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衣 ⊙ 倒油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在爱情中加一种叫做诗歌的盐 文/湖北青蛙

◎小衣



在爱情中加一种叫做诗歌的盐
文/湖北青蛙
                                                  

一个人活得越久,积累的社会经验越丰富,越有可能本能避免过度刺激——所谓爱情即是过度刺激即是伤害之一。我们要么不相信爱情,要么逃避爱情,因为爱情并非我们活着的唯一和最重要的内容、主题与理由。我们甚至以为整日里爱情来爱情去的人,是不可理喻的、虚妄的,和应该摈弃的,就像炽热的火钳有必须放入水中去火一样,必须沉浸到另一种真实和清凉中去。

但是年轻诗人如小衣者,她还远没有到要逃避爱情伤害的年纪,爱情作为其诗歌最核心最重要的表达主旨具有不可否定的天然性。我们相信,在少男的梦中,都站立有一位美丽善良的白雪公主,而在年轻女人柔软的内心深处,则梦寐以求着面前出现、和面前出现的是一位可以真爱到永远的白马王子。然而所有文化及情感消费都快餐化的今天,对爱情及其耐力、稳定性,不能不使当今女性更期盼,也更怀疑。也正因缘于此,小衣的诗歌对爱情诠释与表达无一不表露出深度的担忧、执着、坚韧、甜蜜、酸楚与无助。

如今我盐量过重
是个难以下咽的女人。

在本诗中,小衣以自我定义与确认、剖析与解答、告知与告诫并行式的两行诗句,将“自我”呈现在即将展开的爱情面前(像火车行进)。小衣似乎深知,爱情裹挟而来的是什么——它带有强大的冲击力与巨大质量带来的惯性,而她在诗歌中要以展示自我的方式,表达出拟曾受爱情伤害的女性对爱情态度:请注意“我”身上有伤口,请慎重考虑和对待“我”伤口上的敷设的“盐”,然而“我”知道“我”面对具有破坏力的爱情可以做到果断、接受、坚毅与奉献。

我们注意到,小衣在表现爱情时用的是身体性的词,拟乎爱情本身具有明显的身体性:她接受了一种前置的观念——一种非女权主义的观念:爱情是一种被“吃”和占有。成熟女性的胸脯似乎意味着“吃”,而身体“盐量过重”担心着对方“吃”的难度。从另一角度上看,小衣这样强烈表述的爱情,其爱情故事主角必然带有某种悲剧性色彩,同时爱情故事主角又会对这种悲剧性的爱情产生有如“爱情依赖症”般的依赖症候。如果爱情最后曲终人散,置身于不可收拾的事局中,只知道往其中加“盐”,必将导致味道越来越苦涩,也越来越会毁灭知觉——再换种方式讲,也许所谓的被动地保护身心免受伤害的方式,其实是加一种叫做“诗歌”的盐?

也许是这样的,女诗人小衣每当感到自己处于爱情碾伤之际,和吐不过气来的昏乱的最后关头,所有的感触纷纭沓至,就像在天空中俯瞰自己,就像遥看一片模糊不清的风景,待“气笛的浓烟”和天际的白云在大地上慢慢散去,她自己又可以通过“诗歌盐层”的保护而不致使生活变质:因为诗歌的缘故,爱情永远新鲜,而生活永远不会霉变、腐烂。


                                              

【伤花怒放】

                ---小衣

她的胸脯上,一列火车正在开动,
气笛的浓烟熏坏器官。
直到患上郁溃疡,仍未减弱咸味的体积。她说,
如今我盐量过重
是个难以下咽的女人。
以致我没有过多的叮咛。
只要你记住
在列车未到达目的地之时
不去尝那口
伤口上的盐。


                                                     2008.7.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