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执浩 ⊙ 荡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九首诗

◎张执浩



当此时

这时节适合插柳,在塘边,河堤下
在电话中,我向阿三打听
那些柳枝
那些和我一起栽插它们的人
从命运的中途掉头望去
灶门阴冷,锯齿狰狞
被春风扬起的粉尘
掩盖了卷心菜、针叶林
只要一想起积雪消融后的泥土
我的手指就会无端弯曲
油菜花还没有开
披头散发的人还不回来
                      2008-2-25


白杨树叶响起之时

喧哗的季节就要来临
二十年前栽种在四干渠两边的白杨树
已经在排队鼓掌
二十年前你站在干渠边小便
白杨树低矮
正午被冲洗,清流了无痕
你难以想象尿液分岔的
今天,来回甩动的手指散发出臊味
你难以想象
白杨树叶的喧哗声这么大,像
一个人的身体里面有这么多的零配件
                          2008-3-21


我已经决定了

我已经决定
把每首诗当作遗嘱来写
就像此刻,天地素缟
我倚靠一片暖气
无力地忆念老父亲孤单的相貌
为什么我越想他
他越往深处退缩,仿佛一根皮筋?
我只能眼睁睁地
怅望冰封的马路、小道
那些连鸟也站不稳的树枝
冷漠造就的泪水
被积攒了下来
今年春节我是回不去了
新居不能落空,我
会垒三个雪人,训练他们
如何越冬,如何
忠于这越来越冷清的尘世
                      2008-1-25


雪天的个人史

前些天,他们说至少有十年没下过
这么大的雪了
这几天,他们说应该是五十年一遇吧
可据我观察,这场雪还会持续
——百年一遇
到那时,我终于第一次活着
光顾了一段由我献给你们的
历史:公元2008年1月,岁在丁亥,癸丑
湖北普降大雪,积日不化
一个名叫张执浩的人寻天空不遇
他滞留于黄鹤楼下
他每走一步都是新鲜的,都是
长久的幻象带来的真实
                      2008-1-26


三层雪

这里有三层雪需要铲除
撒谎者、怀才不遇的人,和
病房似的纯洁
——这里,在越穿越厚的衣服里
冬天的心跳声已经听不见了
多么合身的皮肤,抱着自己
就像抱着国家机器:
“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会开足马力。”
——这不是梦话,这是你
雪过天霁后冰封的嘴唇
哈出的第一团热气
我看见阳光撒在雪地上,我看见了
一把藏身于悬铃木中的铲子
慢慢地裸露出来
                     2008-2-26


美差

出差去梦里,回来后身上有怪味
你比划了半天
还是说不清白
譬如,你想说那里的人民
禾场上滚动的轱辘
银杏叶金黄,小毛桃害羞
摘棉花的手看上去是舒服的
说起来,梦里
像个地名
你在那里出生,也差不多被那里忘却
很长时间,你抬起左臂
嗅嗅,抬起右臂嗅嗅
确信正是这无色无味的空气
限制了你成为别人的可能

                      2008-4-1


清水养鱼

把钓回来的鱼放入水池中
每天喂它们清水
偌大的家里总算有了些动静
八条鲫鱼,你曾讥笑它们像八块石头
走近些,清水沸腾,水花四溅
你索性找出磨刀石,蹲在池边
磨起了刀子,大小五把刀子
你越磨越想称颂生活:“每个杀戮者
都有仁慈之心,至于刀子嘛
不过是为了完善自我……”
水池欢快,远不似那座遥远的
沉静的鱼塘
眼看着这些能被你把握的生命
一天天往下游
一天天趋于无
你小小的理想也萌生出些许悲壮
                     2008-3


三头牛

第一头牛在被杀的时候
周围数百头牛
一齐跪倒,哀嚎,流泪
第二头牛在犁地
没有尽头的平原,它
突然倒在田地中央
主人抽断了三根荆条
最后,跑回家取来刀子捅
进了它干瘪的腹部
第三头牛
独自走在光秃秃的山岗上
它想成长为一头野牛
它多么想
一直这样走下去,不吃不喝
一直走到没有耕地的非洲
                       2008-4-2


打鸡蛋

还有什么比打鸡蛋更有趣的呢?
当我决定用破碎来成全
你,还有什么
比赤裸的撞击更带劲?
往往是这样:两只鸡蛋
几乎有着孪生的表情
平静中蕴含危险,这一端
是暴力的,而那一头藏有暴力的加速器
我把一双手分成左右两只
我把我分成快乐和悲伤两部分
我一天打一次鸡蛋
很久没有听过鸡鸣声了
很久了,我靠这些蛋壳
维系着似有若无的
你与我
                       2008-4-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