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大人 ⊙ 鸟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小酌曲

◎小树大人



◎取暖


我已经很久不写信
写长长的信,和信里的
长长短短
写春天。熄灭的野火堆,酒瓶
夜色里的手表盖
对岸一株桃花羞答答
开了半边

写童年穿过巷子,去为外公
买一盒纸烟
屋檐滴着雨,缝纫机踏板上
的鞋吱吱作声
晃动光线

我娶了妻子,风尘仆仆
虚掷光阴,又理所当然
新买的裤子终于不再担心
在梦里变短
但我还是偶尔从夜里醒过来


2008.8.18


◎节度史


秋天排成一行,又出现在信笺里
旧的秋天
字迹舒展,余温未散
黄昏赤着足,淡淡散散,迈入露台

鲜有客至的秋天,电话线偏僻、清凉
荒草没径。桌上小虫子的水印
爬出一条线

皇上啊,我日日在府中,虽不思
突厥、回鹘
却时时读书、舞剑、亲嘴、小酌
又怎是偏安好逸之人:
嘟,小虫,你且慢行;待我去后院
点齐人影,备好毒药
蜘蛛、飞蛾:随我一起向花瓶织网放矢

攻下书案,驱逐蚊卒,天下大安
皇,皇恩浩荡,我等取出酒器,肉脯
夜半一同赏月出游
穿纱衣,带丝竹;暗香中帽缨柔软
白马穿过茉莉花的灯笼


2008.8.8



◎之后


月亮上一次生病是什么时候
我们已经忘了。

那些时候
楼房带着这个城市特殊的气味。
在拐角的阳台上
变成长颈鹿,
可以看见隔壁的空中小姐。

我们夜里饮酒,在楼下的花园
踩上树桠,摘杨槐花。
月亮昏黄,有时从云层的薄被中
探出头。

后来周围的树叶都静了下来。
就盼望天再黑一些,
再黑一些。
我们默默坐着,什么也不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