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声乱帖》

◎叶来




《声乱帖》

隔壁搬来一家板材厂
锯石板的机器拼命工作,工人们系着围裙
满脸的粉尘,
我经过的时候
会朝里面看两眼。
那些石板被锯得滋滋响,
每一块石板
都像县后这块石头
疼痛着
煎熬着
浊水烫眼呀。
在烈日下,
我只能匆匆行步
脚下扬起的尘土带着惊叹
流水的声音
被锯台淹没。
不仅仅是这一点,
淹没它们的还有
股市的声音
油价的
莎朗·斯通的
不计其数的。
我想,我是不是必要弄出点声音
是做爱的
零乱的。县后的声音。

2008.7.16


《清凉帖》

卡车依旧从我跟前驶过,
排气管还是忧愤的。
我坐在门口没有
轻举妄动
抬头看天上的云,这时候是下午3点多钟,
风过枋湖
别墅成群。每幢六七百万之众
多过我这付花花肠子,
其实哪能相比呀。
噢,这就是两年前的工地,
有星星的夜晚,我蹲在矮墙上给你发短信。
那时你在山东
做你的三流推销人员,
我在县后形单地宵夜,提头走路。
而如今,海面上的风吹到县后上空
把我的身子吹得靠后一些
这样,我顺势靠在躺椅上
没有了当日的悲凉。

2008.7.16


《凤凰帖》

夹带着雨水凤凰来了,废了许多人的手脚
这里所指的凤凰便是
2008年第八号台风,整个身子,从我的身上迈过
之后,我被她火一样的热枕融解。
在夜晚里,我从窗镜中找到
自己。这张被敲碎的脸,被雨雾渐渐模糊,
像炉火一样纯青。

2008.7.30

《仿佛》

可以一个人安静地喝点小酒,酒杯拿起
又放下。仿佛一场雨
就可以把楼宇上的广告牌轻易地扯下。
而我终究是位坐立不安的人,
盯着莲花社区众多的屋顶,杂乱、无序可言,还有众多的私愤。

2008.8.6

《江头西路,青楼吟》

那天我和Y路过,说这是烟花之地。
自古姑娘染上烟花,灿烂的夜晚,便不再是那些花火。
她们胸涌而至,我心虚地低头
没有去年,在莲花北路,冒雨吃布的坦然
我和Y说话,“娼女不胜愁,结束下青楼”。

我们的身体并成一列火车吧。
在暮色中行动,温婉如旧,不用去管她们了。

2008.8.6

《熄灭》

有好几次,夜里到楼下的买烧烤
同时买我不太忠厚的下半夜。
和光路的烧烤摊,大多数是在晚10点钟后
开始营业。占地,无规划,散播在夜店周边。
这便是无限的和光里,坍塌,你想要的,昌盛生活。

夜店,姑娘们进进出出,
胭脂般的目光,这不被烟火束缚的爱憎,多少有些冷漠。

2008.8.6

《露出一些轻伤》

那个用跌打水敷伤的人,
往她的眼神里灌水。
她热爱他的一切。泥水。森林。触觉。最不容易忽视的气味
在一节废弃的车厢里,他解开她藏青的
低腰牛仔裤。身子的一部分露出一些轻伤。

2008.8.6

《黄昏》

在废墟中,那人练习穿耳术。模糊的脸
粘在褚色的油画布上,被雨水烫伤,这是他的初稿。

这老头来自内省,手里握着铁勾
纸皮,废铁片,酒瓶,饮料罐
他都收进小板车。两排大黄牙,叨着劣质烟草
旧草帽挡住惆怅。光线一点点吃光树叶。

2008.8.6

《练习烹饪》

在厨房,用瓦罉煲汤,这件看起来
并不算精致的器具,再一次用我的手去抚摸它,
往里加小肠,苦菜。之前我洗净它的身子,
噢,这仿佛被暴雨沐浴过的身子,猪肝一样犯了命,
我要把它放入电炉中,行刑。
而这个被电流击穿周身的人
甚至要到若干年后,才会被雾水毁容。

2008.8.13

《月光》

这枚闽国冷印,在古河道废址的上空
多少显得有些恍惚。
噢,清寂的月光,
依旧是我前朝的钟爱,被我安排在今晚的列车顶上
知道有人悄悄为它流泪
有人相信海誓山盟
有人说,此生有两处不能去
一处是天涯海角,它到头了,
一处是兵马俑,那是因为那里冤魂太多了。

2008.8.20


《那年清明》

骑电单车,路过薛岭。充满悲伤的花束
像是被雨水溶化,又弥漫在空气当中,被千篇一律地取走
在我眼中,那位卖花女子,神情怅然

秋日将至,薛岭墓地草长
路过的行人,千金散尽。

2008.8.28

《光阴》

我在县后,一晃便是两年多了。昨日杀一老鸭母煮了吃
用瓦罉煲。开始强火,接着文火。
用了近三个小时
老鸭母的肉太老了,煮不熟。

我啃了一口腿肉后,说,放高压锅里去压。
我耗尽了时间。

2008.8.28

《夜宿杭城,不闻钟声到客船》

在杭州城,我住汽车北站对面的家庭小旅馆
潮湿。昏暗。深深的走廊
房门都是开着的
可我依然决定住下来
一对老年夫妇给我办了入住手续

我提着一壶水上楼
男的在看电视,女的在马路上揽客,这一晚我们相安无事。

2008.8.28

《在城北》

这条小巷子,我来回走了几回
终于走进这家川菜馆
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多钟
老板和老板娘正在吃饭
我要了一道水煮肉片,一碗饭,一瓶啤酒。
我开始慢慢地吃,
吃下这世间的油脂。

2008.8.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