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儿 ⊙ 月光的白色药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五月诗章

◎冰儿



《五一登仙岳山记》

用一个完整的下午,穿越一座山
到达它的顶部
这一次,擅长飞行术的我
对同伴隐瞒了绝技,而改用论持久战术
从某个适当的坡度开始并行
到其中一个逐渐加速,到一路小跑
其间我目睹了一株梅子的酸
模仿了一棵桃树的妖,解除了一株相思树的渴
也学那些雨后的蕨类植物疯狂了一把
我其实并非要劫持桂花的香,也无意掠夺李花的艳
只是想弄明白,在这空气稀薄
荒无人烟之境,究竟是什么让有的人自以为已经成仙
让有的人以为征服了死
有的人明明体内充满了整座山,却还感到空?

2008-5-5

《写给汶川地震中另一个世界的人们》

在这里,生命只是一个量词
――一张草席,一床棉被,一块毛巾
甚至只是一本盖住半个头部的书
红领巾虚掩下一张五官模糊的脸
那些脸是年轻或沧桑,是何种表情
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在某个关键时刻都
一样呼唤过,叫喊过,泪流满面过
最后都凝固在某个绝望的瞬间
惟有那双永不闭上的眼睛
还在固执地捕捉和定格这个世界上
最好的摄影机无法捕捉和定格的

在这里,我见过最悲壮的:
有人用身体展示大理石的冰凉
有人用四肢模仿花朵的绽放
有人率骨而跑,离生存仅差一步
有人浴血而战,比死神只逊半分
这里活着的人都死过一回
睡着的人却永久地参与了死
如今我这个滚烫的身体有何用?它不过是无数个丧失体温的身体的参照物
既无法握住任何一双废墟下伸出的手
也无法用自身流动的血,去稀释那些已经凝固的血
我只是他们中间编外的一员
作为一个见证者,我还活着
作为一个亲历者,我已死去

2008-5-15


《汶川寻亲》

这些躺在废墟下的是谁?
这些无家可归的是谁?
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我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
生死两隔,不过是隔着一堵墙,一块水泥板,一根冰凉的钢筋
我深信墙内之人没有一个会轻言死
但谁知墙外的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生?
我理解你们身上一条腿对另一条腿的怀念,像理解自身骨与肉相连
但那不是割舍,不是弃置
而是拆散后再重组,为了将生命焊接得更稳固啊
原谅我这个不称职的母亲、女儿、手足吧!
我的血液无法渗入你们当中任何一条血管
我的手移不动你们身上任何一块砖
我无法撞开一扇门,或者破窗而入
将死神驱赶,将生死交换倒置
此刻我能做的,仅仅是在废墟上俯下身来
在你们中间一个一个辨认:你,你,还有你
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哪”

2008-5-17


《关系》
――废墟之上与废墟之下

不是灰烬上燃烧的那种
不是废墟上崩塌的那种
不是黑暗中颤栗的那种
而是大手牵小手一起坚持过的
是在阳光下同时屏住过呼吸,一起祷告共同对抗过的
是引导某双手一次次挖向土壤深处的
有人说这叫心有所系,有人说它是鱼水之情
也有人说这叫唇齿相依,还有人说那是生死与共
我说都不对,这是精神在拷问肉体
是蝴蝶在探索猛兽,是死神在考验生命
废墟之上与废墟之下,肯定需要有人掌握某种正确的尺度
一个突破,一个逃离
大地骨折了,灵魂继续飞翔
2008-5-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