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方 ⊙ 沈方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关于诗歌的分类研究

◎沈方






关于诗歌的分类研究

  


  
  博尔赫斯在《约翰·威尔金斯的分析语言》一文中提到,弗朗茨·科恩博士研究了一部名为《天朝仁学广览》的中国百科全书,书中对动物这样分类:(a)属于皇帝的,(b)涂香料的,(c)驯养的,(d)哺乳的,(e)半人半鱼的,(f)远古的,(g)放养的狗,(h)归入此类的,(i)骚动如疯子的,(j)不可胜数的,(k)用驼毛细笔描绘的,(l)等等,(m)破罐而出的,(n)远看如苍蝇的。

  这种随意性的混乱的动物分类法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博尔赫斯在这篇研究语言的文章中又一次设置了一个迷宫,他杜撰的十四种动物分类暗指语言的类别;要么是曾经将《红楼梦》译成德文的科恩博士犯了一个错误。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查阅《天朝仁学广览》就会发现,这本书并不是一本百科全书,只是清代一位古怪书生所写的笔记。第一卷中说“鸟氏善与人言,音声丽妙,如妇人好女。对语交言,闻之无不酸楚。”随后,这位古怪书生就作了上述分类。“鸟氏”是什么东西呢?《山海经》的海内经有这样一段文字:“有盐长之国。有人焉鸟首,名曰鸟氏。”说的是古代一个东方的原始部落,传说那里的人是鸟首人身。这位书生的古怪之处就在这里,他竟然把一个现在看来子虚乌有的东西一本正经作了所谓分类,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鸟氏”在书中指的是什么,这就难怪科恩博士把“鸟氏”误译成动物了。

  接下来又会发现这位古怪书生无疑是对控制古代读书人命运的科举制度产生了厌倦,而他的知识结构只是四书五经、诗词骈文和几本于利禄功名无补的闲书,《天朝仁学广览》中所谈论的也无出其右。所以,我倾向于认为这位古怪书生的古怪分类实质上是对诗词的分类。不能不承认,他有丰富的想象力,而且曾经有一种在庞大的诗词世界建立起另一种秩序和观察方法的构想。深入研究上述十四种分类,还能发现古怪书生的分类对于诗词的确恰如其分,而且以此来分析当下的诗歌现状也不无意义。

  比如:(a)属于皇帝的,指为皇帝写作并交给皇帝阅读的诗歌。(b)涂香料的,指现在哪一种材料吃香就涂上这种材料的诗歌。(c)驯养的,指为了讨主人喜欢时常假装温情主义的诗。(d)哺乳的,指尚处在婴儿期或患上老年痴呆症的诗。(e)半人半鱼的,指具有动物本能却又充满咸湿味的诗。(f)远古的,指长途跋涉到古代试图带回来几块石头的诗。(g)放养的狗,指已经被主人赶出家门但又不知如何走路的诗。(h)归入此类的,指尚未进入分类但渴望进入序列的诗。(i)骚动如疯子的,指原本没有发疯却又装成疯子的诗。(j)不可胜数的,指到处泛滥成灾的垃圾诗。(k)用驼毛细笔描绘的,指由于缺乏想象力刻苦堆积辞藻的诗。(l)等等,指徒具诗人外形的人所写的诗。(m)破罐而出的,指刚刚打破自我却拿着自我的碎片到处乱跑的诗。(n)远看如苍蝇的,指有飞翔欲望但还没有飞起来的诗。

  当然,以上这样的对照只是我初读《天朝仁学广览》所得出的粗浅个人看法,我相信绝对少数的天才对古代典籍的深入研究还会有更加惊人的发现。在我们这个文明古国的确曾经有过辉煌的天才,只是他们长期以来一直被埋在历史尘埃中,现在所要做的工作无非是发掘。古怪书生的存在再次证明历史是重复的,所谓创造力非常可疑。


                                                                  2004-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