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非 ⊙ 平墩湖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独角戏》卷二:自画像

◎江非



卷二:自画像(35首)


04﹕00


时针指向04﹕00
离04﹕10
还差10分钟

离起义的时间
还差10分钟

04﹕00的子弹射来
但因为中途的阻力
并未射中

弹头被失眠的诗人
吸进了身体

04﹕00的钟声
从一个瘦人那里
开始敲响
传到了诗人这里

诗人坐在一棵树下
诗人身上插满了
过期的温度计

还差10分钟
水银就要流出

诗人坐在树下
离起义的时间还有10分钟

沿着树根下去
诗人押送着自己
诗人在挖着一间地下室

04﹕00的世界
天色已经微明

诗人顺着脆弱的光线
向下深入

身后的树木并未长高
失眠的体温并未降低

但诗人的身高
随着深入的挖掘
又矮下了一米


在故乡,今日收拾行李


孤独此刻献给农妇
以及农妇的小木屋
献给钥匙
在我的怀里叮当作响
母亲从草垛上取来干草
分给棚子里的牲畜
献给它
我们有一小会儿短暂的对视
不是作为理想
而是作为理想的中心
蝙蝠此刻作为一座房子
漂泊与流放
周围的房子
没有窗户
只有一扇独自盛开的门
朝向我的门
绵延与逶迤、积在未来上的雪
从最近的法院
一直回到了最远的集市
但紧紧关闭


