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键 ⊙ 古桥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虚荣

◎杨键



■虚荣


我的一个邻人死了,
我去了一次墓地,
见到铁一样的麻雀,
还有年轻的松树,
多么徒劳啊,
像绵羊在广阔的天空下
脆弱的叫声!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哭声,
伴着日光渐渐的黯淡,
还有湖面的清冷,
在加深,在变得浩瀚。
时光逝去了,我们没有变得聪明,
反而更加愚昧了。
湖水轻轻地拍打着堤岸,
然后又来拍打,
多么像我们人世追求的欢乐,
一瞬间就消失了,
然后又去积累,又消失,
这是多么可怜的一桩事啊。

                           199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