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尼泊尔

◎巫嘎



在尼泊尔(组诗)


加都满都旅馆的屋顶花园



加德满都的小旅馆
有一个屋顶花园
我坐在屋顶
各种颜色的花与绿色植物中间
喝马萨拉甜茶
听到公鸡鸣叫
与中国公鸡的鸣叫一样近

但与中国不同
吾国无声和谐
楼下狭窄的街道,又开过来
一列标语,挥舞的三角形小旗
示威者的喇叭
某某党的纲领
在喊口号

他们说:尼泊尔的政治家辜负了
尼泊尔人民
阔大的绿色植物的叶片还在变大
万寿菊编织的围脖花环
明亮而美丽
尼泊尔男子深黑的眼睑,羞涩而
忧郁
2008-3-14

加德满都


空气中,熟悉的柴油味轻轻轰鸣
月亮升高
照着低矮的加德满都
又一个停电之夜。平面铺开
富有而贫穷的,印度音乐般含混
难言的加德满都

泰米尔区狭窄复杂的街道中
电线蛛丝网结,店铺自备红色发电机
放在门口
照明店里那些奇异的衣裙
奇异的面具,银制首饰
悠暗的铜铁器

奇异得令人微微晕眩的无数古老的神庙里
的无数精致的神佛木雕与塑像

月亮温和,发电机轻轻震动
照着吃过咖哩饭的
温和的尼泊尔男子
坐在店门前的台阶上
2008-3-12


加德满都的老外街



加德满都有世界各地的人民
据说80年代在老城区
有条街叫老外街
旅馆密布,廉价至每晚3卢比
酒巴,大麻
与混沌辛辣的咖哩饭
来自世界各地的嬉皮士
灵修者,先锋艺术家
寻求精神启迪者,冥思者
云集于此
如今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如今他们是整洁的
大腹便便的中产阶级

来到这里的是另一批,另一批
来自旅游界的朋友
(美丽的多元的尼泊尔!)
来自商贸界的朋友
(他们看上了尼泊尔人民
廉价的手工的一切)
来自政治界的朋友
(前总统,观察员,特派员和维和部队)

加德满都的夜晚依然常常停电
发电机的柴油味遍布全城
街道依然狭窄
尼泊尔人民
依然贫穷,羞涩而忧郁
但他们富足的身体早已行动不便
2008-3-15



尼泊尔士兵


樟木海关,中尼边境
是个陡峭山谷
下山,到友谊桥
盖章,过桥,桥头一个持枪的
尼泊尔士兵
第一次看到别的国家的
真的士兵
迷彩服,黑瘦,持枪
我不敢仔细看
就走过了一道铁丝网的门
我想到游击队,越南
柬甫寨,1960年代
后来,我在尼泊尔又看到了
尼泊尔士兵
黑瘦,持枪,迷彩服
路边的石头铁丝网岗哨
与美丽稻田
我想是他们黑瘦
因而忧郁的
但,有没有明媚的士兵呢
2008-3-21


尼泊尔


青年男子高挑,消瘦,眼窝眼影暗黑
显得忧郁
中年男子脸庞稍短
身材稍短
敦实,不急躁
女孩美丽,大红纱丽
热烈,羞涩的红裙
女人依然美丽,大红纱丽
眉心点红痣
有的知识女性于其上之服饰后
戴眼镜
穿人字塑料拖鞋
有某种难以言说的气质
老人头发灰白,老太太披灰白纱丽
2008-3-12


谢地



父亲在家,母亲不在了
二哥二嫂在家,大哥大嫂
在另一个乡镇教书
姐姐们早已嫁人
弟弟弟媳在厦门打工
侄儿侄女们在厦门、广东打工

老屋,稻田,菜园
屋后的柿子树
池塘,水牛,鸡鸭
屋前的石板路

你到过谢地
故园见青山
2008-10-21


有感于雪灾


太多的雪,永不溶化的雪得洒上人造雪:工业盐
永不溶化的雪是冰雪
是天堂的禁闭
是警察局的雪
2008-2-26

长沙



赵旭如说长沙是没有想象力的城市
我以为无所谓想象力
我去过长沙
看见长沙由各种建筑,人群,车辆
烟囱,广告牌
还有湘江
混合而成
我去长沙,所以当时我在
那混合物里面
几天后从那里面出来,满身是汗
去了凤凰

城市就是混凝土
你怎么能跟混凝土谈想象力呢
2008-9-24拉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