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夜 ⊙ 祈祷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大悲咒

◎娜夜



◎大悲咒

这些窗子里已经没有爱情
关了灯  
也没有爱情

——为什么? 为什么上帝和神一律高过我们头顶?


◎真  相

真相并没有选择诗歌——形而上的空行
它拒绝了一个时代的诗人

真相同样没有选择小说——有过片刻的
犹豫和迟疑?

真相拒绝了报纸——也被报纸拒绝
如此坚定地

真相并不会因此消失    
它在那儿    
还是真相

并用它寂静的耳朵    倾听我们编织的童话


◎望  天

喝茶     望天    
——摇椅里    一再倾斜向下的我
突然感到仰望点什么的美好
  
仰望一朵云也是好的     在古代
云是农业的大事
在今天的甘肃省定西县以北
仍然是无数个村庄
吃饭活命的事

而一道闪电    一条彩虹
我在乎它们政治之外的本义

看啊    那只飞鸟
它多么快
它摆脱悲伤的时间也一定不像人那么长
也不像某段历史那么长

它侧过了风雨     在辽阔的夕光里

而那复杂的风云天象    
让我在仰望时祈祷:
一个时代的到来会纠正上一个时代的错误


◎拉不楞寺短歌

我的围巾被风吹进寺院的时候
那个与我擦肩而过    呼呼冒着热气的喇嘛
呼呼的    下山干什么呢?

街上的藏人少了    集市散了
格桑花顺着大夏河的流水走远了

相面人把手伸进我钱包的时候
那个瞎眼打坐的老阿妈是用什么看见的呢?

接着    她又看见
天堂寺以西
她的小卓玛已经上学了
牧区的春风温暖
教室明亮
鹰    在黑板上飞得很高

今生啊——
来世——
风    在风中轮回

凡事宽容    凡事相信    凡事忍耐
——我以为这对我眼下的生活有用
但我并没快乐起来

——我没说啊    佛是怎么知道的呢?


◎在梦里

在梦里
那些自杀的诗人朗读在那边写下的诗歌
诗歌里有阴
声音更寂静了

鹰和鱼在舞蹈  茨维塔耶娃在转身:
不  请不要靠近我
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苍凉的背——
一个诗人的背

是的
在梦里  我看见他们——那些自杀的诗人
一个个
谜底似的笑:

——死有一张被意义弄乱的脸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