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川 ⊙ 指给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毕运良/赏析刘川《二次死亡》

◎刘川



刘川
《二次死亡》

有人送我
一个鲁迅
不是活的
他已经死了
而是雕像
石膏做的
我想把他放在
书架之上
但一不小心
砰然落地
摔成N片
我眼睁睁
目睹伟人的
二次死亡
我送他到
楼下垃圾箱
这小事儿对我
这个想当大作家的人
打击挺大的


毕运良
脆弱偶像的破灭
  ——读刘川《二次死亡》

  在编本地区《中学语文阅读训练》时,选用了刘川的几首诗,效果很好,诗人的意图学生们一下子就抓住了,而且非常喜欢。但这不仅不说明刘川的浅白与简单,反而可能更加证明了刘川的诗透明与本真。比如这一首。
  这是一个典型的、带有反讽意味的叙事性文本,并无高深的“语言策略”或高超的“技术方法”可言,甚至还显得“粗糙”与“罗嗦”。但这正是标准的刘氏风格,于无奇处寓惊人之意。
  刘川看似不经意地交代了失手打破名人雕像这一件小事,却给了我另样的感受。他毫不留情地嘲弄了——成了名人、成了伟人,未必就是“永恒”和“不朽”,而很可能只是成为人们庸常生活中被用来装门面的一种摆设,并且随时都有可能被损毁、摈弃与遗忘;我还读出了刘川的自嘲——作为一名诗人,他发现写作通往的成功之路只是一种虚幻(虚伪)的自我陶醉以及完全出卖自我、以达到的对“权威”意识、对主流价值的屈从与接近,最后成为的也不过一件易碎品而已。
  刘川近年来自省式的写作,完全放弃了公共知识分子(社会精英)对社会问题指手画脚、楞充导师状的指点与干预,而是拒绝说教,从批判自我开始,从自嘲开始。他的自嘲又不是完全低级无趣市井平民的自谑与调侃,而是有“隐喻”性质的智性表达,目的是达到积极的启悟。这首诗,刘川又一次“揭发”了偶像的虚伪与“永恒”的脆弱,刘川要说的话也许是:为什么不摆脱这种明知是假,仍然造假的人生追求,远离对“体制”、“权威”、“偶像”的追求,戒掉功名之瘾,回归澄澈透明的自我,回归写作的第一义:写作本身。(他这类作品比较出色的还有《接骨记》,本人将择日评价之。)
  我总认为对一首好诗的解读几乎是多余的,但对刘川的写作我却愿意长期追踪与评价,我觉得刘川的写作是研究当代诗歌走向很值得关注一个“点”。在邮件里,刘川十分谦虚,甚至有些不自信。我从中看出了他的真诚与善良,但他的诗歌却充满了“挑衅”与“恶意”。我相信这并不矛盾,他的包容与他的尖锐,是他作为战士左手上的盾与右手上的矛,两者都是必不可少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