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晦 ⊙ 在实验室昏迷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吃肉的儿子》

◎蒙晦



《吃肉的儿子》

在洗衣服的三十年里她不是别人,她是
一个男人的妻子,正如所有女人
为了男人和家庭
而变得愚蠢

当她是我的母亲,我就吃她的肉
我母亲沾上辣椒的味
——最好!

在钟声张开的抱怨声中,我启动了我的筷子
来吃母亲无用的思想
母亲围裙上的烟里
就升起了一阵虚无

吃母亲的病
母亲的咳嗽中就仍有一个嘹亮的黎明
而母亲的咳嗽,却不肯原谅人世的经历

在所有可供纪念的年份
母亲都颓然落泪
把眼泪滴进
吃肉的儿子的眼睛里

我,在童年折断过的那双筷子
就重又摆回了桌面
教我谦卑的礼仪
在桌面,母亲曾做过一小会儿除夕夜的碗

在以外的时间里,母亲
就只是从儿子的时间中被扔出的
一块腐败的肉

噢,你的十指是五双筷子。你的筷尖
指着叫你哭的——夹
吃母亲时,你吃出了人世的夹生味?
你,愿意换着吃吗?

2008.7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