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衣 ⊙ 倒油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衣2007年作品

◎小衣




2007年作品

【复合】

大风把空气扯成破布,大片大片贴在脸皮上
雨水这副针线,想缝合
也是千穿百孔的

当我平静下来吧
前半秒钟收起

看田里的那些包菜,它们是手拉着手爱的

爱人啊,当我闭上眼睛,
午后的小溪
女人的心地那样善良。
                                     2007.2.12


【持续的梦幻】

现在我每天送入480克安眠锭
让它扩散至我的五脏。
我,作为这支笔的主人,我就要进入深秋了
就要进入无颜色的冬眠了。

所有的钱币,
再不会在这个世界上发出声音
它们将从熟睡的热腾腾的人群中冰凉下来,
冰凉下来。
而我的诗,也会冰凉下来。

所有压抑感停下来
生活停下来
渴望停下来
自信停下来
希望
也停下来。

当我写下这些,魔鬼正在黑暗处喃喃地诅咒我。
告密的人,揪紧另一只眼珠子
挤过来围观。

噢他们没有爱好,只有罪恶的金属牙
和那晃头晃脑假装正经的满足感

那时
他们晃在我和时钟跟前
我阻丧,害怕地得想哭
头晕脑胀

风火摇晃啊!魔鬼想剥夺我的一切
噢,他需要金币,需要把它们堆积成山。
他让我挖呀,挖…..挖!他们要我成为金属的奴隶。

不,这一切
都会结束的
金光闪闪也阻止不了我的睡眠。
我必失去意志,
必在大地的呼吸中,无杂质地浮起。

直到抛弃一切操持金属的力量,直到脱离五脏,
脱离完整的黑夜白天。

                                                2007.2.13


【锥念】

旋木来源于记忆,你知道的
都不是确切。

天空长不出豆子,木屑让你看不清脚印
我的头发虽卷,但仍支支支撑着蝼门

这个春季,友人就要生育第二个小孩了
十年前
我们曾经同桌
同样空空的小腹。
她穿黑风衣,黑萝卜裤
那么纯洁。

现在,她的儿子叫卷毛
她的丈夫在修车。
天真,而有依赖。
这属于她的东西,在很短的时间里

木屑咬着脚
它仅仅对事物进行着依赖,
仅仅为了进入好空气的绒毛?

它不像我的脚,每日在怀疑
生活中
生活中这破烂身体

这破烂身体
爬满蚁虫。

                                              2007.2.13

【离开】

风吹涩涩黄昏
雨点在水面上读诗。

经过一整晚的游荡,睡眠从被窝里走出来了
被一盆清水洗净,然后打理行装。

那些白色的哀伤,总是被人替换。
昨夜我喝了一杯酒
是红酒
很奇怪她要我递给她

在夏天的灰尘和蜜蜂的相拥而至之时
我突然想起,那列火车
再没有来过。

                                         2007.2.13


【无法不幸福】

暗桠
不像夏天,质地优良

他们是那样爱戴自己的家人
祝福来到背上的时候
我还在劳作。

没有巨大的伤害能将我们庇护
没有渺小的自嘲能将我们挟藏

我们在冬日里,双手赤裸,
闭上眼睛
与时间一起生活。

                           2007.2.15


【祝姐姐身体康复】

      题记:“冬天已经到来,春天还会远吗?”——雪莱

姐姐,我们身在寒冬
我们的残枝如此可爱
落叶病态平行
而后,将被风卷走
这被雪虏走、
被土抱走的一年啊,
感叹它如此不知疲倦!
枯枝支支向北
姐姐,请相信祝福
请相信它会随着你细胞的活动与日俱新!

                           2007.2.26

【周旋】

流云归于太湖
而我总是有愧于你
在你无要求的情况下

我亲爱的先生,我想我该写一首诗送给你
虽然我从未写得上来
虽然我已构思了一千零一遍:

格调、形式、意象和内容
但是我的句子
淘汰了我的思维,
我的思维淘汰了已组成的句子
已组成的句子,淘汰了将至而来的字根......

