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剑钊 ⊙ 汪剑钊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艾基诗选

◎汪剑钊



艾基诗选

寂静

仿佛
你透过染血的树枝
迎着光攀爬

这里甚至连梦也如同
肌腱的网

有什么办法,我们在大地上
混在人群中玩耍

而那里——
有云彩的庇护所,
神衹之梦的
隔离间,
和被我们打破的、我们的寂静,

由此在某个底层
我们使它变得
可见可闻

我们在这里用嗓音说话
可以被颜色的明暗所觉察
但是无人能够听到
我们真正的嗓音,

而正在变成最纯洁的一种颜色,
我们相互不可能了解。
1960

八月的一个早晨

我们把白昼藏到自己不能发现的地方
仿佛把花园的树叶藏进密室
它安静地躲起来
这是孩子们在里面玩耍的屋子——
独立于我们
与我们毫无关系

在详尽的展露中让这光创造你
与此同时永远离去的人
将打上它的烙印:

任何地方所有的门窗都被打开
树枝撕扯着光
自我们中间唯一
痛苦的
和在我们上空的
中光 的摇摆

背后很久以前就保存了
羞怯面庞的映射
在初光的最深处
1963

唉:玫瑰正在枯萎

没有睡眠者——但存在着入梦者!

恰似
颤动的火焰!

孤独地:

直到坍塌:

它——无人知晓——

直到深渊——
没有任何尺度的:

无形地方的事物
将被点燃:

所有的
地方出让给
地基:

骨灰:

灵魂:

如此:我可以由自身向外播撒!

如此:“唉哩!唉哩!……”最好什么都不说!

如此:玫瑰存在过

如此:

它们已不在
1966

梦:田野的路

为什么你——这近乎不存在的人
要寻找另一个——

不是骨灰的拥有者?……

从这条路你将获得什么?它的影子
保存着某些东西……

非人间的食物:

它不在那里……你发现不了
它的踪迹——

从前有人造访过……
1967

关于K的对话——致奥尔加•玛什科娃

大地不过是思想——可以自由拜访:

变化着:

有时是我所知道的
思想那就是——布拉格:

那时我看见
城市中的一座坟墓——

它——就像忧伤-思想:

大地是痛苦……他的——仿佛那思想
而今是如此地持续不断!

我要说出那坟墓“梦”:

唉——受创的我们怎么也不相信现实——

他——看起来就像做着
别人的梦:

似乎没有终结:

我的
1967

白桦喧嚣

而我本人——嘀嘀咕咕:
“但或许上帝……”——

白桦低声发出絮语:
“死了……”——

我们
是延续着的——衰变?

但是为什么
并非如此?

骨灰孤独而空虚地飘散……——

(白桦的低语……
我们所有人在世上嘀咕……)——

再一次
复活?……——

甚至不再痛苦:

仿佛永远……

喧嚣——仿佛议论这一点!……——

……………………——

(仿佛被遗弃的——秋之喧嚣)
1975


三岁艾德丽的玫瑰

天使们

阅读
你的书

那时这些书页已全部翻开?

他们沉浸
(神智
眼看就感到
震惊)

哦风一般

吞噬的
昏厥
(大于我)
1983

沉默的玫瑰

而是心
如今
或者仅仅缺席
在那样的空虚中——仿佛这心安静于
等待
祈祷的地方
(纯洁——逗留——在纯洁中的)
或者——开始的疼痛
跳跃到那里(就像一个孩子
可能感觉到的疼痛)
赤裸-活泼、虚弱
如小鸟般
无助
1983

正午的雪
(给女儿,她的三岁生日)

“我看见我爱”——它是光所以光
而“我记得我爱当它在窗外不被看见”
那时——它动人-黯淡!由于更为普遍的
光的宝库!人们的快乐在某处颤动
整个——被安谧的
怜悯所更新:你激动情绪的补充——

来自信赖-清新的生活
1986

花园-忧愁


(或许)
是风
扭曲——如此轻盈的
(对死而言)

199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