最后一天


最后一天
是没有办法的一天
我站在葵花身上
往锅里加水
水变成蒸汽
我变成尘灰

被一块磁铁吸引
我从三千米高空
坠落
掉在无名之地
那里的气压不够
草丛里
升起的夜晚是谜

最后的一天
田野空旷
只剩下稻谷的神
稻谷哭泣
麦神走了
麦神没有等到明天
没过上最后的好日子

我站在杨树的脚上
给所有的树木浇水
树林并不口渴
但内心焦虑
天空并不高远
但空气隐秘

我在电脑的键盘上打字
把字打碎了
我在小酒馆的去年出门
把门给出卖了
我时光虚度
青春耗尽
在母亲流泪的枪膛里射出
我把枪膛给烫热了


今天,自画像


今天我摘下自己的画像
在空白处涂上
消失的嘴唇和
水管的思想
水龙头在下半夜
开始漏雨

雨点意味着反叛
和十颗子弹
不知去向

今天
我又一次喂大了黑暗
黑暗在自己中
个头高大
但缺乏营养

黑暗是活的
黑暗在奴役着死者送货
我在自己的画像中
怀念自己,又一次
制造叛乱的厂房

我在我的画像中
摘下自己的画像
然后,不知去向

所有的人,都回来了
所有的人
都失望而归
我不知去向


黄昏时走在路上


黄昏时走在路上
钟声从上个世纪传来
黄昏是树上掉落的果子
让过路的虫蚁搬运

人们走在路上
人们也搬运自己
人们都在搬走自己的包袱
黄昏在包袱上下着一场黑雨

黄昏在包袱上
喷着大剂量的麻药
让包袱麻醉
装满了各种假想

人们假想灵魂的重量
是二十一克
人们假想自己
都有一个合格的灵魂

每一株豆科植物
都有一条假想的生殖器
黄昏时分,每一个灵魂
都重二十一克


狂想之死


我在狂想中死去
狂想时未来正在下雨

国家分为陆地和电压
雨中飞着琴弦、燕子

狂想中我看见栗鼠越过盆地
琴盒展开深深的洞

最深处是一片孤岛
我在那里吃灯和蚊子

我在树上
和肉与双脚短暂分离

黄昏是血压随着电压上升
狂想者沿一条河流到达那儿

狂想者沿河流再次分开水与陆地
一棵老树在心中触电而死

树旁是谁在弹一支慢曲
狂想者也在树下弹奏他的琴谱

弹琴时想安慰人群
人群内炊烟好大,不安慰我自己


胃里的酒精持续


胃里的酒精持续
到了
凌晨五点

在六点钟
开始失眠

六点钟是一个要打开的窗子
六点钟是一个刚刚敲碎的鸡蛋

天空
大号的容器
装满了哲学家、碎纸机

六点钟
太阳已经开始登基
画家告别画布

画家在自己的作品上
喷一口血

画家为向日葵装上电机
画家被吉他手
肋骨弹断

下一场雨
人是一场雨中的幻觉
被装入酒瓶

是青草的
相互唤醒
六点钟人群是一场雨

人群在雨中生下自己
自己的后代
自己的——畜牲


三点钟


之前曾是两点
之后不久,仍是四点

三点钟
一本精神错乱的书
雨是一座疯狂的图书

雨犹如一场疾病
我在雨中关节不好
目睹你在病中发抖
群鸟掠过青山

三点钟,天从西方飘来
天上飘着消息

那儿没有天使
是伞在降落
酒神不断饮酒
然后大发脾气

去摔杯子
和操他的神龛

三点钟
邮差刚刚上路
收信者喃喃自语
我也走在路上
从前走近

又在天上
后来走远
我开着火车
却摆脱不了孤独
给祖父没寄去什么
只寄出两笔
漆黑的债务

三点钟
之前是人头滚向码头
之后是火车穿过丛林
然后脱轨,到达最后一站


我们在黑夜里织一块布


我们在黑夜里
织着一块布
天黑了,我们织的布
它多黑啊

我们的布
它刚刚织出了一公里
向上织出了一厘米
我们在甜蜜的布里
黑色的布里
织进了我们苦涩的胆汁

此时沿途而过车灯
是那么刺眼
像两只眼睛
布满了刺眼的蜘蛛

我们就在我们的布里
织着蜘蛛
一只红色的蜘蛛
坐在盐场白色的谷堆上
织着红色的布

但夜的草
已经太深了
它已经吃掉了我们的布
我们的草太多了
它占领了我们的织布机
我们只能用除草机呼唤它
除草机
在我们的腿上
堆起高高的草垛

我们还用上了除草剂
我们的织布机上
深夜织出了痛哭的暴雨
我们的雨滴在咀嚼着夜草
我们就在那雨中
织着我们的布

但我们还是没有看见那块可以
做成旗子的布
我们的心里
只有一块失败的布
伪造的布

最后是织布机坏了
织布机
这个一到天亮就要死去的叛徒


深夜的路上


我的脑子里住着一条蜥蜴
在空白的地方
撒满甲虫
到处布满了灰尘
暴雨过后,夜色更深

在深夜的路上
我的腿被黑夜锁住
我在昏暗的路边
拦车回家
家在很远的地方
外婆是去年的闪电
母亲挡住了
今晚的灯光

沿途是一团潮湿的空气
空气中传来鞋匠
在村街上
丁丁当当的回忆
沿途是一只
白色的菜鸟在飞
在离屋顶一公里远的方向

我看不见那只鸟从前
是一只什么样的昆虫
我看不清它有一个
什么样的鸟巢
穿过林间洞口幽深的空地
水汽缠绕着
它颤抖的皮毛
它坐在一个小木凳上
屁股干燥而宁静
剥玉米的工作仍旧在秋日
仍然在深夜里继续

经过了一片墓地
车子在田野中停了下来
灯光抱着一个孕妇
也从国家的另一边
慢慢升了上来
我看见我的蜥蜴
也在那片墓地里
我的甲虫们
相互枕着对方的脖子
躺在故乡的草甸里
窃窃私语
好像它们已早我多年到来
好像没有什么
能把温柔的灵魂彼此分开


老虎


老虎的坟墓
在药瓶里

药瓶里的药
有三种颜色

在后半夜
它在打字机上

嗒嗒地打出的
一堆诗歌上

在第20页
它独自喷出的烟雾
炊烟、硝烟和迷魂之烟

它的血压下降
视力模糊

在粉碎的废纸
吃掉的废纸上

老虎在夜里不断地
开门、关门

向药瓶里的水库张望
01﹕40的果树

02﹕20的车轮
03﹕50的斑纹

老虎不断地把它们
弄得很响、药瓶更响

药扔进打字机
药洒在打字机上

在打字机嗒嗒地打出的
一桶诗歌上


磁铁


走出狱中的雨伞
与雨点展开斗争

监狱过分安静
暴雨过分安宁

我们坐在草地上
看见庄稼
围成一圈

悲伤过分悲伤
幸福过分明亮

母亲中又多出了一道伤口
沿着河岸行走
落日给大地输上了
绝望的电流

我们坐在庄稼中
猜测谁在天上站着
谁在畅饮我们的血

谁在度过葵花之夜
墨西哥来的公牛
公路上的闯入者

这远方的杂种
它在模仿革命
探出巨大的性器

像一块吸引我们的磁铁
像半块红色的磁铁
带走了我们的魂魄


黎明短歌


采血车停在门外
黑社会在第二大街

清晨的风徐徐吹出
凯撒王还未睡醒

公文陷在公式中
公章,等着明年再盖

我上厕所,在挖茅坑的思想
想这些年向你贡献了什么

除了精液和纸
铲子和雪

飞机有雷达
所以它没有黑夜

黎明时天空变大
偷越国境到达公海

氧气再一次不多了
在等着谁给我送来

你说这里已经关门
明日才能失身

美国有很多的钱
谁去那儿拿一些

随便花花
顺便割断一个国家的气管


雏鸟


十一个人过马路
我是最后一个

马路上杂草萋萋
虫子低鸣
我的虫子列队走过

地图完整
国土破碎
虫子在草叶上列队走过

一吨货物中的火药
一吨悲伤的暮色
列队走过

十一个人过马路
马路有一些颠簸
高处的天空,有一些颠簸

高大的起重机上
有云降落

斑驳的图书馆里
有人去过

古老的美术师
曾经来过
我有一只后背漆黑的雏鸟

草木晃动,天色美好
但我不知道
它在何处栖身

马路忧伤,天气恶劣
不知它在何处坠落

岁月既不烫手
也不开阔


刺猬歌


1
多年后我早已被一个信封寄走
邮戳被狠狠
盖在尿湿的屁股上
露出一个国家红色的胎记
多年后,白云骑着白马
松鼠骑着树枝
我骑在自行车上
自行车骑着
一首拉不上拉链的情诗
谁都不知道我要去干什么
我要去首都行刺

2
我背着一把吉他去谋反
骑在一封早已寄出的旧信上
我弹的曲子充满了忧伤
我弹的琴弦充满了绝望
也许信是写给爱情的
但信中的月光
为什么那么古老
为什么去年的灌木,既不高大,也不明亮?

