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8情人节献唱:写首诗给你》

◎叶来



《2008情人节献唱:写首诗给你》

一、药水

冬雨停了
而我没了主张
这气温
始终还是低着的呢。
外面突然传来烟花爆竹的响声
简短单调
显得冷清
这世界还是含蓄的啊。

而从脑海中升起的想念哪
多像毒药
在空气中没有藏身的地方了。
时光停留在翻飞的树叶上
竟如此短暂。
我在寂静的夜里
告诉自己
把抒情的调子降下
把悲伤的事暂搁在一边。

点上一支烟
吸上一口
就想些温暖的事。
烟灰来不及弹落
弯成弧线
灰烬其实有一种粗野的美。
而身边的这杯烈酒呀
盛放的是内心的冷却。

桃树开花
古典轻盈,像你的笑声。
我们每个人都是主角
隐藏与公开,
虚无与确切,
延续与停顿,
用书写来完成一次微小的盛大,
有关寓意,有关心灵。

那么我们来听一段音乐
有眼药水的安静
这种灵性的东西
纯净得像水滴一样
一碰便有轻微碎裂的声音
仿若山水的寂静,
远远地从那个阔别已久的地方传来。

二、眼疾

如近日来的连天大冷
许多地方藏着冰雪的忧伤
干净得叫人想哭。
这就是我所知的
人的一生难免会碰到过这样的疾病
那么,请你相信,
眼疾不是病,
是一种思念。

想去年夏天
凤凰花开
绚烂,宛若你衣着洁净
仿佛人事,海天路上,人声鼎沸。
你说,我才不理坏人呢。
其实,我是个很容易降伏的人。
身怀心事的人
有些许的惊慌
使乱发飞在空中
带着愉悦和脆弱。

我的半个眼睛还在疼痛着呢。
莲花北路的冷空气
灌满了袖子
我还是要耐心地走下去。
我的视力
在一定程度上
逐渐模糊了
人影去了北方
即便我抬头
感觉到的光线仍是十分的微弱。

两旁的凤凰树
树叶已经显出了倦意
北风一吹,细小呈黄色的枯叶
更像黄金
落了一地
有冬雨的味道。

三、秋风念

秋已至,
天转凉,
鸿雁下斜阳。
菊花香,
徐风携清凉,多安康。

我知道,这是秋风,
这是你的呼吸
像微笑
撒在山野。
山野这张纸一下子就疏阔起来。
那是初秋的风,
细小树叶,
松涛轻晃,
仿若清商曲调,丝竹之音绕于云霭之间。

其实,我只是一介草民
念秋风
不及古人
风很自然地吹
旗很自然地动
我想啊,动的是人心呢。

在轮渡码头
人潮涌动,
故国的冷月印在波动的水中。
靠近船舷边,
查微人民
他们的表情温和,目光深情。
而我却有着若有若无的悲凉和平静
虽然你便在咫尺。

秋风转
轮渡码头成了人们聚合与分离地方。
独行客轻轻说了声:再见。
便隐于夜色
不回头,免于泪水。

四、花朵的游戏

路边的花被巨大的树影遮盖着
显得恍惚。
我盯紧了
那些纤小的身影
我多怕它们
一不小心就会被藏进夜里。

其实,我更愿意看到它们的绚烂。
我又一次回到了多年前
在春天,
绚烂的花便是刺桐红了。
长在树上,远远看去
就像是一场视觉盛宴
生如夏花
如此绚灿,
热情奔放。
怀春的心情便不是湿漉漉的了。

而此时,那些花朵
显出了慵容
就像一些物像失去了光泽。
多么令人伤感的事啊。
但是,谁都知道
时光是停不下来的呀
它不会理会我的眼神
而我的念头
仅仅是在风吹草动之间哪。

这便是花朵的游戏
大地的英杰。

我的目光锁定的
也仅仅是那无边的夜
还有来不及收回的混乱的街景。
我轻轻地对自己说
退掉吧
花朵的颜色
我不想成为夜里私奔的孩子
我的面色难看
不及暮色中沉静的泪水。

