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衣 ⊙ 倒油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衣2008年部分诗歌

◎小衣



2008年作品


【生活】

天空透明如玻璃
在一个无人的角落
我用醋加在蛋上
这颗好蛋
在之前他们都承认他是好的
我也承认他是好的
但是现在它开始变质
开始贬值
只是一个实验
它马上就软了
这没用的东西
这见风使舵的坏东西
现在,它滚不了了
它停在你这里,好好停着
但是它彻底地软了
那连男人的责任都坚挺不起来的废物
此刻
他多么悲哀!

               2008.1.1


【相思河畔】

朽木无洁净的肺色脖颈
无绿幽灵带来的那种希望

整个冬天,只是冬天
只有月亮在水面上呼吸
只有月亮唱幽静的歌,唱

还有什么,是别人的夜色
还有什么是那赤子之心或者什么良知之类的东西
可以发现的

还有什么
使我渐渐感到自己的无力

在冰冻深入我的骨髓之后
我只需要水,噢热水
我需要纸巾

如熊们翻滚在冬天的荒原
很白,很安全。
它们小小的指印模糊的
轻轻的
埋在冰雪覆盖的国度,一点儿不觉得寒冷。

                                      2008.2.1


【一觉睡到自然醒】

我想躺下来
睡三天。
中间不醒来

我会睁开眼睛
但不会觉得头重

三天以后没有人觉得我失更
没有闹钟把我惊醒
没有恶魔在把我诅咒
没有未完的工作在打结

我醒来时会有一束鲜花
(即使是无名的小花)

我可爱的灵魂停留在废墟之上
游荡又游荡
游荡又游荡

怕被我挑出鱼刺的人,不再担心接触到我
比我有名气的人,怕被我沾到光的人
不再担心接触到我。

三天后的早晨,那是晴朗的早晨。

                                           2008.2.2


【作品102号】

一场荒芜的风
击碎了烽烟的死寂

一个人去踱步

印在硬得发白的土块上
会有崎岖的感觉。

在今天以前,
雨水还年轻气胜,喜好说出自己的特点
它让松弛的的土壤一次次蜜炼起来。

当它们离开,
当然还有一部分
是可以用来油画的多彩的水

                              2008.2.3


【失语者手记】
1

如今活着就是诉说

在另一个世界
希望在夜晚退去之际变得浓厚
沉睡者从漆黑的世界走出来
有着泥土味繁丽青苔的潮湿深绿色。

这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新鲜的早晨
偶尔抬头看看天色
灰斑鸠的影子会留下一两声空旷之美。

2
在同一个时空里
我正被缩小的存在放置在大悲哀里
烦恼默默叠加
任凭敲打在我头上的信念之符
塞满我内心沮丧的悔恨,充斥着
长期的灰鸽子暴力

3
与地狱中醒来的情况一样
这空气是漆黑的、封闭的、铁锈味的,
带来我的生命也带来我的迂腐无能

4
珍稀动物每一天干架,说粗鲁的没人情味的话
他们谈论金属,金属
占据他们的心
金属,埋在同一块土地上,从不消失。

5

从哭声中走来的人,你是唯一一株
脆弱的植物
那声音已经破损、变细了,像被折断了的竹子的干涩。

6

来,别再倦怠,雨水也会占据你的心
模拟一种可能,用土把自己埋葬
——用相同的笔触、相同的线条。
用一片嫩绿弓出幸福的形状。

7

如书页翻滚
那树叶高高旋转在风的指尖。

好不容易到来的春天,表现得如此无依无靠

一切依然可能发生
一个疯暴者,他用一个下午的时间
赋予了这个世界的晦涩

当你试图睁开眼睛:泥土异常干燥,
日光是它的毛边。

她的双脚
在挣扎的时光里,不断溢出、交叉,又不断变幻着可能性

8

找到安慰。而我会被理解

摁住咽喉,一段回忆分成四季
谁哭了,我没有。

夜晚的狐疑
逐渐会靠近。大笑的人都将闪身消逝
一个假想的城堡升起

我的皮肤任由你无尽地观望
面目不清的人,把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9

这控诉与批判,原本就属于道德体系的
就像鞋子穿在脚上,路由自己选择来走

我们像被要求
和注定要被淹没的一切
完全没有做好伪装的打算

10

你的手,张开又合拢
张开又合拢。发生在一道罅隙
撕裂了支撑而起的声音。

现在,我又站在你们对面,
影子被拉得好长。
种种不确定的因素,以及多年来的脆弱
都想再一次回到诉说。


                      2008.2.25 尾随元宵节之作



【这个时候更需要沉默】

这时候更需要沉默
看那些芦苇
他们的快乐多么简单,只是轻轻地飞

                                     2008.2.27


【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起初是空穴而起的风声
后来是白
绝望。
抵达了彼岸的彼岸。
匆匆,掠走淡淡的蓝色