3
上帝并没有死
他昨天写信来说
是去年退休了
国王也并没有离去
伤心的家伙,灯下喂马
仍旧住在他的王国里
只是大好的河山中
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好端端的酒壶不要了
无云万里的天空下
只有他自己


彼得堡的陀思妥耶夫斯基


彼得堡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你不会寻欢作乐
在那么一个寒冷的国家,寻欢
需要饮酒,空旷需要朋友,你只有
癫痫、自己,在纸上流放的地下室

彼得堡的陀思妥耶夫斯基
今晚我又想起了你,想起了你在腰上写下的故事
今晚的月光多么美好
好似在等着我们前去收割,但我去了麦子地

彼得堡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你没有
割过麦子,你真该忏悔
你把钱都在俄国花光了,真是可惜
你应该来这儿,有一把锄头,我们一起去锄地

彼得堡的陀思妥耶夫斯基
夏日的故乡是多么美好
夏日的故乡是多么令我羞愧

彼得堡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今晚
我又想起了你,吊在一棵树上想起了你
我现在就要从这棵树上下来了
是去另一棵树上寻找另一个树洞

彼得堡的陀思妥耶夫斯基
你好吗,活在哪里,哪儿还有你未完成的故事
顺着厕所而下,我去寻找我的灵魂


到北方去


到北方去
会经过平墩湖村后的一片麦地
祖父的锄头烂在那里
二叔的房后
藏下了野草和孩子

到北方去
会经过宽阔的天安门广场
高高的桅杆上,一面
被风晃动的老旗子
那么多荒草似火的岁月
留下了三页历史的沧桑

到北方去
会到达俄罗斯
那个冰天雪地的国度
迎面走来的老伙计
他叫叶赛宁
孤独的灰鸽子
在一片孤独的白桦林里栖息

到北方去
会越走越远
最后到达了北极
最后到达了寒冷的目的地
那儿一片冰山
万年的玻璃
祖先啊,那位村里的高个子
他生来就未到过那里


我幻想的道路去过罗马


我幻想过葱花和油饼
我幻想的好天气在北方,光顾过你的小城
我幻想的雨,下在蝴蝶身上
盾牌,举在事件的手中

我幻想的道路去过罗马
幻想明天出现过一只风筝
风筝是用羽毛做的
羽毛被钞票飘起

我幻想我在一片矮树林里
曾遇见过那只浣熊
那是风筝飘下来的时候
我悬在故去和未来之中

我幻想的帽子总是戴在国家头上
我幻想的电缆传来了噩讯
闪电在背后一闪
那是一盒火柴与狮子的对视

我幻想着云,还幻想过天空
我幻想如果天空不是那么大
土地就没有必要这么宽
如果鬼是在云上走路的,那就好了
人到罗马去的道路,就不会那么远


发疯的青草


我漂在人群中,灰尘飘在空气里
人群飘在临沂城,空气飘在北风中

姑娘,我的马拯救过我的村庄
我却赎不回我的马匹内心戚戚

姑娘,你的孩子长大了我却快死了
昨天我接上了你的电流,我的骨头发烫

昨天我夹着这部尚未完成的历书
站在目光的尽头,灯光的结尾处

姑娘,被一个鬼牵着往前走
我走在离开农业的鬼路上

我的身旁是悠悠白云,月亮弯曲
月光安慰树枝下的村庄

我的耳朵里有风,眼中有沙,胸口里有粗粮
肉里有血,骨头里有骨气,我只渴望

你的鬼拴着我,用鞭子抽用榔头敲把我
带往这个城市带给一个刑场带上一张婊子的床

但姑娘,我梦见我却被中途释放了,自个儿
一个人去了一个宰杀母猪的广场

我梦见我迷恋上了那儿的暮色迷恋着
刚刚发育这个眉清目秀的姑娘

她的脖子上挂着上帝不敢靠近的爱情好像一支手枪
但她在小腿上又挂了一串让人喜爱的珠子令我奢望


后饥饿之歌


你站在我的嘴唇上喂我
我却吃到了一块阴影
我的肚子好饿
胃里没有钢琴

月亮是一个瘦鬼
砸到天上的一个大坑
月亮是一块
我吃不到的薄饼

奄奄一息的国家
到处是奄奄一息的啄木鸟
到处都是
咬着沉默的蛀虫

在地狱弥漫的年代
你册封我为越狱的逃犯
一只在白日飞翔的雄鹰
我却只向往着黑夜
那只欠条里的萤火虫

我却感到了饥饿
我又饿了
躺在盛大的废墟上
开始做一个
肠子里粮食流淌的怪梦

躺在摇晃的鞋子里
埋在茂密的马鬃里摇晃
我只愿这个长梦
烂醉不醒

后来有一个过路人
在天上脱帽
让天空也弯下身子告诉我
灯塔都已倒了
你可以旅行
但是要付清旧账
赎回自己的疾病

我要干的最后一件事情
是要在门槛上坐下来
默默看着尘土加厚
静静地听着夜色上升

暴雨没有找到
地下深藏的金子
却无意中找到了
这块干燥的红薯
告诉我是这袋
理想湿透的干粮
喂养了所有的虫子
饥饿的一生


我们吃,我们挖,我们收割


我们的任务是给这些机器除锈
这些生病的铁,轮子、锯齿、吃水线下的桨叶
我们是把这些用旧的尸体运走
用满是老人斑的头发编成的绳子
我们的任务是消灭癫痫
我们除,然后运走

我们的任务是吃
把这些骨头上的肉吃掉
把这些有肉的、抓住的、没有跑掉的吞掉
我们在吃之前,先放血,然后分割
剩下的,埋进冰箱的档案袋
我们吃,然后扔掉

我们的任务是给这些门重新刷上油漆
给马路刷好斑马线,给脸刷上记忆
用不同的颜色标明把手、开关、消火栓、高原与禁地
我们的手上沾上了各种各样的斑污
把它伸进每条河里使劲地搓洗
我们刷,然后去洗

我们的任务是坐在门口等着铲车开来
等它进来,把这片大陆挖开
在这里挖出化石、石油、肺和肠子
继续挖,是头盖骨、孔子、泉水、黑和火山
我们把油点着,把你放在膝盖上沿街叫卖
我们挖,然后卖掉