不及那些像夜里绽放的蔷薇
幽香,具备内心的盛放
洁净坚定。
不及那阵脚步声
虽然它们便已成了一种秘密。

五、寂静

今年春节我出了趟门
没有看见雪花
而现在,寂静,让我看见大风雪。

天下的路风雪披肩
雪路艰难哪
我想,我是不是要把雪的悲伤降低。
有人疼痛着。
有人在公园里练习穿耳术
那是张模糊的脸,
就像油画布上初稿
有被冻伤的可能。

沿着海边走
木麻黄,披着细小的针叶
噢,这冬日的景致
令人伤怀。
小小的果子,有着不轻意表达的风霜
如他独立崖上。
等待黄昏的沉落
有落日呵。

这落日
这最古老的隐喻
一日复一日,它们的余辉总是相同
一如它们总是相异。
一如她含霜的脸
美撼动人。

没有什么能让寂静更容易明白
什么叫做寂静
而在这里,除了风
便是潮水
它们弹奏着瞬间的音符。
我一直迎着它们
站着那即便是一种相照了。

六、木麻黄的果实

我想,我还是这样站着
压低一些那顶明朝的帽子。
两袖成了清风
但这清风呀
它仍有把麻黄果吹落的资格。
落地的声音
便成了飘落的欢欣。
这是一种衬托,我一直注视着。

许多年来
都没有很从容地说到爱
正如这场天下大冷
隐藏着众多
无力的述说与嗅觉。
它就像野蔷薇
在夜里,散发清香
嗅过之后
隐于内心,不必深切
但会有内心的参照回应。

仿佛这是等候多时的奢侈。
仿佛内心的动荡。

我一直在寒冷里
看到自己
被风吹得创面越来越大。
我闭上眼
仿佛回到往年初春
夜探宝寺
老尼和小尼手持木鱼
口念经书
绕着团蒲走动,一小步一小步的坚定。

有种恍惚之美
我想我会收藏木麻黄的果实。

七、教育诗

从来我都没写过教育诗
我知道
这样会让彼此的目光疼痛。

而我总是碰到痛
它让我多年前的肩隐发作
是啊,时光
就像发光器
无时不笼罩着我
给我满面的大雪
给我酒器碎裂的响声。

在碎裂声中
我能看到你从四面八方而来
我挡不住你素洁的面容
这是冬季呵
今晚,我又将是一场宿醉
安静得像一株树木。

只有我想念一些事
而这些事
想必是郑重的事
比时光来得慢,却比内心来得温暖。

这很像偈语,有它无畏的昭示
不像我骨骼中
有着哀伤的成份,
无法克制这世间的花落
有着哪般的惊心。

她的消息不多,
这种静默,
就像落英,
有着无限的思念,蓄满着风雪。

八、暗香·2008

这是一点酒精带来的想念吗
太单薄了
最初是对是错,我都会在时光的信客里
得到答案。

一支烟不能催发酒精的作用
却能使我晕眩。
"与书相遇鸫鸟,其中的羽翅淬满音阶
梅枝的笔势里,落雪是一些渐弱的强音"
这是我多年前写下的微弱句式。
这太不够了
为此,我再次写下:
今天有人抱着天明
醉倒在云彩之上
有人在发笑
有人在发酵。

我会起身,到楼下折枝花
表示情人节的献礼。
这多么地无聊
就像还是
我多年前写过的一句话:
"折枝是热爱和持续,折花是献爱的唱词"
我想,这样的抒写
势必要停止的
因为,花朵有花朵的游戏
这势必是怀伤的季节
带有南唐醮过的墨啊。

天下的雪,想必越来越低了
而我还是会引用
多年前写下的《暗香(组诗)》之《衔梦》:

“要一朵闲云,让梦衔在风中
镶在来世。而你会
反复捧读,那镜中静立
的人,桃颊粉颈,
花期婉约。要一阵
轻微的呼吸,香气挽留
于唇间。载蠕载袅,
"是纷纷雨滴同享的花期。"
还有,你保持着镇守的
姿式:敏锐、聆听。
而后,当寒气来时,溶入
体内,你便会把缺失的水份
取出,敷在镜中
为那人,把一簇尘土洗尽。”

2008.2.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