这样一来,我从未为你写过一首诗,我的先生!
这使我感觉我把时间蒙骗了
虽然我不曾无动于衷。

啊,我的先生!我将为你写一首诗
这个想法如风车一般,每天在我头上转动
当然这在现在看来,连字眼都还没有合适配搭于你的

这将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这最大的遗憾,也许将持续我的一生。

                                 2007.2.26黄昏



【午夜街头】

你应该更落入我的生活
是的,
我不常路过这里。
阴霾
看起来刚刚容易理解。

今夜如同一个久违相聚的朋友,站在梦中的城市
站在梦中的城市,雨水要和我一起呐喊!

从色彩妖艳的光束中
它的声音,覆盖放飞的小白蛾。

你从来不会知道
雨水像午夜怒放中的昙花
这样尖锐,有力,而一闪而过。

穿过长长的走廊
那庄严的隧道,在瞳孔里
他们不识别我的企图。

我的世界旋转而过,我的世界有过一餐丰盛的宵禁
仿佛所有的飞行,找到落栖之处。停顿再三。

飕飕风中
还有人们在水花中满足地就餐。
还有人看见电线杆
那个直直颤栗的灰泥人

当我看见操着大刀的屠手,把一块鱼头倒过来
一分为二!那灯光刺眼。

除了等待食物,我再也没有掀起来源于血,
来源于历史的那一半恐惧。

没有什么被侵犯
穿着黄色上衣的女子
和穿白色裤子的男子,合二为一。
这对你真的没有什么被侵犯。

没有咳嗽声
他们高高经过我的背,经过我肩头的尖刻。

我想回家
去默念一行无法听清的地址和姓名
就像日夜重叠
停止喧闹的灯,依次被熄灭。

                               2007.3.5


【肖像】

我的身体里,只有一个他是完整的
那就是他深入我时,
我的内心这样清澈
那可耻的孤独
托盘而出

这奇特的痛苦
在冬天到来之前,它一直都是美丽的。
啊!夜啊夜
这情感已旧得就要塌裂
仿佛沉湎已久的前世,就要暗下来并看不见了

噢上帝啊
他和你是一模一样
这拥抱的姿势在石膏里紧得不能再紧了
就在这,在它那脊骨相连的粗大的颈根里。

                          2007.3.28晚

【水边的哀歌】

午后,阳光困住害怕受伤的身体
我迟迟没有出门。

向着窗外

想象那条小溪的水温
它与爱相仿。
那光滑的底部,仍冷,但又仍
长满柔软而暗蕴情趣的青苔。

眼前的一切,有如我丢弃过水草
即便你现在给我清水
我仍不知如何,能从死去的时间中洗出
一个仙女的模样。

我想我其实是相信他了
后来,我摁住了一下秒针
那时他定缓慢地,如心跳般地
震动了一下身体

而当他感受到被灼伤
我的心已先我身体之步跑到那儿
在那儿被舂着,忐忑不安着
从本能的低泣中,跑出不明状的沉思。

当我试图走近水边,
若他一眼就看见我……

这无处逃串的沉默
惩罚了我对爱的不尊。

我失约了,我到处寻找你的影子
沙石中,草地中,树荫中
我的心跑遍了水边,跑遍整个愧疚的尘世。

恍惚中
我进入一个梦
梦中,我如快活的鱼儿,
如烈火般,扑向爱的湖心
传递去唯一的体温

久久地,天空中滚出夏日的热泪
随着太阳的呵气投降下来

而它,现在将与何物合并着?

                        2007.5.18

【更快】

他停住
暸望是褐色的
长而暗红的老屋。

他绝没有梦到
今日我会比他的两匹黑白骏马更快的

他坐在马车上
噗噗响着那些号令。
他的家规的轮子走得像个病人似的缓慢。

而我呢
我是骑在人类精神功业上的

我是浅谷的上头
褐色的
鼓着鼻息的芦苇
我是乔木摆布不了的奇异野果上的黄蜂。

                                    2007.6.7

【蜜桃成熟时】

当阳光抬起了脚,蹬开了那老得结痂的时间,
它的十指,弯曲相对
掰开熟透了的成年桃子。

那样静,
会不会有人
从窗外叫醒熟睡的我

会不会有幸福
起身把我拥抱

会不会有叶子,一睡醒
就记起我来
      2007.6.15




【爱人】

静止的钟摆
从窗口传出沉重的声音
被一阵春风
轻轻吹开
2007.6.30

【婚姻】(仿顾城)

