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硕 ⊙ 往虚处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元宝山~~~几个

◎钟硕



         
  ●元宝山
 
真有些像元宝呢。黄昏
身着花衣的我,着了迷地走在它的山腰
野梅子滚得满地,坎上坎下几只老墓
那样子似乎无所事事。
墓碑上一些好像并不陌生的姓氏
在常见的蕨类和紫色的小花之间
探头探脑的,但不知所云。
几株枯枝野里野气,在元宝的最高处
不停往天上冲,就像要切割我的视野。
有会我盯着枯枝上的虚空看了很久
它越发湛蓝了。我离开元宝山时
几只粉蝶飞向远处,飞得那么迟疑
我开始担心是我的到来赶走了它们。
 
 
 
●午后的停止
 
前一刻没有形状,很轻。是漏风的影子
无法复制成任何物什
后一刻我好像决意长成一根钢筋
在任何处隐身
满城的雨丝,晶亮,不再抒情
不再是创造,不再是被创造。晶亮的雨丝
正无声落在我上面。予任何处,找不着心念时
是什么在引领?
 
 
 
●奔  命
 
最后一只鲨鱼死于水族馆
鲨鱼是干什么的呢?
鲨鱼就是鲨鱼
 
遥远的海水还贴在脑门上
哭哭啼啼,我撸起了袖子
 
鲨鱼就是鲨鱼
我再不能正面端详一只鲨鱼了
 
这个春天,我长出了小蹄子
在陆地,在三月,奔逃的途中我空有心肠
我永远不能再抚摸我的鲨鱼
 
 
 
●菊花酒
 
那天潜行者,那天秋天完全变调。惊讶么?怎么也要泪纷飞?
气泡和37度的热,打两居室的窗帘走过,渐行渐远;
那天黄昏杂草疯长。几缕发丝和酒杯反光
杯盘间的大嗓门走音
挤扁一簇簇菊花。那天哭的笑的,都送不进花香。
那天四周全是秋日的飞,落花和残阳躬身而去
“来,香一香,再香一香。不是香水的香”
那天一柱心香无人领会
自然,不自然,秋天,一直都是呆在字典上之。
那天放射状的马匹在高音区,咬着指甲说不要杀生
看虾蟹鱼鳖一茬一茬,吐泡沫吃泡沫
练习奔命,生生世世的事业,这个秋天还郑重其事。
那天没有去路的,哥哥浮在酒精里。脑门抹上七斗星
指向故园
村口的那只黑狗尾巴乱摇。长路漫漫,它旺盛的精力向谁使?
重复,总是重复。犹如苦行僧豁然的悟道
那天故乡的天边无比明亮
山影深处的农舍,晚宴上忽大忽小。他的影子像个旅馆
混淆出行与飞翔,伴随呕吐物。几尾流星兴奋地一跃
苍穹一直在看,没什么名堂的自大,覆盖无效。
那天,那天真的什么都出来了,比如爱情和仗剑去国
比如从宿命里突围失败,慈悲更是无效。
最后是说水,说水里安静。幽微之处用力摇,耳朵里一缕蚊声
小灵魂,还是香的。藏身多少年?多少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