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方 ⊙ 沈方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死难的记忆

◎沈方




哀悼日



第一天


此刻,哀痛穿过天空,
与时间同等长度,绝不仅仅三分钟。
此刻,
哭泣从五千年历史深处涌出,
像希望一样古老。

为了地震死难者,为了废墟,
为了被遗忘的灾难,为了所有死难者,
哭泣像人类一样永恒。
此刻与死难者在一起的,不是死亡,
而是人的尊严。

此刻,眼泪像一面镜子映现出信念,
也映现出比信念更坚定的记忆。
虽然昨天的人不是今天的人,
今天的人不是明天的人,但所有的泪水
都是记忆的源泉。

所有的哀痛都是肃穆的真理,
所有的真理发出同一个声音,
所有的声音都是哭泣,
所有的哭泣在此刻醒来。
所有的死亡都在死亡反面。

哀痛不能改变死亡,但已经
改变死亡的形象。哀痛不能改变过去,
但已经改变未来的想象。
我们从永恒的哀痛中得到的
不仅有哀痛,还有永恒。


                     2008-5-19



第二天



我请求停止抒情,如果无法穿越死亡,
不如成为苍白的休止符。
请停止情感的泥石流,不要为了表达而倒塌,
请为死难者默哀。

我无法体会死难者的情感。他们在黑暗中
看不见亲人的痛苦,看不见残墙碎砖,
甚至看不见自己的痛苦。像我看不见他们一样,
他们看不见我的可悲。

请为死难者默哀。他们像野草在山上死去,
在山上生长。他们不是春天的来临,
他们的来临不是为了享受春色。
正如死亡像沉默,他们的沉默像死亡。

我请求死难者站起来,只有你们穿越死亡,
无愧于死,也无愧于生。
请你们为自己默哀,你们的死亡
在此刻赢得了生的尊严。

我请求所有的死难者站起来,以你们的死亡
驳斥我虚拟的情感。
请允许我承认,哀痛无非是悲怆。
请你们原谅,眼泪无非是此刻的感动。

请为死难者默哀,请为所有的死难者默哀。
请念诵死难者的名字,请念诵所有的死难者的名字,
但只有他们的亲人记得他们的名字,
无数死难者成为无名的死难者。

我请求真实记录死难,我请求建立死难的记忆,
我请求在记忆的墙上铭刻死难者的名字,
让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一百年前的死难者
永远铭刻在记忆中。

                                   2008/5/20




第三天



灾难,使得诗人残忍,因为艾略特
指认“四月是残忍的季节”。
四月杀死了五月,可是
比残忍更深刻的还有狂热的冷漠。
“世界就是这样告终的,
不是砰的一声而是一声抽泣。”
我们的心灵不仅是废墟,
而且是“荒原”。

聂鲁达“诗歌总集”般的概括,也不能
为“死去的嘴巴”说出死亡的重量。
尽管“绝望的歌”呼唤
“那劈木柴的醒来”,可是
“三吏”和“三别”似乎成为从未发生的事。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
无缘无故在世上死,望着我。”
可是,还有谁“无缘无故在世上哭”。

我们不是死难者,不能代替他们,
但我们就是死人。
尽管“记忆连根拔除”,
“心灵变成石头”,死亡带来安宁,
“遮住了最后的恐惧”,
可是,我们在死亡的道路上实践着人道,
失败被指认为胜利,
愧疚被我们修改成慈悲。

尽管“清醒是另一场梦”,梦中的死亡
“无疑是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谁能从过去“带给我一个声音”,
可是,洛尔迦的“下午五点”已经提前,
“孩子们拿来了白色的床单”,
“一篮石灰已准备”,“剩下的是死亡”,
“太阳像伤口一样灼热”,
堕落的是我们本身。

                           2008-5-21




灾难与愧疚




明明知道地震是天灾,我想说,
老天你瞎了眼,不在没人的地方造福,
却在有人的地方作孽。

明明知道地震不能预测,我想说,
尽管悲痛突如其来,但幸福可以预测,
生死不能听天由命。

一个孩子在废墟上唱歌,
一个孩子锯掉右腿,一个母亲痛不欲生,
我想说,灾难不应由孩子承担。

一个老师拼死护住学生,以血肉之躯
换来四个孩子的生命,
我想说,倒塌的不应是教室。

士兵哭喊着,让我再去救一个孩子。
救不出孩子是最大的愧疚,我想说,
学校应该最坚固。

明明知道埋在废墟中的孩子失去了
笑脸,但我不敢相信。
愿他们在另一个世界找到他们的天真。

明明知道悲痛已经降临,但我希望
从这个世界上搬掉悲痛。我不怕得罪人,
怕的是一辈子生活在愧疚中。


2008-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