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隽 ⊙ 向隽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活口人气太要命

◎向隽




图片摄影:向 隽
摄自2008年秋山东聊城葫芦文化节



怎样让读者走火入魔



            文学太像假冒文学
            媒体有点儿太像伪劣消费爱好者
            活口人气太要命
            一幅画一本书
            太容易的向隽心得
            是谁在还在思考语言的传记
                      ——题记
  
           2008-10-10   02:21-05:47


     今天我不想画你



对着屈原画你
我的宣纸一片浩荡预言在隐现
对着蒲松龄画你
我的墨池有红色血性游离如丝
对着马克思画你
我的股市掀翻今天霸权政治的老底
对着梵高画你
我的向日葵多了许多飞翔的黄金刀剑
对着谎言画你
我的幽默变成头破血流的官阶
对着承诺画你
我的二奶喂遍了道德宣讲者的名牌裤裆
对着国歌画你
我的单双号堵塞了腐败的库存
对着广告画你
我的胃口爆发汶川大地震的魂灵
对着信仰画你
我的新闻播报穿上了超女的尖叫
对着国家电视台的声音画你
我的包装咳出假冒伪劣的粘痰
对着清华北大的教授画你
我的走私者又推销出一摞僵尸
对着化工车间画你
我的餐桌爬满天下霸唱的鬼怪
对着光芒画你
我的朋友又要开论黑暗是不存在的
对着白日画你
我的睡眠跃出一道阴森的婴啼
对着电脑画你
我的病毒成为最畅销的赚钱机器
对着好莱坞画你
我的美女抡起了乱伦的圣经
对着舞蹈画你
我的哑语唱响古墓的盛大联欢
对着符号画你
我的汉语风蚀出营养不良的鸡爪
对着联合国画你
我的恐怖集团又让旗帜飘上太空
对着和平画你
我的诗歌又造出自大狂的航空母舰
对着沙尘暴画你
我的梦想穿起失业的囚服
对着你画你
我的麻布焊接成中国宋庄的国家名声
对着上访画你
我的偶像被送上了圣坛
对着你的耻笑画你
我的话语肢解为痉挛的手指
对着周星驰画你
我的名誉成为大话西游的代言人
对着我们自己画你
我的稿费兑成失效的影像
对着大国崛起画你
我的水干涸在策划公司的想象力中发呆
对着画儿画你
我的证明早已在身份证上非法
今天的今天
我说我今天不想画你




      西天取经


这一个端在我手中的线装版本
足足把我的童年延伸到现在
我依然坚持这样的读后感
西天取经绝不是一个伟大的朝圣大典
轰轰烈烈的西天取经
演得我醉意朦胧
我一直搞不清的疑局
那千辛万苦取来的经卷
已经不知封存何处
记得我喝到某个酒壶朝天的晚上
那个发起西天取经的老者
淡定地对我说过
他让唐僧师徒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不过是为了写一部畅销的西游记

老者他没有想到留下的后果如此严酷
端在我手中的线装版本
让遗传在后西游记时代的金庸们
总是哀叹高山仰止
或者叫作望尘莫及
那第一个作家完成了他的取经历程
抱着他的西游记云游去了
他的身后留下一些惊叹
新长征队伍的大旗上
至今赫然印着魔症患者的醒目标志

以下是向隽的建议
就让西天取经的队伍再壮大一些些
让女儿国的国王娶了唐僧
那首女儿国国歌透出的温柔
比敢问路在何方的主旋律动听
让猪八戒回高老庄安度晚年
我看那已经遭遇的强迫姻缘
鲜活着流氓无产者的可爱
让沙僧守住天国的国库
蛀虫们最怕失去的忠诚
让白龙马回到沧海桑田
污染的江山等待收拾
至于孙悟空
他的记忆遭到清洗
那么把他的灵魂
送给一群正宗的爱国主义的诺贝尔奖恋爱狂
解剖并且无限制克隆
无法无天的孙大圣啊
我毕生愿意呼唤一百遍的名字
他的一世英明是谁人的恩赐

为了西天取经的游历
我愿意代吴承恩先生受过
我愿意代唐僧师徒受过
再次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的想象
冒着万丈金光的经卷
可以被枪手们无限复制
只要能够换取名声和稿费的奖赏
紧箍咒的金色光芒再猛烈一些吧
取经的事情可以当作国家口号
书评家们思想家们可以解放思想了
真经到底是否存在过呢
这是最容易浪得虚名的课题
考据吧 研讨吧 论文吧 商榷吧
这是最形而上的行为
你们可以问上千变万遍
你们可以百家讲坛换取名声

西天取经的谜语能够设置多少
作为编剧的宝典
参加西游的男男女女不可以缺失
真经假经都无所谓
关键是在路上的鬼怪人性你看到多少
让男欢女爱的故事
尽情地在人妖之间演绎
崇尚佛教还是贬抑道教
还是最具英雄气概的草根本色
无法无天的孙大圣
你的身世多么迷人
这是我的心得体会
为了西天取经的光荣
我来追随吴承恩先生
把九九八十一难的因果误读到底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