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冬 ⊙ 严冬在济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七月,又是七月(三首)

◎严冬



七月


一只无脚的蛇
在草丛中蛰伏了下来
努力将身体缠成一个谜

它深深地爱上了草药的苦
在整个七月
那成了一个致命的瘾

烈日下的心情
潮湿了雨季所有的霉变
唯有无声的咳嗽发出一圈圈的振动

在秋天来临之前
在草叶全部枯败之前
得一次气管炎是有必要的

2008、7、15


又是七月


在这个夏天
我的咳嗽震动了
城市上空的警报声
长短之间
往复着恐惧、无奈甚至绝望

道路全部被水淹没了
困在五楼的房间里
我只能大口地喝下涩苦的草药
与自己发炎了的气管较劲
在暗处,在不能被明朗的时间段里

2008、7、16


还是七月


在此之前
我曾写过数首关于七月的诗
并曾发表
但那些作品都是无病呻吟

在这个七月
我是真的病了
但我却无法呻吟
只能咳嗽

2008、7、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