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印白木 ⊙ 黄孩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秋天 想一个孩子的脸

◎唐海威



       ---FOR X



我在写诗
写在深秋 写给寂寞的孩子
她曾经休憩的蓝色水杯
如今 盛满了言辞



仍然要飞
不是因为活着



深秋里寂寞的孩子
她复述 惊魂未定的复述
包括自然的牙痕
一直到现在 从来就是两只胳臂
一只渗入眼底
一只经历脆弱的呼吸



这样的遥远 一天比一天接近
它是黑夜里挣扎的蝠兽
在裸露的阴影里 适当地
渴求蓝色的灯火



因为慢 我停止呼吸
就要睡了 铁球一样的沉沦
像每天重复升降的旗帜
不再阴沉尖锐的脸



又一堆散零的纸屑 我的身体
剥去了外衣 呀 它是一个
暧昧的片断



小影 房间料理好了
蚊蝇已经隐匿 已经老了
我沉重的肉身
你看见 秋天了么
它 越过古老的村庄
越过残败的玫枝
越过一个人疼痛的过去
像那早熟的石榴
虫蛀挤掉了她的门牙



你不知道 水没有流动
它是靠在枝头
树叶落在书桌上
你就要回来 早早地收拾
双手 那枯燥的
回忆
等待着



穿过暗渍的街道
有人在歌唱 "社会主义好
社会主义好......"
我绕过去
像台吸尘器
把尾气 收拾的干干净净



现在是11点48分 我在写诗
我写给深秋 写给蓝色的屋子
我的左边 一个诗人
他静静的诵读柔美的诗句
"你的手指还在奔跑么?"

十一

你不知道 THE LIVING MUSIC
已经沉溺了
夜晚空着 我要转身
端倪这一杯浓茶
它还能长出绿叶 开花结果

十二

深秋的果实被一场意外掏空
关于那次跳跃 我还年轻
我一个人住在狮子山路
我不是想倾听夜莺的歌唱
我是聆听埋进土地的雨
它金黄 自天而降
仿佛一匹匹脱缰的奔马
它嘶叫 又冷静下来
完成一滴水到一朵鲜花的壮丽

十三
方言掉在地板上
红色的格瓦拉 抢走我们积攒的微笑

2001年10 月4日 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