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儿 ⊙ 月光的白色药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三月诗章

◎冰儿



《观驯兽记》

驯兽者先投鸡肋,虎睨而不前
再抛牛排,虎引而不发
围观者群起而攻,胆小的系绳欲捆之缚之
胆大的则直奔前台执剑抵其喉
明着上刑具,和暗地里使狠劲的
似乎都怀有同一个目的:唤起猛虎兽性,成就一场好戏
一方按兵不动,一方欲罢不能
我在台下来回踱步,恨一颗心不能掰作两半来用
一半对手段费尽而不达的驯兽者施与同情
一半为遭左右夹击王者之风难保的虎打气
正当我心痒难耐魂不守舍之际
老虎开口了:
“想当年,本王我独霸一方
坐拥江山万顷,统率将士八千
云端上呼风雨、彩虹上劫闪电的游戏尚惑不了我
今日何人能唬我马戏台上走猫步?”

2008-3-9


《务虚与务实》

你问我,喜欢务虚还是务实
换一种说法就是:喜欢做一个在烟酒里兜圈子
说醉话的清醒者,还是乐意当一个驾天上云雨
游人间巫山的梦中人。我的看法是:
趁冰消雪化尽快将公园的篱笆拆除,让好花好草
如太平洋上的波浪,逐日而开,见风就长
与其在一张白纸上抒情,或在一个隐形人身上叙事
不如去午夜里制造闪电,到一只高脚杯里酝酿花好月圆
要让虚美得生幻,让实有落脚之处
要用人间的物质,去享受天上的精神
要化墨汁里的心醉神迷,成血液里的肝胆相照
但此刻的现状是:我有江山万顷却遍植荆棘
好花好果只给神仙品
你有骏马八千却按兵不动
左边悬崖右边雷池,生死被搁置在中间

2008-3-18


《狩猎记》

“嘘,别出声,发现目标。”他一边用眼神暗示我
一边在我猫腰屈身、屏声静气的配合下
张开弓,上好弦
其实对于此次行动大家心照不宣
那时生死都不在自己手里。在一方可以操纵另一方呼吸的频率
另一方能够控制一方心脏的节奏
的情况下,谁都不敢行打草惊蛇之事
事实上我此前也有过类似的冒险,但每每因为山大林深
又是单身徒手,往往无功而返
但这次不同,兵器利,人手足
且无后顾之忧。只等手一松,箭就自动脱弦而去
那速度和力量,足以将整个林子洞穿
使所有的灌木和荆棘于颤栗中
刮起一阵旋风,将兽赶上正道,将人引入歧途
让举国的人民都以为到达了朝思暮想的首都
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下还舍不得呼出那口气
怕劲一松、神一缓幻觉又会变回现实:
弓仍在猎者手里,箭仍在弦上
这种预感恰恰是正确的。他嘴里悠悠吐出的烟圈正在印证这一点:
“作为一名猎手,百发百中固然好手艺
能够做到引而不发才是真本领”
2008-3-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