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执浩 ⊙ 荡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八首诗

◎张执浩



减压阀

先是工贸,后来是中百仓储,最后是国美
就为了一口不自爆的高压锅
先是她,然后是你,后来是你们
品牌,说明书,介绍人,谁信这些?
世道令人困惑,同样是五月
花枝颤抖,谁相信这里吹着春风?
“每一样新东西都有危险性。”
“可是,旧的,就值得一用再用?”
商榷,争吵,拂袖而去
如假包换的生活被煨成了
排骨藕汤或排骨萝卜汤
牙齿决定着生活的质量,所谓婚姻
就是,花两个小时准备饭菜
五分钟吃完;花一天时间调整心情
为了晚上那一刻的身不由己
“都一样,可是,不尽然。”
你不是我,我知道,每一口高压锅
只配一种型号的减压阀
一样的蒸汽,薄雾,忧愁
我确信眼前的这口锅里正在炖
一种从未见过的事物,我确信
此刻压力太大
但我不会跑开
“腿脚毋需说明书。反正我们读不懂。”
                            2008-6-2



无题

清晨的鸟语、口哨
清晨的
玻璃奶瓶、紧张的鞋后跟
文具、外套,清晨的
仿佛黄昏的

冷不丁
楼上的抽水马桶
响了起来,它提示着
百川归海

你醒了
像个膀胱,肿胀的激情
被平庸地释放
                    2008-6-11


等雨

等雨的时候我在看电视
等雨的时候,足球
还没有滚起来,欧洲
是一块草坪
我心目中有另外一块

压抑的,悲伤的,跪倒在地的
人,揠苗者
在雨水降下之前,汗水
表达着多余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乏力
夜空深不可测
树木漆黑
割过阑尾的疤痕有点痒
我有苦水,无法稀释
                  2008-6-12



忆及白哈巴

落日涣散,我集中精力于白哈巴的
这一刻:西天,和西天上
过去我在东南方
日常生活就是打瞌睡
巴士轻晃,每个人都往梦乡赶
每个人都是别人的国境线
“自由像个气球,为此我憋红了脸
为此,我等到了破碎。”
而白哈巴终将沉入夜幕
白杨木的床终将等到我
嘎吱作响的身躯
                    2008-6-13




在去出版社的路上

每一辆车都可以开到新华下路
扬花,飞絮,徘徊在雨后空中的
每一种景物
都有神秘的归宿
一只白蝴蝶遇到了一只黄蝴蝶
它们的区别仅限于颜色
一只蜻蜓停顿在十字路口
在红灯与绿灯转换之间,一架飞机超越了
千万颗东张西望的脑袋
我埋头翻阅着一本书稿的清样
惊讶于汉语的引擎埋得这么深
一如草长莺飞,无缘无故
                        2008-5-7


养假花的人

出于对死亡的厌倦,他去超市买回来
一捆假花,蓝瓷花盆,塑料土
连翘金钟兔牙红
石蒜芍药晚香玉
出于对现实的不满,他用这些
不可能兑现的事物
挽救着季节、气候,和美的匮乏
到此为止,他甘心接受了
日复一日的生活
宿根草花娇艳,茎蔓虬曲
他用越来越长的臂膀箍量着
臃肿的腰身,那里有
两个肾,两个失踪者
一直在相互推诿离家出走的根源
                    2008-4-26



犁耙水响春耕忙

在去咸宁的路上,我想到这首诗
不能那样写
返回时,我又一次想到
那首诗不能这样写
期间,屯水的稻田经历了阴晴和昼夜
农民把裤管捋起,又放下
犁就站在大地中央,犁头向前
“想来悲哀,”老李说,“所谓人生
不过是配合了草木的轮回……”
想来这首诗无非是用来掩盖那首诗
“啊”,或者“唉”——这种感叹词
我已久未动用,弃之可惜
                       2008-4-22


慢镜头

一个美女自杀了,从30层楼的阳台上
往下跳——这是我最近常看的
一段视频,全长1分47秒
第一遍,震惊
第二遍,悲伤
第三遍,虚无
再往后我放慢了速度,越来越
慢,直至今天我用整个下午也没有
把它放完
中途,我三次去给茶杯续水,两次
进出厕所,此外
还走到窗前呆望了一会儿
楼下的水泥地,我留意到
通往花园的那头分岔为三条小径
(平日怎么就没发现呢?)
再度返回电脑前,那个美女
依然站在那座阳台上
半截身子探出护栏,长发披散
双臂并没有展开
                     2008-4-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