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西藏

◎巫嘎



在西藏(组诗)


拉萨,今年冬

今天,拉萨今冬的第一场雪
是昨晚下的
下午我出门
看见东西南北山都是雪山
雪山下
我去了八廓街,人群依旧
如转经筒顺时针慢慢
转动:旅游者,朝圣者
巡逻的军人
与来自全世界的小商品
如转经筒顺时针慢慢
转动:看到雪
轻轻地伏在山上
如同祝福的额头,温暖
安静,如同嘴里含着的
一句话
一口气

从小昭寺路回来
骑单车载旺堆过冬的粮食
(旺堆是条大狗)
一袋糌粑
家里,小文升起牛粪炉子
两只猫咪在炉子旁的圆凳上
取暖

我们都是小动物,饥求食
寒趋暖,抬头看天
紧紧挤在一起
2008-10-29


拉萨,今年冬2

截至10月30日上午,山南地区5个县的雪灾已造成6人死亡、1700多名群众和17.45万多头(只)牲畜被困。
---------据新华网

雪越来越安静
收拢了翅膀
天黑之后,星辰亮了
雪,变得滚烫
清晰的额头,阿妈啦

八廓街微微上浮
星辰很亮
雪在雪上
八廓街顺时针慢慢转动
围绕着大昭寺

阿妈啦,你嘴里只有一句话
如同星辰很低
却照耀高原
2008-10-30



果子


这个词比水果好
今天我在小昭寺路
看到一个藏族小姑娘
(普姆,普姆)
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枣子
(她用双手与嘴捂住那枚枣子
咬了一口,让我想起
我小时候的姐姐)
我想到果子,而不是水果

说起水果就去超市
听到果子
啊,我的老家叫谢地
后山上通红的柿子

你吃过水果,但你没有吃到果子

水果正在腐败,果子满山滚动
2008-9-24拉萨


拉萨谣


东孜苏路走过一个抱水瓶的阿佳
林廓南路走过一个摇着转经筒的阿妈
林廓北路一个嗑长头的男子
林廓东路一个普姆

大昭寺前一群红衣僧侣
布达拉宫广场一群旅游界的朋友
林廓南路其实是条小巷子
仓姑寺附设的甜茶馆
有美丽的格桑花
八廓街的摊子有多少个呢

纳金路向东,堆着白云
北京路向西,堆着白云
通向白云
白云上面是蓝天
蓝天上面是蓝天
2008-10-18


拉萨



这高原上的士兵
是些孩子
已是秋天的士兵,三月青枝绿叶掩映的士兵
已是九月的士兵
站得笔直,来回走动
他们长大了吗?
“秋阳让人衰老”,秋天
嘴角刚硬,无情而美丽
盾牌、头盔与枪
蓝天与白云

收割了向日葵,我在九月还种下青菜
高原上的花多么自由!将开到十月
开到大雪封山
2008-9-24


彩票

前天,我去帮朋友卖了一天彩票
在西郊,出城公路边
哲蚌寺山脚下
秋色如虎皮斑斓,风很大
吹着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
她给了我2元钱,买了一注
我说谢谢
我希望她中奖
今天雨夹雪,不知道
她是不是穿过雨夹雪
又去买一注彩票
2008-10-27



去年在德仲
——结婚周年纪念1


德仲,海拔4500米,一个山谷里的
藏族小村庄
我不会写它的藏文名字

山涧里流出一条河,叫雪绒河
河边上是德仲寺
穿红袍的尼姑在修行
德仲寺脚下德仲温泉,它原来是
尼姑们与止贡梯寺喇嘛们的浴场
人们说
那是世上最神秘的温泉

野花从山谷四周开上山坡,牦牛从野花眼里
穿过。那是我见过世上最美丽的花
山顶上的,雪绒河上的
五色经幡啊
人要说的全托付你说

亘古的蓝白红绿黄
蓝天在上,黄土在下
白云飘浮,绿水长流,红火不熄
而更高的山顶是雪山,镜照千年的湖

那是世上最神秘的温泉
去年在德仲
你和我坐班车来到这里

去年如果我们不在德仲,那么今年
我们也不会去德仲
2008-10-5


去年在谢地
——结婚周年纪念2


去年在谢地
菜园里有一棵柿子树
屋后也有一棵柿子树
果子满地滚动

我们吃了果子

去年在谢地,我们结婚
云南的媳妇,你从拉萨来
坐火车,转汽车,穿越九省
我对母亲说:妈妈,从拉萨来的媳妇
来到谢地。谢地的稻子熟了
故园的历历秋风呐
依旧催促稻香辣红*

