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晦 ⊙ 在实验室昏迷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三只面孔一度就是同一只》

◎蒙晦



《三只面孔一度就是同一只》

A

白围裙,假珍珠
你们做着梦,一度是彩色
而放学的胸口有过的那把钥匙
噢,风筝尖叫的钥匙,藏进
家庭的铁罐中,就在卡住手的
那只罐口,你们一度望到了
一个近视的童年
锁眼,一度难以找到

B

而摔门声把你们推跌进
属于你们的小房间,抽屉
突然就被锁住。羞愧的父母
愚蠢的秘密,成长的脾气
嗓子,就在那时变了声
从中飞出的词语,一度
是破坏规则的小世界游戏
天空,一度只是你们翻开的白眼

C

你们身边的人用死教你们生存
教你死的方式永远只有一种
虚无,一度就成了挥霍的借口
日常的压力,却使你们越来越
贪吃,青年们终于发福了啊
而记忆,作了填充材料
就在你们感到疲倦和烦躁时
那三只面孔,一度就是同一只

2008.4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