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微小的盛放:(51—55)

◎叶来



51、《哭泣》

常常的时候,我认为自己是个不应该哭泣的人。然而那一日,有很沮丧的冲动。

中午的时候,突然有位身材弱小的妇女哭泣地从门前经过,隐约听到:我这辈子完了……。我闻言大惊,顿生好奇心。就出门张望,看着她纤小的背影在刺眼的强光下无助地走着。我设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看样子她是从隔壁从事纸业,看仓库的老陈处出来的,于是上前打探。

原这个女子来向老陈借钱,并道清了原委,可老陈是一看门人,也只能出点小力,只借了她200元。她的这个原委让我的心情格外沉重。据说她和一位收破烂的有妇之夫好上了,而她也是位从外地来厦打工的一位有夫之妇,只是她的丈夫和孩子都在贵州老家,两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可是,我听老陈说,此女子也并非属相貌娇好之人,而男方也只是个收破烂的小人物。男的老婆管得很紧,而女的又两地分居,感情也不是很好,于是两人彼此暗中生情。最终,男女双方都向各自家庭提出了离婚的申请,因此招来了两方家庭的压力。这位女子为了逃避追打,连夜搬往他处,而男方也因经济和人身受到控制而不便出来,于是走投无路的她,就跑来向老陈借钱,哭述原委。

我这辈子完了……这句话犹在我的耳边萦绕,这是一种突然闯入的情绪,徒生感伤。上帝给了众生的平等,但这种的悲伤意味着对自由的另一面的痛恨。她因此失声,哭泣的背影仿若孤云,形单,随波逐流。

2007.2.17

52、《彩票》

在一间彩票投注点,我看到许多的农民工在买彩票。

在县后,这块尘土飞扬的地段,有着众多的工地、工厂,各种杂乱无章的建筑。我在这里找不到一点端庄,县后只是个社,应该是计划经济下,给这个原来的小村庄加上的一个后缀词吧。在这个地方,每天都大量出产各种人类物质必须,而我就是其中的一位制造着。

这条街上,其实是条很小逼仄的小巷子而已,看许多人在微笑,也许多人板着面孔,冷漠地穿行在无规划的民居当中。他们不知道有位诗人与他们擦肩而过,当然如果他们知道,那么他们也许会投来诧异的目光。但我认为我和他们一样,只不过是同一回事。写作,是一种内心的活动,与他人无关,与买彩票相近。

我知道,他们的内心怀着巨大的冷峻,但手中写下的每组数字,却是他们片刻的温暖。这并非是美丽的衬托。我挤进去买了张彩票,心想,日后我将心怀感激。

2007.2.17

53、《我一眼就看清了那只乳房》

刚到县后的时候,我总是在找一条最近的路,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到达我的工场。经过了多次的线路的改动和修正,终于找到了一条最佳捷径。每天我都得通过一条非主干线,这是一条让我很得意的路线,不知名,车少,行人少。有一个较不为人知的瓷砖市场,一个新的二手车市,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一个制衣厂。市场似乎生意都不是很好,制衣厂除上下班似乎也看不到人。

在这条路上骑着我的那部小摩托,呼啸而过,过了这条约200米路段,迎面而来的又是满面的尘土扑鼻,刺耳的汽车轰鸣,对于这些,已是相当麻木了。然而走在这条路上,相对于闹市区的喧嚣,还是有种静让人有所向往的。

前些天,为了赶一些订货,清晨就出发直奔工场。虽然厦门的气候还可以,可清晨时分还挺冷的,车子行在这条路上,像回到了旧时光,离我的生活似乎很远,有一种孤独的悲伤之感,在风中凉飒飒的,这是真实所处感觉。然而就在我经过制衣厂门口的时候,猛然看了冷清的门口坐着一位年青的妇女,怀中抱着一位婴儿,很从容地解开她的上衣,打开她的胸腔。我一眼便看清了那只乳房,鼓鼓的,胀胀的,略微地下垂,像一颗清晨里吃透了露水的葡萄,一下子代替了所有的现实:路边的小灌木、正在施工的工地、无章的临时搭盖,等。同时,一下子宣示了它的存在,这个世界更为安宁的时刻。