白昼给了我白色纱衣
我却恨我自己,把双肩困在黑暗里
2007.6.30

【镜子】    

我是一面破碎的镜子
照着完美无缺的你
令你感到满身伤痕。

假如没人搬动,我不会轻易垮掉

那样
我还能照着我深爱的你,站在那儿看你。

看久
我甚至认为
你就是为我而生的。
                                2007.6.30

【季候】

当所有的风光都不再飞扬
当伤口结了厚厚的痂
我羽毛干涩
不由得在平静的湖面露出一丝苦笑。
                             2007.6.30

【大地主】

他看起来好象特别地吃惊
豆芽般幼稚

一个典型的智商、情商优秀的上海男子
通过他的双脚我感到这儿的邪恶

一圈又
一圈

一圈…

这所大房子
在他未来到之前它多么隐蔽
这会儿他一下子发现了它,立即感到它的阴森可怖

他从墙外看。数不清的窗户,他发傻
噢,这个恬静的、温顺的、有教养的女人

他周旋了很久:“我想象不出来,这个地方能产出你这样灵性的女诗人。”

                                            2007.7.3


【远离】

他吻了我,就在我嘴的旁边
这个熟悉的陌生人

他知道我身上有十处伤疤在走
知道我的境况
我的大院,我的早衰。

我的妻子型的良性肿瘤
就这样
我被揭开,被解剖
被爱

我的身体颤栗着
我敞开了所有的微妙的想象

被挖出盐
被挖出春天的无助

当我承认,我有完好的身体
我幸福得开始嫉妒我自己

而在此之前,
我曾是唯一一个被混蛋蔑视过的人。

                         2007.7.5
【描绘】

噢别说你酸
开心也会酸,我虽有初恋

噢别说你酸
伤感也会酸,我虽有初恋。

爱人呀
初恋有全部之美好,
而你
是美好之全部
                                    2007.7.5

【梦遗】

这阵子我一直躲在气愤里
躲在幸福里,暗自惊恐。

越升越高的梯子

一个影子骑在墙上
一个影子在梦里。动荡不得

我如此无奈,被绑手绑脚
我害怕雷雨沿着星光的轨迹赶来
我害怕影子被淋湿,淋至滑落

                             2007.7.19


【蚕】

有时候悲伤是通透的
带有一些要打开光明的丝
而真正的悲伤没有喜悦

我是幸运的,我还可以等
所有的桑叶我都不要

但现在我还得驼着背,
弓着身体,开始着真正意义上的蜕变

                           2007.7.20


【乐感】

仰头,伏在阳台,对着天空
想你…..
一片黑暗呀

黑夜是一架钢琴,星星是它的琴键
风是它的手指。

                   2007.7.25
  
【忘了我是谁】

月儿跑遍山川,疯狂的女人在路上
车轮辗辗,风过耳廓。

                     2007.7.25  

【路】

我多年以前出现的朝夕
早已被你摒弃

十年了,我躲在身体里,埋头度过苦厄
没有风车
没有时间转瞬即逝

哽咽停在哪里,沸腾的血停在哪里
大院以外的理解在哪里?
我无法承受的一切,超过思维里所有的空间

我忘了所有快乐的地方——自杀,车祸
现在我伏在未来的脚跟,枕着大地。
另一旁花朵鲜艳,穿过我十年来所有流泪的日子。
                                 2007.7.27