余下的任务是种草
我们种上可以生长的草、可以枯萎的草、荒凉的草
国家的草多了,就扛着铁锹一起去开垦
把那些没有腐烂的石头找出来
留下腐烂的茎、根、线,然后种上庄稼
种上蔬菜、白布、广州、高压线,我们的孩子
我们种,最后收割,留下足够的草种



30岁序


我30岁了
我的身体30岁了
我身体里的血液、心脏、肠胃、骨头们
也都30岁了
我身体里埋着的那些炸药、石块、阿司匹林
也都30岁了
30岁了
我喝下的那些水
几乎让我成了一个冻僵的水库
吃下的那些粮食
几乎让我成了一个霉变的粮仓
我爱过的那些女人
她们挤在我身体的某一个地方
让那儿,几乎成了一座傍晚的刑场
可今天她们都去了哪儿
那些眼里含着雨水到处找我的人
那些怀里揣着火柴到处找我的人
那些在大街嚷嚷着
要和我一刀两断的人
今天,他们
都去了哪里
我30岁了
我的身体30岁了
我身体里的黑暗、命运、肠胃、骨头们
也都30岁了
身体里埋着的那些炸药、耻辱、泪斑
也都30岁了
今天,我多想放一点血
流几滴泪
大喊几声
再掏出几个炸药包
让那些到处找我的人
一看见我
就知道我30岁了
30岁了
唉,一个30岁的人
他身体里藏着的那些导火索
早已变成了一碗冷场的面条


虚幻之门


那夜我从一条公路上下来
看见月亮好大
月光迷人
远处大海宁静
还有海象难以置信
我在路边的一处小旅馆
轻轻敲门
然后进去
和衣而睡
深夜梦见布谷回家和我年迈的母亲
我深夜醒来
看见天下灯火渐熄
鼾声中雾气如云
起床看见门上
有十二颗星星
十二颗门钉
在相互温暖彼此的孤魂
后来我起身离开了那个小镇
沿着公路继续前行
看见路两边的槐树都冻僵了
外婆还在其中的一棵上
还在她的天上弹琴
一支红色的曲子
早已血液流尽
还抱着那棵小树
在一条弯曲的虚线上弹琴
看见公路也是一根琴弦
公路在流着
公路的血
卡车呼啸而去
它在一条更粗的琴弦上弹琴
在一个坡度很大的路段
我回头听见一只乌鸦
突然与我擦肩而过
它扔下了一个土豆
我认出那个土豆
就是卡车的灵魂、外婆的灵魂
我开始追着那个土豆拼命地奔跑
疯狂地奔向终点
但不久天上开始下雨
月光之后,天空降下了细雨
雨把我淋成了
一封湿透的信
我在雨中又一次想起了
我的母亲
我让她给黑夜取个好听的名字
但她说泥土中藏着一根棍子
藏着一个警察
在慢慢关上我的门
后来在路边的一棵电杆旁
我终于停了下来
小便,仰望,然后
在一根嗡嗡的电线上
偷窃祖国的电
通过另一根电缆
我开始和祖国静静地交谈
我看见它有辽阔的国土
但血液已经流尽
血液就是未来,未来是一座监狱
令囚犯着迷
但那夜月光迷人,我的血液已经流尽
之后我又倒在路边沉沉睡去
再一次梦见了我的母亲
以及她手中的
一只田鼠
看见那只红色的田鼠
从车厢里缓缓下来
它穿过了我空空的血管
在黑暗中敲开了这扇虚幻之门
古老的盗墓贼
它在黎明之前盗出了我
在前面带路
领我去盗取自己的坟
后来我们在公路上一起走着
一起追赶自己的灵魂
在公路岔过一条铁路的地方
我们相互拥抱,然后分手

它拐向了那些冰冷的铁轨
而我,横跨了它们


给你的第二首低吟诗


我将在此时离开彼地
身下的床单雪白
但我感到我已经死去
我趁着夜色步行走上河堤
穿过凌乱的菜市场
人世寂寥
灵魂躺在我的床上
呼出最后一口热气
我向一个病人借火
点着一根苦烟
他要K粉
每个人都有一颗回到过去的痣
脸像极了父亲
站在黑虚的河堤上
我看到河水汹涌
但星光只留一瞬
我沿着河堤继续向南走去
而此时南方什么也没有
南方只在北方之南
比我小两岁
其余的岁月都是碳灰
裤袋里还剩几枚硬币
祭祀、黄昏和谜
而此时你正在下楼
楼顶犹如一顶树冠
楼道经过槐树和肉铺
拐角处,你片刻伫立
取下伞、契书和雨
在靠近睾丸的地方
有回家的孩子苍凉的私语
这时黑暗更加密布
潜艇需要更深地潜下去
夜色中的叶虫在不停游弋
需要有人
挖开你的墓洞
弄湿你的尸体
需要我在尸骨中醒来
呼唤你
先是琴弦
后是吉他
戴着一顶结实的帽子
弹着一支古老没有钥匙的冥曲


