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儿 ⊙ 月光的白色药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四月诗章

◎冰儿



《底线》

“弓拉七分满,酒饮八分醉”
这种来自父辈自幼灌输
凡事留一手的观念对我的影响是:
一直以来我喜欢将那些携枪而不猎
结网而不渔者视为同道
这与我从不把那些一辈子不曾去海里捕过鲸鱼
去天上偷过闪电的人
视为守法公民是同样道理:
前者出于自控,后者是因为够不着
事实上
相对底线的突破,我更欣赏限制的自由
比如这三十年来,我在人间的水火中潜修轻功
苦练剑术,并非为了有朝一日去天上制造云雨
而仅仅想保持
与卧室窗台上那些探头探脑的软体动物
和平共处
2008-4-6

《曲线救国》

诊断报告:

属性:中度贫血
症状:每月失血一次,好发于月圆之夜
性质:内伤,内忧外患
外观:完好,深不可测


有人指着某份诊断报告问我最近是否受过伤
我告诉他我的现状,有好的一面
吃得香,睡得好,能投入地爱,痛快地恨
也有不好的一面
规律性地腰酸,腹坠,偶尔头晕恶心
归纳起来:我身上可能存在暗疾,也可能有硬伤
知道真相的人立马反对:血是流了
但既没使用枪支弹药,也不见敌我双方短兵相接,不算
也有好事者在一旁帮腔:你不过想在身体里验证一下大海的潮汐而已
其实他们哪知我目前的困境:面对一座千年水塔
不知该堵还是疏,要去砂砾中寻求别样的生
还是在青苔上成全另一种死
最后还是一名老中医以几枚银针结束了我的犹疑:
“与其敝帚自珍,封山蓄水;不如开山通河,曲线救国”

2008-4-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