用清澈溪水浇灌溪边的菜园
用池塘水浇灌池塘边的菜园

傍晚,回家,烧火,做饭
一家人聚首于四方饭桌前


和老父亲、二哥二嫂上山摘茶籽
下田割稻子,在门口的坪里晒谷子
用竹竿赶开偷吃的鸡鸭
蓝天上飞翔的麻雀与老鹰
对面是斑斓的秋山,秋山下是谢地
秋收后的田野站立起稻草垛

去年如果我们不在谢地

那么今年在拉萨,你就不会常说:
我很喜欢谢地
我说:以后我们会回到谢地的
这是母亲下葬的村庄。春种秋收冬藏
它不是荒村
2008-10-5

*鬼叔中诗句:故园的历历秋风呐/依旧催促稻香辣红



秋天来到,一切难忘
——结婚周年纪念3


傍晚,小文出门还没回来
我把晒在院子里的被子收进来
装上新的被套
拉萨阳光很好
晒进棉胎
我扯平被子,在床上摊开
我安静下来
如果是去年之前
我一定会恍惚而不解其意
而现在,我很安静
就像在谢地,母亲那么安静
父亲下田回家后点上一支烟
那么安静
2008-10-6


拉萨巫嘎旅社一年记



拉萨三月惊魂未定,四月来临
春天,我买了一把铁铲
和赵旭如深挖了院子里的建筑垃圾
那仇恨似的水泥块

在院子种下油菜花
收获油菜花,一小片原野
在院子里种下向日葵
收获向日葵
像一坛坛黄金,又是灿烂而凶猛的
动物,守护着一坛坛黄金
然后再种下青菜
我们将收获青菜

青菜弱小,我们相互原谅
我和小文浇水,拔草
我们像两个真正的农民
两只猫咪,大妞与小妞常去施肥
我们一起成长

转眼秋天来到
一小块土地也赐我良多

欢迎你,来到拉萨巫嘎旅社,又是
拉萨生产合作社
(李太黑年初写的招牌还未挂上)
(地址:拉萨市夺底路琅赛花园一区
六排十号,电话:0891-6302186)
有一个院子,二层楼
海拔3650米。今年接待过诗人鬼叔中
2008-10-5


旺堆与猫咪


旺堆是只大狗
德国大丹与藏獒的杂交品种
黄黑的毛色
威武而绅士
爱清洁,每日出门两次拉屎拉尿
两只猫咪是大妞与小妞
不讲卫生,常到菜地里施肥

旺堆来到我们家已经近四个月了
猫咪还小
它们现在相亲相爱是一家
2008-10-5

定日


坐班车从拉萨出发,到定日
已是深夜
停车,吃饭
旅客们下车,头顶群星
消失在黑暗的街

老定日,暴雨似的群星中
我看不见你
街两边有几点灯火
掀开厚厚的藏式门帘
酥油,面汤,牛粪炉子
烟火扑上身来
屋内阴暗处阴暗,明亮处
明亮,人们沉默,大声地吃喝
喝酒者喝着藏歌

群星笼罩,定日黑暗的街
如一堵挡风的土墙
一只狗擦着裤腿游荡
另一只突然出现在灯光里
我知道走过来一群藏族姑娘
可人面不清
那一堆班车,卡车,越野车
停在这高原上的城
天边的城。惟有石头般的群星笼罩
2008-3-11

