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大人 ⊙ 鸟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快要盛夏

◎小树大人



◎半生


这无边无际的夏啊,经过一路白云
流水、夜色
瘦子都在这一季变老

我曾到过的地方,人们祭祖,种稻
仰头看黄昏的风向
掌纹中的雨水潮湿又悲伤
未曾走过的路上,野草
一定比往年丰美
石头吞吐腹地的晚霞
每一只陌生的青蛙,都有一副
慈悲的心肠

就在这一季,合衣而卧的做梦
衣衫深处藏有美人与故乡
总有一只蚂蚱,面容陈旧,调子熟透
声音扒开骨缝,拨亮瞎子
春生秋灭的村庄



◎快要盛夏


最后我们看见了光,
野鸭
又一次游过池塘。

去年的青蛙
换上新妆;口含黄金,默不做声。

坠落的,仅有空气与秒针;
叶子在午后慢慢变凉。

蚯蚓停下
微小的车厢,庞大的安静中,
路过小镇的人们他们姓什么?

这野花,孤独多与往年。
操场拥挤
又空荡;
孩子们纷纷交出脚掌。  



◎田鼠


是啊,总是需要一点点伤感的
比如高山,荒地
乌鸦背井离乡,大雨冲垮脚印

走了很远的路,独自一人在陌生的门前
整理旧草履

那时候天色渐渐暗下来
云朵散尽
天空像一面镜子,被黑色搬运
倾覆;最后只剩一枚星子
它那么远,那么小
就好象从没有人看到过它一样



◎没有焦虑的时光


父亲披着外套
立在屋外的自来水管边刷牙
水龙头上的锈擦刮着
他的袖子

冬天的小镇,大雾穿透树枝
去公社的路抽象
又漫长;麻雀的叫声散落树丛
像掷入空气的小石子

一九八六年的尾巴,世界
如此寂静,失焦
如果可以
我还想再等父亲一小会儿
等他说完那句:“妈
我上班去了”。就爬上自行车
从后面楼住他的腰

下坡时,我就悄悄的眯上眼睛



◎我一直想写这样一首诗

  
爱上一条蛇,
就得学会像草原一样
忍受孤独。

XXXXXXXXX
XXXX
之后很多年过去了。
XXXXXXXX
XXXXX

亲爱的,我就是离你最远的
那一处。
这个夜里,我听见耳垂
同你小腹的摩挲声。

  

◎R


为什么总会想到这样的小城
路上的伞倚在树下
交谈

那一年,黄昏总是多于早晨
泪水多于流连
夏季短暂
悲伤像河边吃鱼的桌子
收走又铺开

我总是立在那盏路灯下吸烟
等另一个人从拐角那里
走出来
心里默数着:一,二,三……



2008.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