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川 ⊙ 指给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评刘川《地球上的人乱成一团》

◎刘川



《地球上的人乱成一团》
刘川

我总有一种冲动
把一个墓园拿起来
当一把梳子
用它一排排整齐的墓碑
梳一梳操场上的乱跑的学生
梳一梳广场上拥挤的市民
梳一梳市场上混乱的商贩
只需轻轻一梳
他们就无比整齐了

樊康琴解读:
    在当今诗坛,刘川黑铁一样突出的理性光芒遮盖了他偶尔闪现的诗意和柔情。在多数诗人热衷于探寻个性化的生命体验和情绪时,花瓣、雨丝和鸡毛融汇的诗歌天空忽然亮出了一面冷灰色的旗帜。刘川的冷静、尖锐、犀利、深刻在现今诗坛上并不多见,对生命被挤压和掠夺的焦虑和忧愤已溶在诗歌的精神气质里。他关注生存现实,也关注生与死这样宏大的生命主题。有趣的是,对于生与死,他没有像前人一样做出太多的灵魂拷问,而是把它们当做一种存在现象加以描述,生死和种种世象一样,直接变成诗歌表达主题和描述对象。他的《人海》,《太阳烙我一生》,《人们箭一样射出》,《地球上的人乱成一团》,《这个世界不可抗拒》等都是表现这一主题的代表作。
   刘川手术刀一样精准和锋利的诗句,让一些喜欢他的读者既欣赏又惧怕,他总是一语中的,直指现象后面的本质和真相,直指常人逃避和无法面对的那部分现实。这首诗表现了一种生存状态的混乱和无序,诗人对人们缺乏思考的盲目生存状态怀有深重的焦虑和不满。这种情绪明显地表现在诗歌开首:”我总有一种冲动/把一个墓园拿起来/当一把梳子/用它一排排整齐的墓碑/梳一梳操场上的乱跑的学生/梳一梳广场上拥挤的市民/梳一梳市场混乱的商贩”,细读这几句就会发现,诗人并不是想揭示人的命运和不同命运的最终走向,而是以“墓碑“和“梳子”为工具,把生命的最终状态,把谁也不能逃脱的自然法则推至足以让人逼视的角度,从而激起人们对生命深层的思考。
    “只需轻轻一梳/它们就无比整齐了”,他就是这样描述生命最终的公平和公正,以及那永恒的安静。这首诗以对真相的洞见,让人感到一种理性的深度,但由于诗人把理性的深度放在情绪化的感情流向之中,加之奇独的表达方式,读来一点也不坚硬和灰涩,反而显得灰谐幽默,妙趣横生。
    为了让朋友们更多地了解诗人的创作风貌,下附主题和风格相近诗歌两首:

《人海》

上帝一天不干别的
往天堂门口一坐
看着茫茫人海
看着比太平洋还大的人海
一会儿  一个死尸漂上来
一会儿  一个死尸漂上来
一会儿  一个死尸漂上来

《这个世界不可抗拒》

世界上所有的孕妇
都到街上来集合
站成排
站成列
就像阅兵式一样
我看见并不惊奇
我只是惊奇于
她们体内的婴儿
都是头朝下
集体倒立着的新一代人
与我们的方向截然相反
看来他们
要与我们势不两立
决不苟同
但我并不恐慌
只要他们敢出来
这个旧世界
就能立即把他们正过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