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万新 ⊙ 和泰森打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花豹子(七首)

◎张万新



《昏暗的灌木》

灌木长在溪流的两岸,
一直蔓延着,遮住了山顶,
山顶被云雾罩着。
我们在溪流里行走,
在灌木的阴影里行走。
把你的手伸过来,
我托着你半个身体的重量,
像一对舞伴,凭爱情引导你
暂时度过中年的昏暗,
请在石头上站稳,我们还有
很多灌木林要穿越。

2008年 9月21日


《在清澈的溪流边》

你现在到溪流里,
去清洗你的耳朵,
洗干净了,再回到我这里,
我给你讲最秘密的后悔。
那个农夫也许会牵走他的黄牛,
到上游去喝水,他也许不愿意
他的黄牛被尘世污染,
他可能很生气。
但你不要生气,你只要
清洗自己的耳朵,不要去得太久,
我要给你讲最秘密的后悔。

2008年9月22日


《透光》

中秋某日的午后,
太阳在纬度上移动。
穿透了浓密的初黄的树叶,
从窗户左上角,射穿了玻璃
和纱窗,斜斜地射进来。
一缕阳光正好照在我的额头,
我那阴暗的沉思,
忽然变成了光亮的沉思。

2008年9月22日


《狮子》

焦距没调好,一头狮子,
变成了一头奇异的狮子。
奇异!那是一头模糊的狮子。
光圈也没调好,一头狮子,
围绕着一圈粉红色的狮子。
半截身体被一圈灌木黑影遮盖,
感觉像一个洞咬住了狮子,
如果那洞穴分泌湿润,
那狮子一定会感觉很舒服。

2008年9月22日


《睡衣》

睡衣里包裹着一条鲜肉,
她居然长出四肢来了。
后来又长出了脑袋和长头发。
我可不是在讲什么玄幻的事情。
你听好了,这事情发生在
我们这个时代,那最适合代表
品牌形象的,无疑是一条肉,
其实不需要长出四肢和脑袋,
只要一对乳房就足够了。
你说呢?她要一点点智力
有什么用?还不如要上等的睡眠。

2008年9月22日


《花豹子》

我先看见一块豹皮,
摊开在岩石上。我猜测,
她曾经像苔藓那样生活过,
靠更高处的水土流失吸取营养。
就好像一位漂亮的下级女官员,
靠吃上司吃剩的东西
维持面子,穿着一身花衣服。

她嗅到了猎物的气息,
才从植物状态恢复过来,
靠动物的主动性成为一头
真正的花豹子。

变化从豹皮的中间开始,
脊椎隆起,她就立体了,
然后四肢落地,又伸出了
漂亮的脸庞。在她的两股之间,
乳头和生殖器挨得很近。

我不愿意把她当成
某种东西的象征。
哪怕只滥用她的一个小花斑,
那花斑也会变成溃疡,
逐渐吞没她的身体。
最后让枯草来吞没。
但她毕竟是一头花豹子,
就算死了,骨头也会挺一段时间,
仍然看得见猛兽的姿态。

2008年9月23日


《硬件》

这张方脑壳的脸庞,
只有一只方形的独眼。
我看着你。
软件在我的内部出了毛病。
那修理工清洗了我的柔肠。
你很想勾引他,
那小伙子没懂你的意思,
只顾埋头数小钱,走得很无趣。
你以为面前的硬件
不知道你脱光了想要什么?
那你就错了。
请把我的电线插在你的阴道里,
尝尝我们时代的特殊刺激。

2008年9月23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