

2008.9.26


《炉火》

秋风把炭火扶起
炉火更旺了
下班的女子,走过来
挑了两副鸡翅说,
师傅,微辣的
她站在炉火旁
胸脯裹紧秋风
严实,像她脸上的冰霜

两位中年男子
料理着手中的活儿
炭火辟历叭拉
轻微地响着
秋风一吹
烟火吹向女子,她悄悄移动一下脚步
在一旁,露出疲倦的眼神
盯着烤炉
用目光索暖

秋风裹挟
夜店辉煌
酒醉者脚步轻盈
低矮的桌椅,路灯窈窕
我站在一旁
看着这一切
看着这世间的淤泥
始终浇不灭,
夜半时分熊熋的炉火。

2008.9.26

《秋叶》

一枚秋叶落了,
落进晚清,破败的陋巷里,
贴着青石板
蹑手蹑脚拐入弄堂。

清风,这无私的凉意,
被墙头的哀草所知,
它们不急于喧闹,
只是轻微地点头。

这头一点,
那枚秋叶,被寂静卷了起来
仿若时光中那位
乡试回家的秀才,
提紧长袍,默默行路。

弄堂里,石灰墙脱落下来,
这是那位当年
风华正茂的女子,
经年后卸下的妆。
露出一些的石子,
看见旧时的伤,
被秋风吹着,依然忧伤。

荡然无存的,
不是空荡荡的巷子,
那枚秋叶,挤进了墙缝
薄得像谁的目光,
竟成永诀。

2008.9.5


《胭脂》

民国里的旗袍,
裹紧着江南,
烟花怒放的江南,水汽曼妙的江南,
留在身子里的江南。

知道了,
夜行船从拱桥下,
得知了她的温良。
檐角指向天空,
又是一次默认的招呼,
向那位举伞经过的女子。

石板桥上,
留下她青苔的脚印,
就像记住了名字,
便是一记清脆的扣门。
柳青青,陶四四,
素妆容颜。
逼紧着春雨,
浇灭江南的烟火。

这是活在民国里的时光,
这是画伞里活着的胭脂。

2008.9.5


《莲花北路》

莲花北路,
这几天云石乱飞,尘沙逼人
土方车的屁股
多像汉堡巨无霸
倒车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撞上了两旁凤凰树
树叶纷纷落下
细小的钱币
两年前的网吧青年
隐约地疼痛。
挖掘机,很要命
刨着土,刨到树的根
根茎裸露
水管破裂
这秋日的乱像,
被打桩机无限制地
拖入蛰隐的冬季。
我像平常一样,
上班,路过
偶尔看到一位老人跌倒在门诊前的路边
我没有伸手相扶
抓了把泥土
满嘴的青苔。


2008.10.18

《莲花北路2》

记得两年前
莲花二村公交站后
有一间网吧
我在那里上过网
夜里,秋意浓
不良青年,胃里塞满树叶

那时已不擅于勾引
网吧女青年
如今这里改造成了
阿霞川湘菜馆
我曾和远在西藏的诗人陈小三
去过一次
点了一道毛血旺
喝雪津啤酒
不知道他记不记得

两年多了,有些不知所措的情节
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凤凰叶染上油漆
有些发黄,有些看起来
依旧青绿。

我在阿霞店站了一会儿
莲花北路正在做翻新工程,翻出一些骨头。


2008.10.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