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宾 ⊙ 大海的沉默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石侃:对形象符号的追求

◎世宾



对形象符号的追求

    左派常抱以内涵居先的观点,强调作品思想性。为此理论获得这样一个优势,它高高在上,无处不显示她的威严和对事物指指点点。但一个艺术创造者最终会发现,处在理论中间,除了他获得了崇高的力量外,理论并不能实现他们自身艺术的丰盈外观。这一切都要归罪于理论的本身局限,她最终是要把所有事物规定起来,她的诠释是科学的,除了追求唯一的,她不允许再长出第二对、第三对翅膀。
    但诗歌的灵魂是要回到形象符号中去的,否则说教和抒情会使得我们的嘴巴显得喋喋不休。形象符号的翅膀让思想看起来能飞得更远,因为她本身是从精神世界的想象中来,她拒绝回到那些框框条条中去。但同时我们不能把形象符号和思想对立起来,她只是思想的外观,是思想从天空回到土地上的寄生体。
    形象符号是思想的寄生体,这本身就是思想的一种聚合,她的魅力不仅仅可以承载单一的思想具体,同时也可散发复合的思想,也就是形象符号具有比概念性和规定性更大的外延。
    这样一来我们就完全可以去调侃理论的无能了。

    你尽管走吧,我的骨头在黑暗里
    命若游丝,但不会熄灭
    它亮着一双黑眼睛,在荒郊的枯草上
    ———世宾,《你尽管走吧》

    这里,世宾为我们提供了一双黑眼睛。这对眼睛所囊括的思想是复合的,她代表了诗人独立的精神、代表了诗人对世界的观察、代表了反抗和坚持,代表了人们曾引以自豪的,最后又是悲剧的英雄主义。她比诗人在此之前使用的拐杖和破绵袄更加丰盈,但不是很有趣。
    思想的下放必须在某个时刻摆脱我们对情感散发和过多陈述的依赖,艺术提炼不需要这些,依然沉睡在我们梦中的事物在等待我们把它寻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