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川 ⊙ 指给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逸尘/灯下读诗:三言两语说刘川

◎刘川



灯下读诗:三言两语说刘川
逸尘  

    在诗歌领域能够独立独行的人并不是很多,甚至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而在我看来刘川就是其中的一位。我们常说区别就是一种价值,但区别与区别不同,有些区别是刻意而为的,为了吸引眼球以各种方式蹂躏汉语、糟蹋诗歌。
    认识刘川当然也是从其诗歌文本开始的,并且,直到今天也仅仅局限于此,但我想这已经足够了。总体上感觉,刘川是一个聪敏的人,对诗歌的热爱使得他极其擅于从日常生活中捕捉诗意。刘川的诗意少有优美和浪漫,更多的是对当下生活的一种反思很针砭,但他的反讽是轻松而诙谐的,很少会让人感到怨戾之气。其诗歌语言多简练、直接,少有修辞和铺陈的枝蔓,读之畅快。

《地球上的人乱成一团》

我总有一种冲动
把一个墓园拿起来
当一把梳子
用它一排排整齐的墓碑
梳一梳操场上的乱跑的学生
梳一梳广场上拥挤的市民
梳一梳市场上混乱的商贩
只需轻轻一梳
他们就无比整齐了

    这是一首受到普遍好评的诗歌,也是一首能够代表刘川基本风格的诗歌。“多、忙、乱”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种常态,人们渴望宁静却无力改变躁动的现状,而内心被调动起来的各种欲望也难以平复。人们常说,去一趟火葬场什么事情都想开了,果真如此吗?非也。只要活着,就必然为生存而战,而忙碌,而疲于奔命,而加入到忙乱的人群之中。上帝赐予了人类生命的同时,也将复杂多变的世界交予了我们。真正的宁静只有用死亡才能换取,除此别无它法,这结果多么悲凉又多么无奈。面对忙乱的世界,忙乱的人群,在人们普遍的焦虑状态中,唯有刘川灵机一动,要“把一个墓园拿起来/当一把梳子/用它一排排整齐的墓碑”梳向纷乱、嘈杂的世界。这个想象神奇而大胆,凸显出刘川诗歌的品质,读之,让人不得不由衷地赞叹。

《紧张》  

烈士陵园里的墓碑
排列得整齐极了
时刻都像士兵即将出征时
排列的方队一样
每次路过那里
看见它们紧张紧张紧张的样子
我都大声地向它们喊
稍息、稍息,解散

    这是刘川又一首提到墓碑的诗歌,同时也与人类的生存状态有关。对这首小诗,刘川在简短的写作感言中已经做了交代。那就是,起源于多种群体中普遍存在的“强迫症”。种种的“强迫症”造成了人们更为普遍的紧张感,无法松弛地面对日常的生活。于是,诗人又一次突发奇想,在无法疏导人们紧张的神经系统的情况下,将这一愿望转嫁给了“整齐”“紧张”的墓碑,“大声地向它们喊/稍息稍息解散”。但问题在于,墓碑的“紧张”也是诗人转嫁过去的,可见,人类普遍的紧张感和强迫症已经深入骨髓,以至于目之所及,石头、林木等等也随之紧张兮兮的,心灵的投影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望夫石》

我想偷偷用锤子
敲下1块来
回家去
送给我的妻子
让她学习
这块石头
在我出门的时候
她也能变成
这样1块
忠贞的石头

    看看,又是刘川式的突发奇想。在我所读过的有关望夫石的诗歌,还没有哪个诗人想到“用锤子/敲下1快”来,而多半是以遥望的姿态或歌颂,或反思,或唏嘘。唯有刘川以这样一种方式,对当下泛情感时代进行了有趣的旁敲侧击。据本人在博客上交代,这个《望夫石》属于男权版的,女权版的《望夫石》又会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只能试目以待了。

《蚊子的环行盘绕的天国》

今天我在给1只
被我一不小心击毙的蚊子
烧一炷香
心里对它说:
朋友
对不住了
一路走好
祝顺利到达
彼岸天国
但匆忙之间
我点着的
是1盘蚊香

    这首小诗滑稽而荒诞,却同样饶有意味。烧香拜蚊子,与其说是一种恭敬,倒不如说是另一种扑杀。而这种扑杀和围剿在人类社会的生活中又何尝没有呢。不靠谱的形式,虚伪的内心,假模假式的慈悲,阴险的落井下石,这一切,构成了人类这张复杂的嘴脸。

《原来他们把墓志铭都送去发表了》

一看见
别人写墓志铭
我就手痒
就忍不住
也为自己写
写了1篇又1篇
不满意
就含着将死之人的眼泪
N次推翻重写
但我发现
那些写完墓志铭的人
1个1个活蹦乱跳
都还无比健康地活着
就想抓住他们
用我的笔
在他们的后背上
深深地写上
此人已死
此为僵尸

    呵呵,这是对自以为是无情的嘲弄,更是对某些诗歌的有力批判。在我们所接受到的传统教育中,写作如做人,文品如人品。但其实,远远不是这么简单和对等。现如今,写作尤其是诗歌写作,诸多技术成分的介入,使得人们很难,也不愿意将诗歌文本与写作者的人格品质直接划等号。推而广之,更多的芸芸众生不也同样借助衣钵和美丽的光环做出许多令人不齿之事吗?退而言之,美好的愿望不等于严酷的现实。墓志铭终究只是墓志铭,其只能代表人们内心的某种追求或对一种归宿的渴望,对真实生活的影响应该说是极其微弱的。

《這個世界不可抗拒》

世界上所有的孕婦
都到街上來集合
站成排、站成列
就像閱兵式一樣
我看見了
並不驚奇
我只驚奇於
她們體內的嬰兒
都是頭朝下
集體倒立著的
新一代人
與我們的方向
截然相反
看來他們
要與我們勢不兩立
決不苟同
但我並不恐慌
因為只要他們敢出來
這個舊世界
就能立即把他們
正過來

    人类世界是一个巨大的染缸,任你老的少的染你没商量,一个都不能少。女人十月怀胎不新鲜,胎儿在女人体内存在的状态具体什么样,却并非每个人都会关注,或者说常常被忽略。唯有刘川从胎儿们“都是头朝下”这个事实发现了诗意的玄机,并痛快地表达了出来。
    刘川的机敏、诙谐、辛辣及智慧,在他诸多诗歌写作中都得到了淋漓的体现,所以,要想更全面地了解他的诗歌,仅仅列举以上几首小诗是远远不够的,更深入的了解和掌握,只能凭借更多的阅读。这几个简单的解读也只是表达了自己粗浅的感受而已。
       2008.07.03

转自诗人逸尘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5889240100a7qv.html,谢谢逸尘的点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