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铮 ⊙ 行走在路上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三十而立

◎杨铮



《一天》


黄昏时就只能看到这么多
——地震之后的云、瘦骨嶙峋的山
和一些人。
如果有同行者,
譬如昔日出没宽巷子之哑石
譬如近日混迹于小房子之文兄
那么,就谈谈喜悦或哀伤
又或被荒废的三十多年和
所剩不多的余生。
谈谈吧,你们知道
我有好久不曾与人敞开心扉
哪怕是有一次爬到山顶
也是连大喊都不曾发出。



《在成都》



来了这么久,
犹如从母语移植到小语种
犹如重新建立一次秩序
旧的被推翻,但不彻底
比如故乡,我能记起的那些
总是农田,一片片连绵开来、几百公里伸展出去
总是一些人在跳来跳去,犹如一个漫步的人
闯入或穿越一样。


我闻,我嗅,我赏,我思
何时何地何许人也?



《又一天》


既然下身尚可坚挺
江山如画,瓜娃子依然无数
就当爱生活,爱一条毛毛虫
爱趴在你腿毛上吸血的雌蚊虫。
你牛B一点,再牛B一点
假装还行,还未老未衰
还爬得山,下得河,
可远足,可穿越一小块平原
可看清清晨时候的薄雾,在地平线上
消瘦。

你爱这世界,你操这世界,
你可以无耻至极,来吧
压榨生活,榨出点新鲜汁液
以免老调重弹。

  

2008-08-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