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4)

◎李以亮



偶记


安静地
逡巡
孤独的领地
他拒绝腐尸,豺狼,鬣狗
拒绝交换性伙伴
热爱独处一如你热爱
整个
浩瀚的草原







石头给我一副心肠
捕蛇人给我一副毒药
草木给我一个春天
你,给我一个新生



悲伤


太阳沉落,星星浮上来。
岁月流转,你离去——
身后是一团黑暗。我无用的悲伤,
是另一块,无从洞穿。

这是我在人间,第四十个年头。
这是我沉寂的角落。
这是你,我从夜晚
打捞出的第二人称,独自归来。

“你是另类,为了你我也是。”



回忆


在湖边散步,凉风拂面
远处有人唱歌
车灯射过来射过去

三米之外有情侣静静拥吻
我们则相反
惊动了湖里的鱼群

我说,你的衣服底下
有奇迹
你也是——
这是你后来说的

2008.10.14.



修鞋匠
  

一生要穿多少只鞋子?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的,还有这个人
见过多少只脚,修补过多少损坏的鞋。
在等待缝线的时候,我和他交谈。
他来自沙市,一个过气的轻工业城市。
大儿子已成家,也就是说
“不需负担”。二儿子去了长春
读大学,“很快就要赚钱了”。
他很满足。“出租屋,就在小河村。”
他指了指,大约想着老妻
正为二口之家,升火做饭。
“做完这个就收摊了。”我看着
这个慈眉善目的老男人,但他
似乎更习惯低着头,习惯
一把锥子,戮进鞋底或鞋帮。
我看着,一双职业的手。
变形的骨节,手掌。太多的老茧
太多的痂和创疤。这就是了,我们风雨无惧,
全因我们的肉体,出色的防御机制
和愈合能力。为此,我们感谢上苍。
  
2008.9.7.



给母亲


自你走后,我就活得无家可归
母亲,这非我本愿,你该理解
自你走后,我拒绝了所有的生日仪式
那遥远的你受难的日子,是否值得?

我曾经吮吸你,为了成长
我曾经在你掌心站立,为了飞翔
如今我置身这最后的墙角
但仍然不是可以纵情失声的地方

我曾在你怀中赤裸,那么幸福
我曾试图抓住你的手,那么徒劳
我仍在寻求能够接手你爱的爱
为了兑现一个不曾说出的诺言

自你走后,这世界已经面目全非
而你定格在相片中,仿佛时间的人质
我甚至不敢多看你一眼,一次次
我忘记了钥匙,却带着你的嘱咐出门

2008.9.22.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