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子 ⊙ 铅笔童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黎明动物园(二)

◎童子



《鸸鹋与鹈鹕》

“她们在居高临下地偷窥。”
鸸鹋不满地对鹈鹕耳语
百灵在绿色的晨雾中飞翔
鹦鹉抖落着嘴角晶莹的微光

“她们以为自己就是真正的仙女。”
鹈鹕回答着鸸鹋的低语。
我曾经有次在梦中被惊醒
看见月光如水浮满了池塘
天鹅们起舞在银色水面上

”她们就是这样,容易忽略我们。“
鸸鹋与鹈鹕叹息着。
天色还在慢慢地醒,鸟儿们睡眼朦胧
却也都伸长了脖子打量着它们

“从池塘到树林的上面
不同的羽毛覆盖着
不同的心思。”
为了梦境的回味更温暖一点,
它们的头颈又靠近了些
甚至伪装成了一丛蓬松的芦苇。

《鲸鱼社会》

世界应该是
鲸鱼的乐园
它们喜欢的
一样都不能少

人们应该在陆地建造
容得下鲸鱼的动物园
让它们快乐地生活
成为表率
散步的时候
人们应该谈论鲸鱼
餐桌上也应该赞美鲸鱼

图书馆里应该有无数种关于
鲸鱼的书籍
封面上全是鲸鱼
好看的电影一部接一部上演
一条接一条鲸鱼演员
成为世界明星

高得靠近星星的高楼
应该让鲸鱼居住
人们在夜晚可以仰望
它们和星星彻夜交谈

火车应该适应鲸鱼乘坐
立交桥应该方便鲸鱼穿行
电梯应该满足鲸鱼的尺寸
餐厅应该提供鲸鱼的菜谱

和鲸鱼生活在一起
人们的心变得宽阔而巨大
再也不会计较地球上到处
到处发生的小小的事情

《鲸鱼的歌》

鲸鱼在无边的海面上
唱一首悲伤的歌

用一个孤独的人的声音
唱着一首歌
用向着雨水深处张望的
小狗的声音
唱着一首歌

鲸鱼借来他们的嗓子
尽情地歌唱

用芦苇里迷惘的水鸟的声音
唱着一首歌
用墙缝中怨艾的蟋蟀的声音
唱着一首歌

在无边的海面上
在宇宙的中心
也在世界的角落里
在金丝雀的笼中

《小熊在哪儿》

它听见你说话,向你走过来
最小的小熊,渴望被抚摸
它待在角落里,支起耳朵听着
它那么小,你不用害怕

它喜欢爬树,爬上爬下
快活地展露不设防的笑脸
它无法伤害到你,你俯视着它
它那么小,你不用害怕

它那么贪睡,睡到天黑才醒
但是游人很多,让它无法安眠
你俯视着它,对它心怀歉疚
它那么小,你不用害怕

它好像记得你,偶尔盯着你看
你曾经有个玩具,长得很像它
它生气时的样子,暂时像一头熊
它那么小,你不用害怕。


《草蛉的窠》

草蛉的窠
丝绸的小床
丝绸的门
一盏闪电的小灯

在游戏之后
草蛉总是回到家
把自己斜斜地
挂在小床上

天真的草蛉
不小心走错门
在黎明的微光中
飞进了两排锯齿

它颤抖着
等候未知的一瞬
却看见一滴晨露
将坠未坠的留恋

草蛉的窠啊
它丝绸的双翅啊
黎明时专心的游戏
在消逝之前多么美啊

《毛毛虫的深山夜谭》

(老毛毛虫对小毛毛虫讲的故事
跟老和尚对小和尚讲的如出一辙——)

那个夜晚,毛毛虫借着狂风的掩护
向寺院发动了冲击
斑斓的松毛虫
时而被风掀露一片肚皮

“听,外面是什么动静?”
小和尚刚要入睡,又爬起来问
他的师父,入定的老和尚
淡淡地告诉他:“是风。”

狂风吹亮了月亮,像风可以
把火苗吹得更旺更高
明亮的月光,几乎照彻了深山
毛毛虫蠕动在树颠和石板上
四面八方而来包围起寺院

“是狂风!”小和尚惊恐地说
他还没有完成内心的修炼
对寺庙之外的传说都会害怕
老和尚微微一笑,不再回答。

狂风大作,吹彻深山
毛毛虫包围起山谷里的寺院
在寺院之中,小和尚和师父
忍不住探身四处打量
风声中似乎有久远的恩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