耶路撒冷酒吧


饮酒之后
吉他手弹起吉他
昏暗的灯光全熄
只听见拨子滑过细雨
空气中飘满了烟雾
偶尔混杂着少女的喘息
一只手伸向奶子
另一只手插入紧张的下体
不知谁哼起了吊钩上的山羊
它其实并没有死
眼珠还在转动
露出渐渐变白的晨曦
眼睫还在缓缓地张开
大过地平线分开的距离
有人还在擦拭天空
是神的后代和桉树的后裔
角落里有人划着一根火柴
寻找地上的地契
面孔被火焰瞬间打亮
犹如死难者的遗骨
在树上艰难坐起
然后拨子继续扫过
黑暗在裂缝处重新合二为一
曲子继续打扫医院
打扫天平、俄国的沼泽
中国的乡村和南非的白纸
一个上身佝偻的黑衣人
从村子旁走过
伸手接住即将衰落的杯子
手中那本刚刚读过的病历
这时黑暗中响起了轻微的拍子
战栗的节拍敲着母亲的便器
曲子的尾巴渐渐拉长
犹如彗星滑过天穹
让我看见回家的你
我看见你的嘴唇已经消瘦
只留下了唇语和吃雪的姿势
雪在院子里越积越深
同时属于你和那支扫墓的曲子
它在前面扫起
你在后面堆着过节的雪人
而你的双手已随着旗子一起飘走
不,早已烧尽
因为搬运雪后的土豆
以及挖出土豆下面那些
早已被虫蛀空、等着焚烧的孩子

我扶着你一起走出侧门
靠着墙缓缓坐下
手掌拂过头顶
没有感受到头发
只有深夜睡熟的灌木向半空斜出的短刺


来吧,美人


哦,夜幕已经降临
哦,峡谷
已经寂静
公路旁
只有一片干净的黄昏

哦,你来吧
来吧
我的美人
这个时候
世界该空的地方
已经倒空
只有这里人声鼎沸

哦,整条公路都已
停止了颠簸
其余的
步入黑暗
只有这儿
还亮着灯
只有你的酒馆
灯火通明

哦,来吧
我的美人
从你的衣服中慢慢醒来
伸手拔下
身旁的棺钉
推开头顶的棺盖
你来吧
那掩埋你的
草和尘埃

哦,来吧
美人
来吧
桌子上已摆满了
美酒
掸掉嘴上的灰尘
只取一杯饮
你只剩一副消瘦的骨架
坐在我的面前
晃眼的光斑
慢慢恢复
你的过去
我看见你
美丽的眼神

哦,这不是醉后的游戏
这不是感冒后的发昏
墙上那部古老的
投币电话机
我向里面
不断地投掷硬币
那里就可以传出你
啼哭的声音

哦,此时已经夜半
酒保已开始打盹
我只是在深夜的酒馆醒来
才渴望和你
走在同一场雨中
伞柄由我紧握

我们没有生在同一个夜晚
彼此只有熟悉的嘴唇
我们都曾渴望美好
都曾如此
虚度光阴

此刻东方已经放白
公路明日又将黄昏
哦,美人
我猜测你也有
同样的想法
于一个雨天
遇见那个未来的人

你和他未必
在梨树下拥抱
但隔着河岸
留下深情一吻

唉,美人,除了这尚未解放的时空
除了这尚未解脱的灵魂


三月二十日乘公交车去海口做杂志独自幻想的一会


漂亮的乘务小姐背对着乘客用背影射出迷魂的细雨
41路公交车在雨中走着,犹如一辆由于吸水
而突然胖起来的坦克
我在后面坐着,抬头,看见车镜中的面颐
但不知她的名字我想她或许该叫玛格丽特
我想玛格丽特,哦我的玛格丽特
你把我当做一发炮弹射出吧,用你的裙子
你的嘴唇卷起温情的炮筒,把我发射到你母亲的家乡你的领地
哦玛格丽特,我的玛格丽特
这是你的第41路公交车,我坐在上面,这时我们一起走着
犹如一辆苏联开往夏季,开往南方,正在贯穿欧洲的坦克
我不知道有多少轮子在转动,炮膛里灌溉了多少植物的血
哦我只是抬头看见了什么,于是想问一下你,哦车上的玛格丽特
哪里的天空不下雨,只下蝴蝶和金子,哪里的土地
只种苜蓿,割走了,人们还要种苜蓿
哦玛格丽特,玛格丽特
上帝的天空不下雨,只下丝绸和金子
玛格丽特,我的玛格丽特,我只是想告诉你
你的天空也会不下冰雹,只飘落钻石
我们的宝石就落在你的房后,你的葡萄园你的麦地
玛格丽特,你驾着你的车,我坐在你的背上,如今就是要去那里
哦,玛格丽特,玛格丽特,我们的41路公交车此时还不是
一只蜜蜂而有如一匹正沿着海岸回家的灰色马驹
玛格丽特,这是你。你还不是真正的玛格丽特
你只是躲在它的下面,只在它的腹部荡起迷药的涟漪
哦,玛格丽特,玛格丽特
虫子还未醒来,我们的蝴蝶还在母亲结实的虫卵里
自打我一上车看见了你,自从我看见了浓浓的日暮
想起了罗马想到了那儿的土地
我就想和你一起去那里种地,让你的炮弹疯狂轰开它
然后将这辆车一口气疯狂地开到我想象的那块土地
哦,玛格丽特,玛格丽特,这个念头就如一发炮弹,就如
一根蜿蜒的神经开往大脑,在径上经过一滩温情的淤血


美好的时光怎样度过


首先要准备一张床
要大一些的,靠近一些阳光
是松木的,可以散发出一些木头的清香
要在买床的路上
唱一首歌
歌词中要出现爱、吻、蒲公英
和蝴蝶。要和和气气,随随意意
给每一个人鞠躬
给每一个过路的孩子发一块奶糖
问一问谁的父亲
在鄙夷阴影,臣服于光亮

要握手,要拥抱
要买一些零食,自己吃
也供奉一下天上的穷亲戚
回答所有的提问
告诉朋友们生活的答案
要在路边上停一会儿
看一看是什么在飘落
什么在生长,傍晚的时候
洒水车,为何洒下模糊的泪水