拉萨啤酒


我第一次喝拉萨啤酒是2007年7月2日
10点多,我一下火车,K917兰州至拉萨
在火车站,赵旭如在我的脖子上围上一条哈达
那是我一次披哈达
感觉很严肃
然后打车去他家,西藏海关
他就打开一瓶拉萨啤酒
瓶身上有布达拉宫图案和四个字:拉萨啤酒
Lhasa beer
很好喝,一股凉凉的啤酒味
冲进喉咙
我们干了一杯,又
一杯,没喝完一瓶
我就晕了,我说:我晕了
我去睡了
我就去睡了
那是我第一次喝拉萨啤酒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后来我在他家住了半个月
常常喝拉萨啤酒
再后来,他真是厉害
令人吃惊
他做成了我的媒人
我就搬到我女友家去住了
几个月,秋天来了
我们回福建老家完婚
又回到拉萨,过年了
我们做了一个小旅馆,叫:
拉萨•巫嘎旅社,或,
巫嘎•拉萨宿舍
现在我写下这首诗
春天来了
时间过得真快
2008-2-23


山上的雪像是白云


今天,我和小文上街
街上一些背阴处,角落里
堆着雪
因为被人整理过了
有些脏了
不怎么像雪
但那就是雪,人间的雪

那座山积雪好像近了,就在眼前
小文说着,用手去挡眼睛
拉萨河边的南山
我还以为那是白云呢
一动不动
还有东山,西山,北山上都是雪
使上面的天空蓝得空无一人

然后我们去了小昭寺,大昭寺
转了八角街
去光明甜茶馆
喝了甜茶,吃了藏面
2008-2-23

光明甜茶馆



这个甜茶馆在大昭寺广场附近
从北京东路
从藏医院路或宇拓路
还有其他一些路
一些小巷都可以拐进去
里面就有一条小路叫丹杰林路
抬头看见门廊上一块牌子:光明商店餐馆
这几个字有一些花纹围绕着
这就是光明甜茶馆
里面一个大院子
门廊下几个擦鞋摊,几个烟摊
我通常买上一包五牛牌香烟

然后进去就能喝甜茶
2008-2-23


方七与小文



方七在拉萨七年
小文四年
我不到一年
小文叫方七有时叫:方
有时叫:七
我叫她方七
她是我们的媒人
有时小文跟我拌嘴
就说,我要去方七那里
有一次她气乎乎地出门
到傍晚时给我发短信:
我在方七这里
就是说,在拉萨
方七是小文的娘家人
就是说我和小文都爱方七
2008-2-23


拉萨在上


去年7月我来拉萨
在赵旭如、方七的介绍下
就认识了小文
就是说,他们做成了我们的媒人
9月,我们回到福建农村老家完婚
有人问我拉萨印象
我就对他们说:感谢西藏自治区
感谢拉萨
感谢赵旭如
感谢方七
我认识了我的老婆
又有人问我拉萨印象
我说,感觉像从一座高山上下来
且不由自主地抬头朝某个高处看
2008-2-26

拉萨大雪



早晨起来
拉萨下雪
下在巫嘎旅社的院子里
夺底北路与扎基路交界处琅赛花园
彩虹公寓
夜里下的雪已经不动
白天继续下在夜里的雪上

从夺底路到扎基路
扎基路上有个扎基寺
一个财神庙
再过去是赛马场
赛马场过去是色拉路
色拉路通向尽头的色拉寺
山顶是高高的色拉乌兹寺
海拔4200米,俯瞰拉萨全城
色拉路下行至当热路
穿过当热路,又回到夺底路
前面就是五叉路口
分别是纳金路、江苏路、林廊东路、林廊北路
林廊东路通向北京路
北京路通向大昭寺与布达拉宫
北京西路一直往前就到了哲蚌寺
娘热路两头分别是娘热乡与布达拉宫
林廊北路通向小昭寺与布达拉宫
其实所有的路都通向布达拉宫
所有的雪都从上到下
布达拉宫上下着雪

金顶上升,海拔增高20厘米
与南方十三省雪灾的不同之处
在于:正月十三、十四
拉萨只下了两场大雪
雪作为天堂的隐喻的前提是
恰到好处
正月十五,元宵,明月升起
照着东山,西山,北山,南山
的积雪
我在院子里抬头
头颅向上拉着身子,身子拉着脚
上半身拉着下半身

上半身是明月与雪,下半身是泥土
那雪山溶化
一半是拉萨,一半是西藏
2008-2-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