一条金线
缝补着一幅丝绸质的水
我靠近这水,
但毫无醉意。

完全可以想到,某一个深爱的人
完全是这样的金黄
完全可以让回忆来代替。

就这样
空旷下去
金黄知道我的谎言
天空知道大海之血
知道
铁镣的躁动怎样静息

只是,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火苗呲呲躺在干柴里
波澜看起来还十分壮美
                                  2008.2.27

【月光】

谁承受得比我更多,我沉思默想
四处张望,我应该感到耻辱

我来到这里时,呐喊已经不多
飞鸟还在天上,平地上立着一群草莓

夜路不知道怎么去走
夜路需要有什么把黑暗都抽空
这就是我的想法,处心积虑的风,都不能阻止的火焰

而他翻动我,像翻动一块树皮

                                       2008.3.3

  
【在林间】

我认识的春天的另一端
鸟的斑纹没有改变
它的翅膀大于它的脑袋,时常会有撩人的歌唱

但那只是童年
现在你要担心的是
任何时间的森林里,有木头打开的耳朵
有牛屎菇长出的小脑袋

他们都是遍地散布的小侦探,他们会在避开阳光的地方
看到我们亲吻。
                            
                                         2008.3.7


【我在想,我老了时】

我在想,我老了时
那一堆皱纹会背着谁
一条条如绳索的
拉着谁,又坠着谁
谁为我坠毁
谁为我牵动
谁为我付出并打开脆弱的双手
让它们
都堆积在地平线上
变成根
变成树木的根
延续的根
变成新绿都依赖的根
变成遗恨的根
一条条蓬勃着


【回嵌】

她微微低下头
一张猫头鹰样的怪脸

她曾在一个人的梦境中出现
又悄悄隐匿。它的干净,是远离黑暗的

她的爱绝无旁骛,全然不顾旁观者是否有双
拥戴她的眼睛

绝无旁骛,她叫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在一些隐蔽的树枝上

                                    
【镶】

季节的憔悴长满苔藓
春雨,春水已经分不清了
雨水中间 有人在做爱
倾斜的飘零的雨水,如碎屑,一封信
沉入荷叶之下
                                2008.3.16


【门上有旧伤】

夜织打着心脏
一秒种,两秒钟……
在这里还没有开满咖啡味白花之前
一切美丽的腺
只会散开凉凉的水镜

我的心不愿多想你
我的眼睛无法与爱谈话,甚至忏悔
我爱春天,花开无声,
即使
关上所有到来的窗,在某个角落里栖息。
松鼠跳过松树枝,嘎嘎作响

落叶轻盈,门上依然有旧伤

                           2008.3.18


【无题】

我满袋金黄的残阂
却饿死在草原上的烈马                  

2008.3.26


【漫过】

打开贝壳,让自己看见自己吧
活着,就是知道怎样需要水和氧气漫过那粉色的壳
就是知道那其中哪一半是太阳,哪一半是月亮
                              
  2008.3.3


【碎】

夜深人静
一个男人,外衣那么长
随风

她离开他的肩膀,仿佛落下悬崖

                            2008.3.26

【黎明】

爪子上的夜晚,是动物的夜晚
流血的病人,剥去夜晚第一颗鳞
叠起双腿,脑子寂静
一切都是锤子,想打碎我的门环

                             2008.4.9

【悼念】

翻开另一页诗刊
一只干枯的浅黄色的蜘蛛
粘在书页上

八脚分成相对的两半
顺势弯曲
这是一只幼小的蜘蛛,小得放不下一点点呼吸

它的脚那样丝,身体那样丝
丝得像丝纸
此刻我只需一吹,就会失去它
就像这大脑里一闪而过的诗句

                                                  2008.4.9



【金马】

那湿润的黑暗的生死和贪婪的肉体
交织的灯光
航行在模糊的海雾里

爱人啊,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你在试图把海面上那些温顺的水变成一匹金马

                                                         2008.4.10



【从来都未停止】

奶白色的诗句如雾般散开
野生的花跑遍山冈殉烂地歌唱

返回原地找你
我却在无人知晓的树下,惊动一只酣睡的鸟

露水停留在某处,却终究什么也没能想起
滑落的思考
那就是我,抓不住风景的沼泽地
                              
  2008.4.14


【极其贫穷】

走在新生的路上,我两袖清风
唯有富足的自由。

               2008.4.18


【一次新的移动】

她觉得自己的解脱已经进到另一个世界了
可以毫无顾及地打开泡沫与人类说话

这便是要从邻居开始,几乎像错过一次花期
她试着与古老的根蒂交结着
无限细微地
分析着各种人物、性格。然后带着跑累的舌头
回到她的住所。

一个古铜色的大沙发
对面是一个响着“献给爱丽斯”乐曲的石英钟

2008.4.18

【面对鸡冠花】

什么都行,我和你,两个思考的鸡冠
两个花萼的嘴唇
除了忏悔。我的生命不能如此专注
或许是某个阳光的讲述陷入僵局。然而,
我为什么会喜欢观看
那蜗牛在凉凉的墙壁上移动

