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宏 ⊙ 徐晓宏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半年没贴诗了,时间快啊!

◎徐晓宏



《 床 》

这世上再没有比床更好的东西了
那死在床外的人真是可怜
——神保佑,愿他随遇而安
死在自己床上的人有了福分
——啊,愿她虚心领取
不知道魂魄的世界
是否也有地方如此宽怀
瞧瞧我们这些用旧的身体
不管是多么绝望、多么不知羞耻
都从它得到了波浪和空想

▲ 2007/11/9


《 安静的心 》

搬到西樵山下、北江之边快满一年
有时我在夜晚对疏于联系的朋友说:
“我越来越喜欢这里,很安静”
其实我想跟他说:我有一颗安静的心
在这里,我的QQ也总是静静的
不远处的江水也是没有声音
在我每天上下班的那条路上,有一天我想:
有多少人从这条路上离开了家
有些人,可能就是永远地离开了
群山肃穆,我的心
多么可疑,在它为不幸者战栗以前

▲2007/11/14


《 冷夜里,北江边 》

冷夜里,我和蛾子坐在江堤上喝酒。
说起世道他满腔愤慨
——这个八零版青年,热的心
贴上了时代的冷屁股。
如此的愤怒,叫我不得要领
但看他食指横点
背景是东逝之水,和静默的航船。

▲2007/11/22


《 昨  天 》

我曾经以为在我体内生根发芽的这些水性之物
现在也从徐画的身体中流过而不管他是否有知
▲2008年3月27日


《 和拖拉机赛跑 》

今天早上我和拖拉机赛跑
在广阔的公路上
我开着电动车
和一辆手扶拖拉机
看谁跑得快
直到它拐弯消失
我才觉得好笑——
堂堂徐某人,也有傻逼的一面
▲2008年3月27日


《 写给伤心的饭饭 》

饭饭的手机被偷了,她很伤心:
“这一偷,等于把我人生的一部分记忆硬生生抽离
那一段,等于是空白了!”

妈妈每年给她的生日祝福和鼓励的短信
——那些爱抚,被偷掉了。可怜的饭饭倾诉说:
“有形的比无形的要更容易唤起记忆中的幸福感”

她说的没错……这个,如果幸福,只能记忆而不能面对
时光会更像流沙,我们的身心会更单薄一些
唉,伤心的饭饭,也许她现在需要的是:

一副肩膀、回忆的能力以及被人寻找……
不过,对如此等等我又想说:“随遇而安吧,旅程漫漫
我们迟早都被偷盗一空”
▲2008/04/16


《 梦里回到家乡的工厂 》

我们又一次回到家乡
从万里之外,还带回弄脏的衣裳
不过,就算是在梦里,我们俩
也是一再地
为做回了工人而愁苦

难道我们鄙视这工人的身份?
不,不!就算是醒来的惶恐
也只为那枉然葬送的青春——
我们曾经辛勤地劳动
我们因此而被压榨和愚弄

▲2008/04/16


《 写给那些错失的身体 》

在某人这里
睡不着的夜晚
是后悔的波涛
翻卷出
那些错失的身体

啊,那些
情欲荡漾的美脸
曾经小心翼翼,带着娇羞
迎上前来
却滑过了
他的肩头
折叠在
光阴中
化作了
同一堆
不明物
连同那
道德的灰烬
偶尔弥散,在他荒凉的脑海
和这无用的时间

▲2008/04/25


《 现在才知真相 》

活得越久我越是发现
社会这部机器真是糟糕
群众这个概念真够腐朽
为了它们的恍惚运转
国家这个大工厂
原料供应紧张,经营成本高昂
我这个小人物(小零件儿?)
问题越来越尖锐
似乎现在才知真相
以前我为生活毁坏理想
今后还得为平安抵押命运

▲2008/04/25


《 为灾难中死去的孩子祈福 》

如果我有一个上帝
我就恳求他:
“慈悲的神,请让他们回来!”
可是我没有

如果世界有一个上帝
我会乞求他:
“万能的神,请让他们回来!”
而世界虚无

如果孩子们
此刻
每人都有一个上帝
来牵领
那么我愿宽恕这灾难
虽然他们永别了父母

▲2008/05/14


《 我读过世上最美的诗 》

我读过世上最美的诗
是一位死去的母亲
在手机上留给孩子的
最后的短信:
“亲爱的宝贝
如果你能活着
一定要记住
我爱你”

这是一首洁白的诗篇,开在2008年黑色的5月
在汶川的废墟中,它多么的……不像是一首诗啊

这位母亲,被埋在倒塌的房子下面
双膝跪地,双手努力地支撑起身体——
她就那样死去了。而在她的身体下面,她的孩子在熟睡
在红底黄花的小被子里,小小的孩子
在安静地睡着,他不知道,他已经永远
不能见到妈妈了

他不会知道,妈妈在最后
可能是绝望的,然而,妈妈还是心存希望地
用手机键盘写下了:
“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小小的孩子也不会看见
最后时刻妈妈的悲伤,和她那充满无限柔情的双眼

啊,这最美的诗篇,开在2008年黑色的5月
在汶川的废墟中,它多么的……不像是一首诗啊

读着它
有人在千里之外的路上走着走着就哭了起来
读着它
有人在电脑跟前抹着眼泪,然后再次埋头恸哭
读着它
有人在电视面前紧紧地拥抱着自己的孩子
读着它
我们的心里涌出了涓涓的清流;我们的手牵在一起
读着它
我们心中对于灾难的愤怒变得细小
爱,成为我们的指引,成为我们一起走向未来的道路

▲2008/05/24

不知怎么,我现在感到有些不安,为我写下了这首诗。我不怀疑我的感情的真挚,但我有些为写诗和朗诵(甚至是为了去朗诵而写下了这样的诗)这种行为而感到羞愧。这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感情,我不知道是否有些人也会这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