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儿 ⊙ 月光的白色药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六月文字

◎冰儿



http://blog.tianya.cn/blogger/view_blog.asp?blogname=daibinger



《浴火相见》

往熟铁上浇冷水,或以活塞堵炉门
不如釜底抽薪,或者直接搬走铁炉来得痛快干脆
但多数情况下我喜欢绕圈子,走弯路:
煤炭只烧五成旺,生铁炼至七分熟
稳扎稳打,这符合我一贯的战略
牢牢掌控引火器与火种,却是先天的本领
还有一些秘而不宣之术,我用来对付没有着火点的东西
比如昨天晚上,我和同伴目睹一道闪电在大雨中疾走
无人知道,电光火石之间
我已悄悄将它转化成了独自的幸福
在一种速度的穿透力消失之前,抢先一步占领制高点
这样的快乐对我来说已不止一两次
而作为一个手艺精湛的铁匠
我总结出如下经验:再美妙的诗句也比不上一堆熔化的铁
与其纸上兵戎相见千次,不如火里肝胆相照一次
2008-6-13


《走夜路》

三个冒险主义者同时邀我入伙。
矿工:“跟我,引你见识真正的柳暗花明之境”
潜水者:“跟我,教你尽谙天下深入浅出之术”
走夜路者:“跟我,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前两个显然更让我动心。
海的博大精深和矿井的丰沛富饶,我都想要
也曾试图从一条奔跑的抹香鲸身上,寻找自己的气味
从地下新开发的宝藏中,验证自己的深度和广度
在水中挥霍生,在火里提炼死
这都是我自幼的梦想啊
但现在我不这样想。前两项,肯定响应者众
走夜路,却是近乎失传的活计
权衡再三,我郑重宣布:“坚决放弃“光明和清澈”(1)
誓将黑暗进行到底”

2008-6-27
注:(1)“光明和清澈”摘自诺贝尔奖获得者埃利蒂斯在演讲说辞中“为光明和清澈而发言”一句。


《碎言碎语:十年磨一剑》

我喜欢看宝剑出鞘时,剑刃上由近及远四处荡漾开来的光晕。这光晕,不耀眼,不夺目,不熄灭,不消失,如影随形。只悄无声息地于黑暗最深处、生与死的边界兀自波动和闪烁;那锋芒,却忽强忽弱又寒气逼人,若有若无而冰凉沁骨,直叫人脊背发冷手足冰凉。我欣赏这种锋芒,它来自宝剑本身(如诗人自身之先天条件),但我更欣赏持剑者的剑术(乃诗人之技艺)。真正的剑客一出手,着力点都在剑刃的力度与精准上,而不在招式和手法,或花拳绣腿式虚晃一枪。真正的诗歌也决非故作姿态,无病呻吟。而是有来源,有准备,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它们的相同点在于:不求出神入化,招招致命;但求精快狠准,一针见血,一剑封喉。这血的价值也正是泪的来源,是诗的严肃性,是心灵的不再迟钝和麻木。此时的剑刃,便是彼时的笔锋,让你因颤栗而心悸,因疼痛而紧缩,因震撼而平息。有光,(来自其外部发散);有疼感(来自其内里辐射),这是我认同一柄好剑的两个基本要素。同样,我欣赏的好诗来自对生命价值的理解和敬畏,对人性和良知的持续关注、对爱与痛的深入探索和对技艺的精益求精。我所理解的诗歌,就是这样一种直逼生死的文化存在。基于此,我愿意以十年磨一剑的态度作为自己写作的态度。
2008-6-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