我看看周围的一切,它们在充满活力的、人性的一面面前,显得和这个城市的方方面都多么地不相称,就如天边还来得及散去的雾气,那些朦胧的碎片经不起敲打,而我已目睹了绝对的图像,还有一颗心灵去喂养时光的图景。而我,为之放松油门。生活将会怎样?雾气渐渐散去,与我更加紧密的,息息相关的事物又将显露出来。然而刚才的那幕镜像,行将隐入我的生活,它会以雾的另一种姿态呈现,它将超越昙花式的一幕,存在于我内心最诚实的地方。

是啊,多年后,我会感激这一幕,并且饱含热泪。呵,当她解开胸衣的那一瞬间,我一眼就看清了那只乳房,这是为晨光出路。

2007.2.19

54、《妹妹,县后的风好大》

在厦门找仓库还真不好找。委托了中介所通过了无数次电话沟通,终于在两位中介人员的帮助下找到了地方——位于县后,听人调侃县后社是厦门最后一个农村。其实也不是很了解,上网搜索了一下也没发现什么有用的资料。离市区比较远,初来感觉这片土地十分的嘈乱,到处都是工地、临时搭盖的棚子、及许多无规划的民居,以及众多的工厂和打工的人们。

夏日的厦门天空确是很蓝,明亮,抬头看,高层建筑和蓝天有着相协调的因素,因此把一些踌躇不定的云留在了天空。然而,冬日的厦门,虽然气候适宜,大部分时间是温暖的,可有时这里的风很大,把我仓库顶端的白铁皮吹得叭叭作响,强列的金属响声让我的脑门直起鸡皮疙瘩。然而生活的节奏仍在继续。

刚到县后的时候,似乎是中午时分或傍晚,有一次到县后社去办点事,因为那里商店多,集中了些人们必须的物质和需要。我所在的仓库在一旧货市场里,离县后市场也就一条马路的距离。当我走出旧货市场的时候,看到的一幕让我大吃一惊,满马路都站满了人,准确地说站满了打工的人,而这里人当中以女性居多。她们端着快餐盒,挥动着手中的一次性筷子,在车来车往的公路旁把手中的食物往嘴里送。壮观啊!还有臭豆腐的气味!城市里的一幕活生生地诞生在我的眼前。我有点疑惑,难道厂里没有食堂吗?非得如此站着吃?周遭的空气,周遭的尘土,它们不会同情这些打工的人民。

她们着统一的制服,不施粉未,和那些开奔驰宝马的女人大不同,然而光影打在她们的脸蛋上,它们变化重叠,但似乎没有惊动那一张张生动的脸,乡亲的脸,妹妹的脸。冬天来了,风不再轻柔,有一种悄然的杀气弥散在冷空气当中。我又一次经过了你们,我拉紧了上衣,与你们的目光相接,可我不敢便这样成为你们的一部分。妹妹,我留意你们纯粹是因为日常的接触。我知道,县后这片小天空留不下你们,这只是你们暂时的落脚。

那天,我想到了一个词语——暴动。妹妹,县后的风好大,赶紧去添件衣物吧!

2007.2.19

55、《主观的座椅》

突然间就想起了费尔南多·佩索阿的《主观的座椅》小文:以一种巨大的努力,我从座椅里站了起来,居然发现这张椅子似乎还沉沉地挂在我的腰身上。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它更重了一些,因为它成为了我自己主观感觉的座椅。

深夜了,经过一个对上半夜的强制阅读和写作的我来说,确实有些累了,文字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思想。我感觉到需要一定的体力补充了,而仅仅一杯茶是不够的。走进厨房,打两个蛋,切一点青菜,放了一片面干,加了些佐料,混合地煮了起来。因把水放得多了,这一锅还相当大,热气腾腾地摆上了桌面。

桌子的对面正对着厨房的窗口。夜幕这时候显得更加真实了,只是厨房的蒸汽未散,对面80年代建筑的房子棱角依稀,像一些缓慢的时光,存在于悲伤的感叹中。这些老房子存在了二十年,经历了多少风霜,多少离合,较之佩索阿的座椅,谓之于沉重,而有过之而无不及啊。这些旧砖瓦充斥在白日的喧闹中,夜晚它们只能静默在黑夜里,让时光慢慢地吃空它们的宁静。然而还有些窗口还亮着灯。是啊,这是它们不甘心的主人,陪着它渡过漫长而孤独的夜晚。

这碗面,我大口大口地吃着,窗外杂乱的线条混合进热气中,依稀中似乎有人在说:喂,吃慢点,黑夜。我脑子飞快地思维着,我这被一碗面称之为黑夜的人,写下了一些寂静,一些紊乱。

2007.2.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