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萸 ⊙ 孟春尺牍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8下半年作品汇总

◎茱萸



◆植物帝国旧址

翠色斜坡,衬映你我往昔之空洞。
这些,都与时间没有关系,
上面安放着三生痴梦,我如临大敌。

蛀虫?它们根本没有攻占城池的能力了,
你知道,帝国当年堂皇的阶陛上爬满臣民,
所有的叶脉,充当通往四方的驰道。
瞧,我们的疆域广大而通神,
果实们伏地呜咽,它们在酝酿一场
多少年之后才能进行的凭吊。

野酸枣、山楂和苹果树的秘密会议,
成为了帝国日报的年度头条新闻。
夜游症患者掣出痉挛之灰,正在消灭标语中
那些累赘的助词和标点符号。
你我的时光一如既往,多少死于平淡的心绪
浅薄至斯


◆临别口占

歧路灯。伤心事。暑气蒸腾的灰黄,
不抵落日。此去长途,风景堪堪过。
经心或不经心,无非是障,
我一路所见,皆是平生影像。
它越崇山,攀折木槿的枝条,字迹混乱。

若欲转身,你可见草木根器,
则更易惊心于每人身后的萧条。

衣绿裳,褪此皮,换一身赏心悦目。
然则风物殊异,尚能推演远近辩证法。
遥想当日你身陷此城,露出一副皎洁的虎牙。

2008-07-25


◆白蔓郎

这场盛大的悲剧。我注定要退居幕后,
相对于韶光里湮没不闻的秘密而言,
“白蔓郎”,作为某种植物的别称,
只是多此一举的命名和安慰。

灰褐色茎干的重叠部分,并不能被转喻,
一如当年种入土壤的先人骨殖。
它们是否完好已然不重要了,
劫后余生的枝蔓,终于长成。

有细小的呢喃开始将暮春里
攒集的所有酸楚催发成半句呓语,
而我,作为所有事件的见证者和回忆者,
终将与你们,相互失踪于陌路。
纵使这枝头花开,陷入失语的
杜撰者的脸部轮廓同样难以描画。
你过于执著了,这是一个香艳的骗局,
是歧途,是孤芳自赏者的悖谬。

让我们一起开始这种柔弱的编纂吧,
体例天成,独独少了清减的仪容。
删削多余的形容词,把荆棘除去——
“它们遍地都是,只会让我胆寒。”
圈定特效的动词和关键字,锁住暗香,
你要倾囊相授的又岂止是这销魂术?
而我试图拐骗的也不仅是此一干绝技,
如此险恶的用心呐,囤积了多少年?

试图辩解的,怎会单单是你我呢。
黄白色的绸布衣裳只穿一季也就罢了,
卸下,交给茫茫烟水,
那场悲剧里的唯一主角,终将缺席于观众席。

2008-06-0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