【无题】

我生活在暗淡里
潮湿,无花草可见,满地老鼠

亲情是条可怕的蠕虫
让我变得像个不敢见阳光的失败者

啊老鼠,我又看见了你的尾巴
你总是那么猖獗
但我多么反感,我无法就势于你那些自称
引以为荣的欲望。 

生活如此窘迫,你们围住我
让我的尖叫全都变成自由的泡影

我的行动被限制
它们咬我,一块青一块紫,一寸一寸侵蚀,
剩下那一节貌似坚硬的骨头
                            
  2007.7.28.8:10



【美好】

当风打开卷曲的新叶时
这个世界的阳光终于被打开了!
                             2007.7.30

【原野】

恹恹的,眼看快要死去
现在,她只好隐忍
和荒草比起来,她此刻更加苍白

她跑向困惑的力气里
昨天一天,今天是十年,明天?
她想弄明白
这种赤贫空虚。

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古老的锁链浸没于地平线下

他走得愈加近了
他是不愿再让她受到一点儿苦了!
他青春的身躯在摇摆和扭动着
一股青草的薄荷味,于皓白的牙齿间咀嚼散发。

等待告知和等待相信的感觉!
连他的双脚都未必能理解
连她的感觉都像在梦中。
殷切
身体就范在流水充盈的行径。

当他唤起她的动作,
所有的花朵都在幻想着像她那样子摆动

生命在透明的波澜之中
激进起伏。

这个小森林,在下季到来之前
它一直没停止过深绿,
深邃,隐蔽而撩人的绿
所有金子的美丽都被拘于门外

他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
这种交媾的平等
使他们的灵魂听到了世俗以外的声音
然后她沉浸下去,使他愈来愈高昂起来

她倾斜的身体是那样奇异,使他就像奴隶一样,
手臂酥软。

他不再是精明于商机的目空一切的空枝了,
她也不再是无光照射的,任人囚禁的小花雀。

这种自然的吻合如同一朵柔嫩的菊花在接受秋日的亲吻
包含着有意的享受和肆意的放纵。

而她呢,躺在那儿,感受着那些波澜
骄傲地,充满胜利地微笑着。

太阳暖暖烘着他,洁白而健康的臀
他的脊背稍有点黝黑,稍带点光泽。

他抚摸着
伏在自己身上那一片不安的落叶,
双脚似乎跑了很多的路,已经让他有一点儿睡意了

那些鸟雀继续啾啾,草地上仍有风在吹动。

她听见心,
一秒两秒地搏动过去
直到呼吸渐渐被平缓了下来,像一阵呻吟留在空气中。

湛蓝湛蓝的......
他们再次对生命
抱着一股崇高的热情。石嘴上,树桩前,
精灵们四处活动了起来。

她轻轻闭上眼睛:
山泉的流水辘辘声经过她的乳房 
阳光斜射进树叶的间隙,暖暖地吻了她的前额。

汗珠在上面闪烁着,飞舞着
她的脑子里,似乎一下子充填了许多阳光,
简直能养起这儿所有牵牛花的藤儿了

现在它们在她脑中的姿态多么高贵
而且唯美。
比起她那昂贵的窗帘上的牡丹花
要精彩得多。

她的腹部半凹着,头发散在那儿
金黄的,而自然弧媚地曲着
像一只母狮子
这个森林里,唯一的
一只母狮子。

她的小腹上银色的妊娠纹有些被藤影遮住
有些还躺着光,很亮。

噢,上帝、造物者、花香、兔子.....
群山蓝蓝呀,仿佛没有人经过。

但她必须马上得回去了,回到她的过去里去
回到她那令人想象不出来的窘迫里去。

她突然地
松开双手,
兰花指向上摊开
让顽强的根茎从泥土爬上石头,直到黄昏的花儿更美......

她疲倦地,很快地睡去,
世界就这样被松开在泥土之上
躺在她袒露的胸脯上的碧玺,温煦而宁静,
像一个熟睡的孩子的呼吸。

                                             2007.8.7


【断章】

总有人要在道路的尽头走成阴影的
我的珍稀动物们
改变你们那猪栏思想,那是不可能了

但我将懂得,我对期望的生活
有多么地不耐烦。

这情形也许就是种熟悉的感觉——

在一片洁白和寂静之上
笼罩着一种阴森可怕的静穆气氛

那个阴冷潮湿的地方
没有一丝微风吹过——没有任何东西动一动
没有一片树叶在颤抖。

城堡里一群恶棍眼中的一缕血丝里
我只看得见潦倒的气息在渺渺上升

但我不再回来,
你们再不会有机会在下次蒙蔽我

哈!可怜的蜗牛,穷得只剩下房子的软体动物
我猜想你们的臭骂和诬蔑会在冰冷的空中缭绕不散!

