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 ⊙ 燕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杂碎

◎燕窝



 
《》

要命的斧子
有时在
有时不在
后脑勺坐着苕发小囡
如果她招手
不可名状的阴影
走动起来,一些人,一些动物
跑到猪狗圈的灵魂
叫起来
会有刀具之喜



《》

我考验着绳子
她叫唤起来
生命非常短暂
但我们仍然知道了桑麻的下落



《》

石头很硬
我不想碰它
有时我绕过去
会看到
石缝中的朝代,今夕何夕?



《》

驴子让我们冷
它们小
湿透了还能穿过针眼



《》

回到王的阡陌中
他的烟草
潮湿,穿肠时发出了亮光



《》

我裹住他的美
他吐出牙齿
他吐出黄金般的我的名字
他的血肉崩塌
我给他的新生命名为“父亲”



《》

我有时清明,有时不
南山上的大雾
升起了牛羊



《》

瓦砾很深
慈眉善目
春草生处跑动着毛象
拾阶而上
久久不至



《》

早年摸到的几条鱼
都结婚了
在碗子江口,看灰暗人骑白浪而来
穿过江中广场
轰鸣着
迈向蜂蜜和淡盐水的生活



《》

我力气很大
破碎
仍然欣喜。在一首歌里慢跑
刽子手一次砍不断



《》

我不来,他就不走
我来了,坐他的椅子
听他在我身体下面发芽
很多枝条,都不是同一根
各有各的欢喜
各有因缘



《》

雄三只
雌三只
湖水300余亩。红头潜鸭6只,黑水鸡1群。雄三,雌十,10米处近观,欣
喜。屠夫砍了十三只
只只都很欢喜



《》

和聋哑人在石头里打坐
潮涨了很多年
灵魂还没有回到。风在身子外边吹
月落乌啼



《》

妈妈炒菜的亮光
抛起我
绿烟囱,小世界坐着烟云上升
大碗盛着小肉圆子

(赠大碗)



《》

过桥的龙舟水
撞了生姜
她下线
“到了,”打散的珍珠沉落桥底



《》

到达下午两点半的镜子公园
我们在晚春的那次相遇
露出白色的筋
在树干上,两肋都砍过的人登记在簿



《》

早上独自吃一只脆弱面
一个女子
问我出生前的事
她翅膀上摇晃的亮光,很快
被重力摆平



《》

用剩下的甜品
爬到天上
在晴天,酒就是一根绳子
到林子里打理下酒菜
果园分裂着,变成
小起司



《》

劳动后的快乐
带来平衡
往返在细小的枝丫间。海面上
跳着白雨的
是人前鬼后,不能流不能去不能住之所



《小姑》

甲板上到处是死去的孩子
小姑的故事
讲到这里。关掉灯的里屋到处是虫粉



《女贞》

象在春天的时候一样
小叶女贞的舌头
垂到地上。照看午后一点半的林子



《》

贴着猫皮飞行
它们受不了时会有尿臊味


                            (赠子雨)


《》

跳进草丛的生活
高于鼻尖的
1公分。幸福让我们跳上跳下



《》

让男孩慢下来
成为父亲
让女孩也慢下来
成为母亲
金色的田野上
稻草人结着草籽
每一颗都是父亲母亲
它们笑起来
喜悦挠过母麻雀的小肚皮


                 (又赠大碗)



《》

一些没有长出来的
长出它们的蹄子
年幼的走在最前面,后面的
辩认着道路
它们的叶子紧张
卷入更隐秘的性器



《》

吃紫苏的孩子
胃肠很好的
他们从避风塘打来电话
“不论怎么样,
还都挺喜欢你的。
我在路上。”他们被压缩过
保留着干燥的香气



《》

我们互相爱慕
在对方的根须植下欢愉
他的地理位置偏南
而我偏西
1894,他的人马进入偏西南后
旅行变得不可思议



《》

幸存者都在暗处
卡在弹壳里
扫射后,“解开对方的绳索,
各奔东西。”
喜光的人接近白云



《》

胡小玩玩飞在前面
爸爸跟在后面
油菜地里
摇曳的,都是幸福的人们


                    (赠小玩玩)



《》

打谷场上
许多晒干的小身体
飞起来。他们互相摩擦
发出短促的笑声



《》

坐在院子里
煎着文火
被杀死的小猪,去年还活着
各部位都成了菜肴



《》

更老的时候
我已经是个素食者
我大概
正在藤椅上
午睡。游泳池里挤满了人
“活着真好,”我听到有什么
变成秋天落下来



《》

在我前面的人跑起来
那些红色和橘黄色的风雨衣
分开夏天多棱的小水电
闷而无声。后来我们关上窗子
被暴风雨胁迫的生物们
跃向空中。在高处
踢出他们清澈的闪光



《》

我打开柠檬
把你变成小孩子
直到不知名的香气
追尾而来,把我变成
爱你的孩子



《》

他们来了
他们是晌午,是傍晚
课间操睡着的人
他们的爱情在树叶间移动
手指还按在琴键上
天空呈现出蓝色的格局



《》

我所知道的秋风
披上了天空的蓝布衫
彻夜交谈
让烟霞,重回昨日的臂膀



《》

很多人过不去这个冬天
他们新长出来的身体
贴着泥土
开放黄色的小花



《》

她一死
我们就哭起来
后来灯亮了
所有人站在空旷的台阶上
身体里荡漾着海水



《》

鲨鱼先生追到水底
比赛就结束了
“活着真好,”终场哨
集体飞起来



《》

信仰我的人,拥有十二节电池,比我还多
到达终点,他举起手,说出埋藏的爱
他耗尽我,把我变成上升的玫瑰



《》

我爱他体内的病,教它鸟语
它学舌,“你不鸟我,我不鸟你”
它进入祈祷中的教堂,让我发出响亮的鸣叫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