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川 ⊙ 指给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铁乖戾/读刘川的诗《缓解灾情》

◎刘川



如何“缓解”灾情
  ——读刘川的诗《缓解灾情》
铁乖戾

  大概是苏州诗人小海说的,“诗歌让人产生行动的力量”。但这样的诗又有多少?
  今天打开一本国家级诗歌刊物“在冰雪中迎接春天”专号,突然看见了2008年春季的热点题材是如何一夜之间成功出炉的。抗雪救灾,成了一个可以让三、四流和末流作品迅速发表的黄金标签,只要表达一下声援,歌颂一下英雄事迹,作品就可以顺利刊登出来。(其实不用大惊小怪,我们的诗歌现状一贯如此,只要各项重大政治举措或国家庆典或灾难事件来临,第一时间写作这样题材,并从正面予以关注和评价的诗歌都是“国家免检产品”,一律可以顺利在各种重要刊物重要版面刊登出来。这并不是诗歌界的最新秘密。)这样的诗是应景的、短期的、仅具有政治功用的,也是最让人恶心的,因为它廉价地情感抒发超过了矫情,已经达到了滥情的程度。这样的诗,只让我产生了撕掉这本假模假式“贴近现实”的刊物的力量。
  刘川这首《缓解灾情》,也写灾难,他揶揄了那些只说不做的诗歌领域里的专业看客,那些惯于“声援”而缺乏实际行动的社会各界热心人士。刘川开玩笑似地说:“为什么不把没受灾的人/运到灾区中去”。在这样尖利的讽刺之下,虚伪的“关怀者”应该马上就现出原形。
  “道义”上的支持,诗歌修辞上的支持,让一群虚伪的诗歌生产大军(一位网友戏称之为“诗歌农民工”)不断地拥有了时髦的题材和光荣的袈裟——在“三贴近”原则下,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讴歌正义,关心低层群众,到生活中去等等,等等。他们为什么从不肯为自己的艺术准则和诗歌本身服务?!
  在灾难面前的假仁假义比灾难本身还可怕,为了发表而投机写作灾难题材比灾民更可怜。然而,刘川要说的并不是这些。他的写作“灾难”的方式,不是一个假惺惺向灾区流泪“赠送”情感力量的君子形象,而是一个插科打诨“逗乐者”的混蛋形象,他展示的只是语言的空灵与混沌状态,在没有任何“情感”和“道义”指令的状态下,还原事件本身体现出来的的机智与圆满。他幽默地写出了“灾难”事件的社会关系,以及人和人本质上的关系。
  但他还是让我心里有了温暖的力量——行动起来,用实际行动去做去爱,不要再仅仅动用文字虚拟的力量——毕竟,灾民几乎是读不到这些连夜创作出来铺天盖地的“救苦救难”的诗的。

附原作:
刘川
《缓解灾情》

报纸上说
灾情严重,灾区的人民在悲伤哭泣
那么
为什么不把灾区的人
运到没受灾的人群中
或者把没受灾的人
运到灾区去
总之,受灾的人和没受灾的人
混杂到了一起
哭泣的人就不那么密集了
灾情就有所缓解了


(原文见:http://www.sxkpoem.cn/fourm/showannounce.asp?boardid=1&RootID=4917&ID=625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