结冰吧结冰吧
金子堆满了山,银子堆满了山
就此划清界限

咒骂摊在你地上,鼻涕口水摊在地上
火山爆发,就此划清界限

现在我不再畏惧你们了
我的诗歌里,我的豪门里
我的一切,曾迫害过我的家规
我将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们这些坏蛋,你们对我都做了些什么!

                                             2007.7.29


【小兵】

生活啊,这严肃粗厉的命令声!
不管你是否应答——

高兴地应诺,
还是难过的嘶喊,你都不得不冲锋陷阵



【灰姑娘】

晨光微亮,
风转动我的裙裾,飞快…

我是灰姑娘,是奔跑中的昙花
你们都是看我的观众。
看我羞禁,花瓣细嫩,稍带点高傲与轻狂

我来过这个世界
并把它黄金分割。
细碎的心呀

有一半人不认识我
一半的一半的人已经听说过我,
一半一半的,一半的人在嫉妒并憎恨着我,
还有一半一半
又一半的一半的人,定已经悄悄地
爱上我了。
                             2007.8.19


【夜曲】

在雨中我打开寂寞的光
跑到没有太阳,也没有雨的地方

在那儿你还在安睡
那么我轻轻把吻带到你床头
好梦爬上你的额呀,你毫无察觉。

           2007.8.19

【另外的面孔】

另外的面孔,在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你的地方
那时你步入老年,含笑而死
我们只在精神中相互观望
我看着你,你看着我

一起想象年轻的时候,烧柴做饭
我们躺着不动,听到生者的脚步

他们祈求爱情,他们手拿玫瑰花经过我们
          
2007.8.19


【决定】

希望你是对的,
在爱的面前,我就像个白痴

犹如这花朵                                    
一件盛开的装饰,飘在流水的裁衣上。

2007.8.19

【致草民】

明天的故事范围,不妨就定作火种。
我从未如此平静

即便火烧到我身上
我又可以像木炭一样为你祝福。
2007.8.19

【山盟】

孤寂是满山苍翠
不能要求它开出一朵红花
这就是赞美
       2007.8.19
    

【浑沌】

如何在消磨时间
从我学会开始审视和回忆自己的那个时刻起
我一点儿也不专心于求生了

菊花,开得绚烂、肆意
我没有幸运地安排好自己

有时想起我从前住的房子
想每一次重新的开始,再回到原处

那些篱笆里的花,凋谢的凋谢,盛开的盛开
不倦的,头也不回的紫色光缆
从枝头上飞过

                                 2007.8.26

【九月】

秋天了,我时常在这时爱上落叶
因为它比较像我

我划动梳子,就像风
梳理我的耳廓

我落下头发,金色的
像飘零的叶子
枯瘦。  轻

我拾起石头打漂
水微笑了,在心里
浅浅的水上 有遗失的虫翅

                              2007.8.29

【穿过】

从没想过的人,何必在此刻想起
只是尽力去调整
或亲密或疏淡。让我体味人生绵短。

我知道
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活着
设法让肉体与灵魂同步

但我不能羡慕,也不能嫉妒
在一棵树荫下,我避开大部分阳光

当我绕过去,
我含着泪祈祷
这仅仅是经过,而不是停留。
                  
          2007.9.11


【他的妻子是海豚】

那个令他在水底遗精的人,去了哪里
他摇摇头,穿上潜水服
他叫,妻子
妻子没有黑色肺叶
没有酒精肝
妻子有一副好心肠。

在水底,小鱼们吮吸着海带的青涩味
水流在他身上刮着溢着
他游了很久
他想到他妻子的皮肤

水草绕过他的脚腕,
这个地带肯定没有鲨鱼。
他已经感到了,这种阻力带有海豚的呼吸
他的四肢用力地划动,身体经过粉红的珊瑚礁
这地势险要且静美
                               2007.9.15


