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 向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祷辞

◎叶梓



祷辞
(组诗)
叶梓

给遇难的孩子们

你们正在夏风中轻快地奔跑
去追赶那远处的蝴蝶与梦想
世界,却停下来了:
像一块坏掉的钟表

巨大的静谧里
也听不见你们的心跳

我在祖国西北遥远的一隅,默默抽泣
我想抓住你们的手
可天黑了下来,一场滂沱大雨下个不停——
消失了的星星和月光
必定是集体去陪你们一起过夜

——作为一个三岁孩子的父亲
我祈求:
你们彼此抓紧双手,相互取暖
我只祈求:
你们卑微的梦在天堂继续
你们的身边有一条家乡的河流经过
有一支熟悉的谣曲轻轻唱起

那块钟表

在汉旺镇并不宽大的广场
那块定格在14时28分的钟表
像是一座小镇停下来的脚步

它体内行动的力量
被死亡之手取走
连同房间、树木、连绵的山恋
宁静的生活,以及那一条条活着的命
都被它一一无辜地取走了呀!

就像破灭了的梦,被另一个梦代替一样
这被固定下来的黑色时刻
终会被被另一种计算法则一点一点地挪远

几朵小花

曾经被朗朗书声和欢歌笑语环绕的房子
只剩下几朵小花
在仅存的一处砖墙上独自开放

在废墟般的北川县城
这几朵开着的小花,是遍地荒凉里生命的种子
有一天,它会生根发芽
有一天,它会开口说话
说出一颗颗幼小心灵的秘密

童话书

那个都江堰的孩子,躺在四川省人民医院的病床上
(他的名字:王佳琪)
读着一册古老的书:《一千零一夜》

阅读的眼神
纯洁而镇定
——对于一个刚刚从地狱之门挣脱出来的孩子
也许,一册童话书
刚好适合驱散他惊恐的记忆
并且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一粒美好的种子

柴刀

这只是一把普通的柴刀。
我能想像到它的样子,木质的手柄,锋利的刀刃,和我家乡的柴刀不会有什么两样。但它在四川省都江堰市虹口乡,却创造了一段人人皆知的奇迹:从密林中开辟出一条生路,让3000多名乡亲和游客得以安全转移。
刀,不仅和血腥、罪恶相关。有时候——譬如此刻——它是一条撒满爱与梦想的生命线。其实,在柴刀的背后,不仅仅是求生的本能,是血液里的爱迸发出了强大的力量。
人世间若没有爱,是多么苍白呀!

祷辞

愿逝者安息:
巨烈抖动过的大地以愧疚之心为你们陪葬

愿生者坚强:
劫难过后阴郁的记忆,被风吹散

愿大地平安:
结实的房间诞生着我们新的梦想
流水和白云的谣曲里家园重现
祖国的怀抱里
是一场浩大的光明和爱

遗言

这是一个母亲最后的表达:
“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幸免于难
请记住,妈妈爱你”

——在这个说出爱有些多余和苍白的年代
孩子
幸免于难的孩子
从这份爱的遗言里领取一份温暖和祝福的孩子
爱你的妈妈
一直站在世界的另一侧,目视着你


给北川

阴霾的天空下
一双闪电般的手
取走了一座家园的所有家什——
倾塌寻找房屋
死亡寻找生命
流离失所的人们啊
消失了的县城蛮横地被闯进你们的目光里
迅速成为黑色的记忆

北川
今夜我怅望西南
受难的兄弟姐妹
请和星星缺席的夜空集体
给亡灵们一丝安慰吧


送别
——给吴家方

在没有阳光照耀的废墟间
一辆破旧的摩托车正在颠簸前行

哀歌起伏的上午啊
被绝望与死亡交替打击的心
只想把一个人送在通往天堂的路边

带路的泪花
不会给没有体温的身体说出什么
但——
向一片坡地行走的他
会用爱情的嘴唇
给绑在他身后的亡妻说出最后的话:
让这原本短暂的路漫长些吧
让这没有仪式的一个人的葬礼迟迟到来

……

——汉旺镇的夜空,会有一弯月亮升起
迈力地驱散这场巨大的噩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