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大人 ⊙ 鸟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们睡在怎样的草上

◎小树大人




◎我们的春天


剩下的日子,想起那些羊。
白的,灰的。
被风吹散,又聚拢,抱成团。
像云弹下灰尘,刀光
忽近忽远。
草原上春天的雨水,舒缓又悲伤。

大地是山的影子。底片寂静
又宽敞。
我们只是两只小小的鸽子。
只在起雾的清晨
立在河边拍照。
水中的样子恍惚又单薄。




◎排队


排在我们之前的人,神色已经平静。
话语被收入上衣,折好,
抚平。
老的证书捏在手里,如一份旧病历,
沾有年代的指纹。

他们的背影绻下来,衣领前倾,绷紧。
像一柄伞,收拢起来;
俯身去签一个姓名。
墨水散发出一种雨天低处的气息;
腐败,湿润。
这一刻,我们的手骤然攥得更紧了。



◎小翅膀


现在的事,就是一遍又一遍走过田埂
再转身。春天被步子拉得瘦长
甚至有些犹豫
尽头是陌生的房屋

大部分的风
都送来好的讯息。山谷平缓,蜜蜂幸福
凉意在毛衣面前安静下来,胸口
却仍有着小小的起伏

四月,油菜花漫过山坡。卵石烂漫
且干净。某些蚯蚓保持暗绿
这个月份;蛇会醒来,等待褪肤
人们打开窗户,铺好薄的被子
女人们也会怀孕,换上布鞋,慌张又娴静;
束高头发,额头明亮的
在我身边走来走去



◎童年


还记得我们的葡萄园吗
夜色幽长,湿滑
手指缠入藤蔓,七寸
又甜又香
小孩的脑袋挤入夜空
葡萄纷纷沉下
缝隙中
我分不清楚是星星
还是你的眼睛
梦里水光粼粼,那么清亮

  

◎你的样子

  

我想起我们呆过的小山坡
总是黄昏夕下
迟钝的青草沉默一旁
废弃的水池没有声响
整个春天又过去了,我还想
回到那儿。春天里
有许多花儿都会疼,草
会再次破土而出
而我们都不再那儿了
那里会坐上其他的青年人
梳上同样的头发
他们会说我们曾经说过的话
说芦苇,说石炭划下的轻伤
说阳光是多么的安静,小城就在我们脚下
前程如此远大,辽阔
回忆却有些苍老
并不安详
在某个地方,它们突然垮下来
如同黄昏的日光
没有一丝声响

  

◎野猪


我想过一只猪笑的样子。
在无人的荒野,它或许忽然想到了什么。
独自笑出声来,心满意足的
浑身打颤。

被暮色拢回圈中的猪是家猪。
它们面色红润,带着早春团聚的气息。
而野猪不同,许多年过去了;
它们走南闯北,草莽一生。
但谁也无法否认,它们心中
也怀有温暖的村镇。
地里的红薯喂熟了家猪,也养胖了
刀夫。

一定会有这么一只野猪的。
在笑容敛下的黄昏。它驻住四蹄;
张望着发生过和未曾发生的一切,
忽然变得默不做声。



◎假设的哀伤被放入空碗

  

一个外星人回到这个城市
能做点什么:把飞船
停进郊外的旧相片

乘船,坐车,视线渗过玻璃窗
灰尘穿过水池边的冬天

在公园里吃个罐头:橘子味儿的
拿勺子一点一点挖出来;钻进药店
买点小药片
阴天的扁桃体炎,红红的有些暗

电台里又开始下雨了呵,许多湿鞋子
走去走来
下午的古代,安静得像只空信封
闪电还在很远的地方;一个人
刚刚脱下毛衣
但火花还没有传过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