【有些爱如同一次撞击】

来,来一次细微的征兆吧
你的沉默会引诱他
你们会相爱

像礁石那头华贵的呐喊声
有些爱 如同一次撞击
它在那儿很安静,但绝对能唤起一阵波澜。
                              
2007.10.3
  
  
【空间】

我心深处已明认你的可爱
噢,假如意外和慑服都在

我恳求你
别像树影——陀螺一样在周围打转
如果
你还爱我。
                                               2007.10.3


【那些花儿】

已经有足够多的春天
错开美丽的蝴蝶

迷茫中
伸出一只手,隔在潮湿与蔚蓝之间。
分开田野,就是云层

情人们睁着独眼
在这个世界里,花朵们常常爱恨并存
用睫毛修饰隐秘的妒嫉

一个轻软的旅程-----那永恒的,短暂的
那完美的和破损的
存在
                              2007.10.15


【有许多这样的夜晚】

一只蝙蝠
它热爱,并讨厌被限制
它害怕
惟恐翅膀这样拍打着,空无一物地拍打着
许多这样的夜晚
                             2007.10.15

【另一条鱼】

路永远是通的,而那里还有两位女人的高明算计
这是两条不同的鱼
一条用来欣赏,一条用来交谈
而你和她是无法沟通的
她只能用来供奉
当游艇上的靴子停在上面,
这便是另一条鱼,健康快乐的时候了
                                       2007.10.15


【最温顺的水】

被风驿动了
这时所有的树都要从池塘里跑出来
在水面,我看到了浮上来那躁动之心
瞬间万变
                                2007.10.17


【我是一个废物,一条庄稼虫】

首先
我是每段时期要消灭的一个废物
是庄稼虫
伸缩在绿色纤维中间
每一个枝干都有痕迹
我高兴地爬
爬向通往死神之路的缝隙

我蜷缩的能力很好
对于这个世界的抑郁
我要缩进柔软的身体
让它再次延伸
这并不是简单的挣扎
或者生性
                              2007.10.17


【造出一段斜坡】

造出一段斜坡,明亮的
清晰的崎岖。
在这里
你的双脚会多次向你问好
然后一齐颤下去。

仿佛一个深爱的人
在开导着另一个更深爱的人
                                       2007.11.12


【圆】

怎样涉及一种存在
夜是如此静。

在一个圆里,我目睹了所有的恐惧剧
像旷野风拂动了那幽暗干涩的落叶
让我看见了腥松之爱和无边的夜色。

此刻,谁指向圆,
寄予厚望。这件事要讲。
谁是天使,站在枯枝,拉开僵绳一样的羽翼

还是如此静。
这些关联的事物萌生着预感的份额
小爪子抓着它
那么紧
诉说些什么
                                   2007.11.12


【天鹅的眼泪】

天黑之前那天鹅的眼泪
是一种不可阻挡的,要到远方同行的愿望

一路撒着
这些晶莹的小雪花
让我省略掉一切的美,带给角逐之心
以无常的错觉。
任它伸展在我和我那些
辗转反侧的春梦里。

                               2007.11.12早晨


【再往里】

有一层很薄的膜,一层薄得最易进入到忧伤的膜
而最终只能有一个最优秀的留下来
他像你
这样万里挑一
只有逆流而上才能办得到

那些沁沁涀涀的懦夫
是无法进入的

冬天已溶化
必有更美丽的一个地方奔跑着我们的孩子
必有一块柔软的青草地
藏着花房里的天使
                        2007.11.16 晚


【渐高】

秋风过后
水汛离我远去

我的精神
从来都是希望超越
因为需要超越
所以平凡
因为想要付出
我变得平和和庸智

毫无疑义,在花和鸟的大地
海面也会有水

那苦涩的眼泪
沉没在一片蓝色之中又溅起
又消失。

但愿我们
又能找到一种依托人的存在。
持这种态度
燕影将从檐角翩跹
季侯的风,会从我们的手臂划过。
这一点是决定性的
那时刻 那最轻的
                                   2007.11.29