要喊叫几声,朗诵一下法律
抄写一些别人的文章,教育自己
晚饭结束了,要收拾一下餐桌
换上一个更亮的灯泡,浪费一些电
在灯下微笑、哭泣
自言自语,哈着迷人的香气
自己跟自己下一盘围棋
把自己裹在一场安心的失败里

要宽恕自己,宽恕一次
莫名其妙的旅行,关键是宽恕
早上没有把一朵白云读完
晚上应该干的工作,留到了明天
要违反一下计划生育
打算多生几个孩子
给他们准备好房间
女孩贤淑,男孩顽皮

要骑一辆自行车去一趟火车站
把那个午夜下车的人
接到家里。夜深了
他无处可去,一个陌生人
也曾有过美好的时光
他也曾爱过别人,如今失意
要给他一床崭新的被子
以床的名义。要在灯光下
分一些粮食,和那些并不理解你的人
结为温暖的兄弟


致保尔·柯察金


1
保尔
白菜在生长
那是因为秋天来了
秋天是伟大的艺术
火车和谬误同时越过菜地而来
保尔
你也越过铁路
为了寻找权力和鞋子而来
你有一火车的狮子
为什么秋天只用一只

2
你的两种闪电:爱情和死亡
这是两个杂种
在两条发烧的钢轨上
你和我,是两个
社会主义的杂种
在另外的两条钢轨上
奔跑
保尔
你的铁路修到哪里了
快到终点了吗
终点是不是就是一团篝火
在黎明时分渐渐熄灭
为什么两个在黑夜里的人
总不相逢
为什么两个快要饿死的人
永不相逢

3
是的
我们没有生在同一块面包上
面包需要炉子
我们的炉子里
永远烤着
我们自己
我们饿了就吃自己
把父亲留给母亲
保尔
你为这流过泪吗
在烈士墓前
你回忆你的冬尼娅和丽达
回忆我
昨夜送给你的一小捧栗子
那么长的一条铁路
你除了运送寒冷
还想运送什么

4
你问我为什么不写信给你
我想这并不是因为冬天
寒冷并不能让人沉默
不能让保尔沉默
保尔
我的身旁是祖父之墓
后面祖母之墓
祖国之墓
我躬身在他们中间
走过
我想象过你就是一只小鸟
昨晚住在离我不远的
一个鸟巢里
保尔
冬天来了
我并不想沉默
秋天的斗争还要坚持一夜
保尔
冬尼娅离坐上火车还要一夜


寂寞的狙击手在唱


1
树上的一只甲虫今天失恋了
迟到的暴雨为什么昨天降临
人群中我走来走去,老爹就是一堆热气腾腾的马粪
人群中我就是一堆孤独的马粪在田野上忘情地发酵
那田野是非洲的
马粪位于美洲的一个无名小镇

2
天空降下雨水,死后变成波浪
大树去了远方,我在树下乘凉
松鼠,松鼠
它在吃土。我生前猜不透你的果子
刺猬,刺猬
禹在旅行;我事后去过尧的家乡

3
青草起起伏伏,河流踩来踩去
火车冒雨开上无名高地,远处响起了母马的嚼子
我梦见我的火车在跳舞却没有漂亮的裙子
我梦见我的老虎在一只秋天的燕子上
只是树在甲城,树在乙镇,树的闪电老过两次后来死在了丙地

4
我沿着一条小径而来路面草颈厚重岁月沧桑冤魂压在下面
在车窗中经过河流更远爱情变成树叶它的身后是另一种
我在打火机上点燃一个警察他没有名字一颗子弹从我的身边走了
穿过海峡有灯亮起海水存在颤抖灰暗是面孔上一个归来的小偷
车窗在为人民闪出一道小缝更大的孔洞分开人群其实在为这个国家散热
在一个小站靠岸没有人上来临时停车交谈是一次短暂的休克
另一列火车驶过没有暴雨篷布捆着煤炭更黑犹如灵魂被束之高阁
出站口谁都不是垃圾但滚出地下通道刹车片吃掉森林岁月在此老成胖子
银行就是道具抢劫国家我们用它但此时盗匪只是一条公路在下午奔驰
后来我们挤在一起一瓶啤酒扔进朝野时间吹走国王妃子早已死去


燃灯


1
你杀不了我
你杀死了地球
小雨,你弄不死英雄
你弄死了他的坐骑
你的秋天里有泥土
泥土里有谷子

小雨,你住在别人的耳朵里
在鞋子里走过一万里
五千里到过未来,五千里就输给了沼泽地
你第一次的恋爱失败了
像马背上卸下的马鞍子
小雨,你的第一年丢失了
像年迈的幽灵没有盘缠
更没有回去的玉米地
小雨,有没有人告诉你
那些种在我们身上的葵花、陀螺
要转着,转着。一直向西,向西

2
小欣,一双怯生生的鞋子,你是
无限的伤感、决心、未来和秘密,你不是
小欣,你有一朵向日葵,你没有一粒豆子
没有弯曲的心事,不知道豆子住在豆荚里
就是豆荚的妻子
越飞越高的蝴蝶一只,你是
在三千米上空思考,失掉花纹和空气,你是
旅途上的一朵小云,你是
三米之下回忆,收到书信和勇气,你不是
你不恨往事,小欣,你只恨自己
在去年,去年的一张凳子上,你和谁喝酒、饮水,还畅谈过自己?

