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铮 ⊙ 行走在路上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习作四首

◎杨铮



《无题》


无论他是谁
无论他在哪里
一抬头,总看见:
凌晨时分微青的天际,地平线上
孤零零的几棵树。

无论他来自哪里?
他走的多远,多酣畅
一抬头,就是它们



《歌颂》


我赞美的事务,
必将短暂、易逝
然而想想,我是热爱它的
热爱它被反复称颂,被类比,被品尝。

上次,有人提到
在折多山仰望,目光及处
有空泛、巨大之物,无形但
咄咄逼人。

我引用它,是要说出我所赞美
所歌颂,多么让人神伤
譬如我伸出双手,依然
握住虚无。



《河流》


在巨大的地平线上,曾有它
一时的永恒之物,从它身边
莽莽苍苍的时间、平原、马匹、鱼群、草垛
无数次,反复的、固执的穿越。

彼时、此时,在祖国的南北、东西
大陆或岛屿,你和我一样凝望着它
把它比作母亲、情人、兄弟,你陷入
一种歌咏或冥想的思绪,一只野鸭
或一辆迷途的车,将你和我比做参照物,
在他们眼里,河流在奔跑,而我们
是河流的装饰。



《礼拜天》



在一个郊区的礼拜天,外省
我成了被嘲弄的对象,像稻田里的人偶
被麻雀嘲笑,我这一日的唠叨
像昼夜不停的洒水车,但
那有什么关系呢?比如东湖公园
摇荡秋千的顽童,他知道飞不到云朵中间
但他一次次,固执的试图飞离,
你能说:他是寻常的?



        2008.07.01  工农院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