【浮萍】

现在不要让以外的声音作譬
它们既不是彼,也不是此
它涌入它自己
比任何时候都热烈

这一片宁静,只在这里挤出一点营养
不在天空,不在大地
像个泅水者,结束于潮汐又开始于潮汐

你的心思跨入森然敞开之门
你潜下来
既实在,又并不可见

人各有使命
如季节
并非腐败

我要描述天空,而不是把生活的翅膀涂黑
我要挨紧你,要长树枝一样的手
长水汛,晃动那缓慢而长青的

吻我
彷徨下坠的一颗眼泪。在结局里像个普拉斯骑士
紧紧接住我,拥住我
装下我
小小的早衰症

让扰乱你心灵的鹞子和秃鹰
不再对隐痛进行报复吧

来年春天
让水中可怜的歇斯底里
统统沁绿起来。统统说出爱。

                             2007.12.4



【在谜底之前】

花瓣赤裸,甜蜜的谜底如此遥远

你看这暗夜
玩弄着萤火虫。
看那理想主义者飞到本世纪末
仍保持着光亮之美

它占据我,支撑我,犹如黑暗里倔强的叛逆.
明亮的、简单的再一次
苏醒过来
                                 2007.12.10


【转折】

抛弃那根干涩而没有生命力的枯藤的缠绕吧
我们早该做些什么
是的,我早觉得他们太冷。但我中断于黑暗和假设

现在
我要开始看着一个人了,从现在开始
看着一个男人,看着一个男人

好了,你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你要学会快乐地使用它。
                                                      2007.12.17晚


【鄙弃之书】

更多的日子,已经装配好一颗电池样的好心情
等待或者开放在阳光下

如果阳光灰密,
快乐就是两个人的手指织出内心的森林
闪烁着隐蔽的结隙

晃动
触动于绯色风中的一切一切
让芭蕉去感觉它自己的手指
让雨水去冲洗所有被泥沙混淆了的智慧
让风,去吹它不想记住的败笔

但愿我们,不再想到痛的形状,想到伤痕的晦色
啊,但愿我们不再想到那个床单上死去的孩子眼眶里的忧伤
但愿花
凋谢在花房,仍保留春日之美

但愿我仅能记住
这初冬之夜,四壁之中,月光如薄纸在悄悄展开
而你在为我歌唱,歌唱。是的,那甜蜜之韵如此不祥。

我靠在床边
脑子里填满朦胧的事物,月光薄薄,透过窗棂

镶嵌于此的窗户之静
可在玻璃之内,也可在玻璃之外
这两面性
正无限延伸。如她拥有最多的不自由,他却给了她
最多的自由
  
在今夜,
某种可怕的东西正在走出去
用那鄙弃之心
向前,打开一道纵深发展之光
向后
背对着门上坑坑洼洼木板上的旧伤
向外,展开孔雀般耀眼的羽毛
向内,掷下一块石头,向着它的固态
去充分尖叫

直到那可怕一博,
在红尘行姿不清的一夜发出最高的冲击力
如她躯体的所有部位那样,漂浮于肉体和床榻之上空
似乎先于你们而死亡。
                          
        2007.12.20

【奔波】

最惊
那树根一样冲出的水
它的弧沿苍劲有力,没有多余的叶子
却囊括了多年的年轮

那些年月
如常在黄河中漂浮
我的身体
被卷成W形,随波逐流,又在其中反抗
那多变的土黄色皮肤。终将
在翻身时被漂成白色

就像苍白的鱼肚。浮出来只有片面言辞
时而脆弱,时而高亢
时而悲伤,时而优美
在最后的死中,表现出死
的单薄。
惟有我被覆盖,可以两次,
可以更多
                                2007.10.27


【那一秒远隔千山】

那是前一秒钟,那一秒
是盛开所在
你在阳光处,远远地迎接我
那时你正在想,她是怎样一个女孩

现在,我死在这里
死在这一秒的正中央,像一千只细菌
死掉五百零一次
我想知道原因,关于爱
关于感伤,
我了解多少?

“平安夜平安,平安夜平安。”
沉默是黑色的唢呐
声声唤着我
直至夜空皓亮,脑子里装满足够的星体

只流于水银之毒
噢,那一秒
那一秒远隔千山。
                             2007年圣诞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