3
远方的伯乐,你那里的姑娘怎么样
米在米缸里,你的日子怎么样
你的天空已经越来越瘦了
你的云朵怎么样
远方的亲戚,你有一副眼镜
老花镜下的光线浓密,你看见的草原怎么样
怎么样了,草原上死去的马
怎么样了,马匹上回家的信使
从前有人给你写过一封信
我这是第二封,写信的时候
上半夜有一盏灯,下半夜
灯是在山谷中熄灭的,有一个不出声的人
用手和乌鸦捂住了我的眼睛

4
你和我谈谈吧,你的声音,你骨头里
半夜传出的松树,弹琴的声音
这些年我在北方,鞋子不知道南方的事情
你和我谈谈大海上云又消失了几朵
命又暗去了几朵
桃花盛开了几朵,姑娘又诞生了几个
冬天了,大海的声音弱了
棉袄是你的兄弟不是我
冬天的天空是蒸汽的幻想不是我
你和我谈谈,在上半年修建灯光时父亲是谁
下半年稻谷小了是谁离开了
谈谈吧,这些年,没有月亮,没有浆果
我们没有秋天,也没有哭过

5
今年非洲下了几场雨
垂暮的国王雨中哭过几次
你是不是已经越来越瘦了,可怜的鞋子
与你做爱的三千妃子

昨天早上我又一次把祖父复制了
复制的云彩太重了
摔下来
碎成了外省的雨滴

国家里你就高兴一点吧
可怜的皇帝,孤独的时刻
我已经不想你
我想什么,什么就不是你的
我想什么,什么就要瓜分你
孤零零的故乡,给了你一分钟天上的空气
但下一分钟,没有流泪的粮食

6
叶赛宁,你是否有一个健康的胃
你的胃里有什么
早餐够吗,淡水够吗
药片是否足以打发你的黑夜与疾病
你吃过铁块吗,那些金属在你那里是怎么消化的
是不是也有一条蚯蚓,你永远藏着
叶赛宁永远藏着一个无法消化的秘密
这些语言中的木耳和翅膀
那些历史中的栅栏与事件
栅栏前翻身而过的倒影与马蹄
你是怎样喝了下去
叶赛宁,如今这些晚餐被端走了
一个空荡荡的名字已爱上了仆人的懒散
叶赛宁,你是怎么躲过了那漫无边际的消化
撕着日历,带着鞋子,骄傲地步行着
身后挂着这匹光阴的小马达

7
有一辆坦克穿过解放路,但是它伪装了
有一辆运钞车经过糖果店门前好像它不是运送钞票的我们不用抢劫它
有一颗牙齿,我们必须首先杀死它
有一个魔鬼,它并不存在,但你要相信它
——在广场中心的雕塑下
有一个人在演讲
昨天他讲了帽子是怎样被解剖的
今天他讲了鞋子是怎么
被抬走的
有一天他打算讲解一些
蔬菜和月光的关系时
人群中的雷电就起来把他匆匆处决了

8
托尔斯泰让我上瘾
这个大麻养大的孩子让我上瘾
我的头顶有一只田鼠,田鼠的情话让我上瘾
退休的留声机把自己锁进了一个盒子
盒子里的恶作剧让我上瘾

巴黎的一场大雾让我上瘾
雾中的革命让我上瘾
童星幼儿园门口的李朴一小朋友
你的哭声让我上瘾
但不是,一斤白酒让我上瘾
一斤白酒里赊出来的自由让我偷偷上瘾

9
应该点灯了,灯上的光亮还没有来
要被照亮的事物还没有来

老虎、狮子
大象在哪里呢
捕捉真理的夹子,在哪里呢
列宁先生、毛润之先生、卡斯特罗先生
糊里糊涂的江非先生
你们的家乡在哪里呢

也许你们根本就没有家乡
白云悠悠,白云飘过,白云
飘来,你们
不是种菜者张、挖煤者刘、砌墙者徐、翻砂者王
不是教堂里的钟。不是法庭上的钟、银行里的钟

也许你们只是在一间没有灯光的老房子里
生吃灯油,相依为命


传记的秋日书写格式


1
他没有名字
叫他羊
或者,百分之百的尸体

2
某,或者乙
日子就这么过去
N,或者是M

3
在此稍许停顿
雷声响过之后

4
闪电隔一会儿到来

5
关键处

6
要涂改一次
熊要从树上下来
请憋住人的信条

7
吐痰

8
朝他的脑袋里
但不允许口水
扔出手雷
不允许石头

9
操过的

10
母马
女人
操过的法律

11
根据刑法的死刑

12
根据魔法的魔术
根据枪法的弹孔

13
根据合同法撕毁的合同

14
早餐里起得稍稍早了一些
但晚餐中允许插入
零星的掌声

15
我们的白痴
我们的兄弟
我们的集市

16
世界是个什么
这么大的骚味


幽灵饲养指南


1
收养它,喂它情书
给它吃五点钟
晚上九点的鹅卵石

2
给它吃盐、肉
喝酒
一点点
哑巴的尸首

3
经过锯木场
给瓶子贴上标签:
农药、黑人、来自广州

4
相互拍打
相互唾弃、种牛痘

5
相互掸掉帽子上的雪

6
贴上:水银、溃败、氨
酒精、铅、结石
齿轮
齿轮上令人怀疑的气味

7
小旅馆里性的气味
由郊外慢慢逼近的、性的气味

8
共产主义的气味

9
指南针指向
地图标明
法律预订
人民投票
银的气味

10
老爹死了
红场上飘来,书籍的气味
面包、曼德拉的
步枪的气味


秋赋


1
秋天开始了
这儿的日子变得
有些清凉
下午我有时
会读你写给我的诗
走一段路
去山顶上小坐
天刚下过雨
云是白色的
天是蓝色的
院子里什么也没有
院子里没有高原上的奔流
只有果实是成熟的
木瓜的成熟之美
芒果的成熟之美
光啊,顺流而去的光阴
岁月的中年之美