                                                         2008.4.22


水系列

【水】

水,
是女人之水
是误入青玻璃之水
是被酒味所侮辱的
受囚禁之水。
洗不清别人,更洗不清自己

那是个追溯的
旋涡,一滴滴
清醒着。
在多次挣扎之后,她终于
失去了
全身的力气
                                    2008.5.6

【水】

允许犯一次不太严重的错误
你打开了我,赶走我身上的坏脾气鲈鱼

之前有小小的棕树味道
而现在
你将独自享受
然后你爱
                           2008.5.11


【祈祷】   ——给灾区

单薄的葱绿 越来越少
我为此反倒喜欢永远的虚空

跨越了时空的悲痛,让流水
也变得更珍贵了一些
                                  
2008.6.11


【曾经】

假如雪花也是孩子
那么下个冬天你还会来
假如消融就是契约
那么来年我还可以再见到你,晶莹地说着童话

                                          2008.6.11
  

【麻雀】

折射的光斑
会照着下一段时间
也会照着我天生的雀斑

一切都很完美,一对翅膀
在我腋下
微微张开
                                       2008.6.11

【这么】

不过是兜圈子
即使有过,不曾有过
都是一句蠢话
难道你要把造物权都抢去

这午夜
才会像针一样沉默

                                         2008.6.12


【那么】

你说吧!威逼还是利诱
钟针还是静默的
它会由你去说!

                               2008.6.12

【仙人掌】

妈妈说,有点姿色的女孩子
都是吃着露水过日子的。
我也是

可我是沙漠中带刺的仙人掌
非你所能吞
噬。
                                 2008.6.15


【在别处】

不要叫醒她,让她耽于热烈的幻想

她的心被门锁着。
在别处,
那是一条清楚的河畔

不要越过来,不要进入
或打碎
                             2008.6.15


【祈祷】 ——给灾区

单薄的葱绿 越来越少
我为此反倒喜欢永远的虚空

跨越了时空的悲痛,让流水
也变得更珍贵了一些

2008.6.11

【曾经】

假如雪花也是孩子
那么下个冬天你还会来
假如消融就是契约
那么来年我还可以再见到你,晶莹地说着童话

2008.6.11

【许愿】

不能说服,阻碍它
它带着一种幻觉生长的力,穿越我的眼睛

一个银色形象,从地下纷纷钻出
反面的弯曲着。

没有武器,没有战略
既不休息,也不奔跑

在此时,它真切地带着一个玻璃瓶子
瓶体在发热

2008.6.18

【你应该不知道的】

你应该不知道的
小衣哭时
瞳孔里,有存活的鱼
眼睑里,有存活的鱼
晶亮晶亮的
小银鱼。

2008.6.17

【他会安抚他最爱的小女儿】

那一夜我独自痛哭
就蜷曲在窗台上
像只迷路的蝴蝶

这个窗台,正好容下我娇小的身体
那会儿,我是推开了窗,才爬上来的,
我又转过去
把另外一扇合上

十二月的风很大,风把阳台罩吹响
把我的长发贴在眼睛上
我啜泣着,尖叫起来

而整个工厂的工人似乎没人被吵醒
他的父母还在安睡
比我的父母睡得更好

我的泪水很多在嘴里含着,风吹来我死去父亲的魂魄
他的灵魂此刻将会到达
他会安抚他最疼爱的小女儿

                                          2008.6.22

【漫溯,痕】

青春的绿,在我的身后,一片片斑驳
现在说爱
是多么的奢侈!
如果一定要,那就给我金黄吧

彩虹下的钟
要敲十三下
人才老成我现在这样
带上骷髅间的崎岖

它只属于我眼前这棵稻穗
或者我,就是这棵稻穗
未来,有惊人的相似!

头发变黑,皮肤变嫩,说瞬间我年轻了!
说假如天气美好
我们就一起出去散步
看菊花

多么好的早晨
我又醒来
晨露在默默消失
随后秋风时起时落,圆润的自足
仿佛限量幽默

青春的绿呀,别再靠近我多难的血液

如果那些雨后的泥汁,是要开出春天所开的花儿的
你看,它的颜色还单纯无比

                            2008.6.24


【夜色将尽】


任由它去吧,天总会变的
生活再也充满不了灰色的悖谬
在盲人的天空
白矮星在和哑巴交谈

任由它去吧,天总会变的
修好我的百叶窗和沾满分泌物的睫毛
不让它的声响传越,我
破旧的漫长的睡眠
                      2007.7.4


【回忆木刨】

不能给自己的其实已经给了
我蹲在木桶里
出世的婴儿样

自由的概念是种木纹
你推动木刨,一点一点将自己卸下来
日记 :2008年07月08日。


                           2008.7.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