2
秋天了
我又在山上开始了弹琴
山太高了
山顶是那么荒芜
除了葵花
没有别的植物
我骑着我的老虎
老虎也走了
我在山下弹琴
倚着大海
弹奏了一夜
听见你说
官人,何不在此留宿一宿

3
秋日更适合写诗
写这首情诗
在多情的雨林里,我遇见你
天太热了
人们相互脱下鞋子
相互依靠在一起
灵魂就是蝴蝶
光线在随伤感随意弯曲
我送别了你
坐在芒果树下
人们什么也不说
度过整个上午
整个上午

4
母鸡在鸡窝里又孵出了十二只鸡雏
下半夜,母马在棚里产仔了
收完田里的葵花,一年的劳动结束了
我们手牵着手,在田埂上漫步
后来下雪了,雪盖上了我们的足迹
我开始在灯下读书,读一会儿论语
又读一会儿中庸
心里的河流,安静了
天空好像初次打扫,空气
似乎刚刚诞生。下雨了
晚上给你写一首诗:
执手相看,秋千荡过高墙去……香草
生长的历史,就是我们相爱的历史

5
啊,我们在希望之乡种树
一个晴朗的下午
大海风平浪静
天空云影点点
我们挖坑、浇水、培土
把树苗种在山坡和山脊上
你种下桃树
我种下槐树
你种下李子树
我种下杨树
你种下柏树
我种下柳树
你种下松树
我种下香椿
父亲种下苦楝
我们帮他种好楸木
然后我们躺在树下
分享那些树苗细短的树阴
谛听树根吸土的声音
并给那些树起名为
理想之树、未来之树
交谈之树、心灵之树
多情之树、娘子之树
简单之树、棺木之树
温暖之树、逍遥之树

6
孩子们成群结队地围绕在你的身边
主妇们腰间的围裙是白色的,那一块块
安息日飘来的云
牵牛花开了,开着,给任何人
施予多情和恩惠
合欢树,它激烈地抖动了
含羞草多么的羞涩、动荡、永恒、多么美

7
在一个小小的谷仓里
田鼠储满了过冬的食物
大地上,秋天的田野都在收割
然后播种
围在一座无名的坟墓旁
他们是那么疲倦了
但是还忍不住歌唱
啊那些瞬息的美啊,你在何方

8
月亮出现在了天上
眼睛大而悲郁

9
我已经不敢弹奏那些被人弹过的琴弦
不洗手,就匆忙地写下一条河流的名字
不悲伤,就颁布爱情条例
没有遇见列宁,就取开包袱
用掉他的真理
针对困境、行人、肉和厚厚的隐忍

10
在一群白鹭中间
我看见了一只黑鹭
在第一只和第二只之间
第三只和第四只的周围
第五只白鹭的背上
第六只的腹部
最后一只的后面
露出它黑色的尾翼
像一片白雪中的一个小小的黑点
一闪而过的物象

11
于是我又向丛林走去
寻找一只田鼠
以及遗忘的一块卵石
我曾把它们带到一棵树下
然而现在已很难发现
丛林里到处布满了灌木
灵魂独自在落叶中穿行
许多事物都已改变
田鼠采取根果时留下的爪印
卵石自身梳洗所产生的弧度
许多事物都还在原处
我不忍去移动它们的位置
在一棵桉树的身旁
我发现了一块相似的碎石
尊重丛林的方式
按照时间的法则
我允许它沉默
坚持回忆的斑纹
并在接近前,植入深入的坡度



苏格拉底关于人的演讲


有一次,我听到苏格拉底关于人的演讲
他说,人有两个脚心,其中一个会在杀人的时候出现月食,他说
人还有两个脚踝,都会在下坡时向上弯曲,又向外倾斜
人还有椎骨、肋骨、颌骨、颅骨、泪骨,其中尾椎都是石灰石的,有一根肋骨是松树做的
还有肩胛骨、锁骨、桡骨、尺骨,在参加葬礼时桡骨会缩短一公分
还有髋骨、耻骨、髌骨、胫骨、趾骨,听到壁虎和风琴,它们会集体升温一度
还有指甲、毛发、粘膜、静脉、十二指肠、阑尾、舌头、淋巴、肉、嘴巴上的肉、肛门周围的肉
还有百会穴、天府穴、灵道穴、前谷穴、承扶穴、环跳穴、京门穴、血海穴那么多的穴位,但
只有一个死穴
在那个集会上,苏格拉底喝了一口井水后,还讲了
人的品质、脾气、道德、战争、信仰、政治、犯罪、选举议会等其他的问题
但在那个年代,色诺芬只记住了这些,对这些话和当时天上路过的一只乌雀印象比较深刻

还有一天,他又听到苏格拉底一个人来到高高的山顶上,对着山隘的缺口高喊:
父亲啊,有什么样的马,什么样的耕牛,能比得上和你傍肩拉犁的儿子更需要你爱惜
儿女啊,有什么样的马,什么样的耕牛,能比得上一对头发花白从不向你索要赡养之物的父母更不能失去
唉,哈赖丰,有什么样的马,什么样的牛犊,什么样的花帽子
能比得上昨夜分给你豆种、告诉你播种之术的那个朋友更值得你终生敬畏,不敢诋毁
但喊了三次之后,苏格拉底就不喊了,坐在一块有山枣子树的白色岩石上织好了一张夏天的草席
他觉得,凡是手所能做的,眼所能看的,耳朵所能听的,脚所能行的,口所能说的,心所能想的,都要适可而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