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萸 ⊙ 孟春尺牍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池上饮(2008.上半年)

◎茱萸



◆卉木志

她底眉、束腰,栖身绿袖之上,
口含清冷的阳光,写柔软的史。
“妾名仓庚,长于扬子江畔,
昨日占得屯卦,将情种来播洒。”
她唱得深情,目光清澈
如一枚旧日的月亮。

“在辞典的某页上有姑娘的芳名,小生
收拢过残年的落英。它们嘶哑而憔悴”,
花卉皮肤透明。此去水远山高,
薄薄的逸乐将如何安放?
她摇动枝柯,掉落一地清脆,
一地木质的眼泪碎片。

2008-04-02



◆初春紀

春天尚浅,薄衣裳,
朝革命的方向,打着草绿色的手势。
那些一直左右我们命运的东西,
终年雾气缭绕。

夏天尚远,我的左手还很疲倦,
这迷离的姿态,像极了白日梦。
道路之结,暂时是解不开了,
你编制的网状地图,闪烁过后,
和人民一起消失在空茫里。

2008-03-21



◆海棠花期將至

难缠的连绵雨下了一冬,春天的小辫子
不识这久违的面色了,又一载匆匆。
你不必道说少年心性的薄,你不必
从猫眼里观看海棠的侧影。
它们只是
无。
它们招来喃喃的念诵,
这一去一来,何时方了?
“彼于万物尽生之时吐纳,
彼根于虚空,当是解脱之涯岸……”

花神将真事隐去,现场却不乏巧辩的舌头。
玩火者的目光,灼灼。
这株植物兀自立在路边,
因它无端地来,无端地去,只作是缘起;
只作是,送给造化的一道哑谜。

2008-03-18


◆兰亭

我不知道事实的本来面目,它们于是生动,于是热情。这只是最常见的宿疾,
真相,见于无数波澜起伏的陈述里。蝴蝶花的影子浮于地表,低低地盘旋。
黄昏,高大而俊美的黄昏一如既往地沉默,它不必理会你的碎步。
春天的悬铃木面孔,结实而简单:“年代久远,世态变迁,
家事、乡居和辗转,那些文字甚至充满腐烂的气息……”
为了这,白衣人经常埋头翻阅《本草纲目》,间或抬头——
永和九年,暮春之初,那场虚无的酬唱,道出了病根所在。

假使那是个自始就不曾存在过的地方,人类的暴躁是否能收敛一些?
你紧张地捏着单程票,斜挎着书法的褡裢,墨绿色火车皮
和发黄的纸相映成趣。对我而言,它仅仅是个地名,闪烁于
越地人的另一半嘴唇。是一份多余的提纲。是劫数。
是空阔的赞美,是始终没能经历的景致。白马自南而来,我的寂寞辉煌而陈旧。

2008-03-26



◆池上饮

忆昔西池池上饮,年年多少欢娱。
            ——[北宋]晁冲之
          
我们湿漉漉的对话,要保持恒温且鲜绿,
如刚刚过去的春昼般冗长,却并不乏味。
说的话题细碎而干枯,哦,这真不是什么坏事情,
南方的三月细腻到了极点,她随时可以
制造新的腐烂,天气的变化更是令人无从谈起。
夜色只是浅,无法溶解你我嘴角的间歇性缄默。
是的,它们近乎微笑,近乎苛刻。

对酌,不明液体的爬行导致话题偏移,
多么有趣!它们已被抽象成一套虚构的动作,
承担着符号学赋予的强大指涉权。
在暗处,我们的声音扭曲成形而上的尖叫,
你能否立即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混乱,它
像极了田园里的稗草,硬的端顶迅速
刺破时间的这块美学伤疤,耀眼而疼痛。

该承认的是,我向来缺乏言说的耐心。
我不清楚每一株植物、每个细节的名字,
却偏要用形容词堆积出大量的烟幕。
它们晦暗、偏执、寒冷,沾染着密室政治的
恶习,它们不干净。
池上饮,绝不能效仿干枯的古人们
沾染着吴越一带的甜腥来谈论
治服、习技或房中术。
我仅仅试图拗断链条中的任何一环,
你看,饭桌上便立马多出了
几道古怪的菜肴。

哲学家的菜园里,樱桃红还没成为流行色,
春天却贬值了不少。
几只呆瓜足以修饰人群的寥落,
早在落座之初,我们便搁置争议,
跨过点菜环节:新疆烤羊肉、冰镇思想史,
外加全民造句运动的余绪——
打折年代里,不知道这样的优惠套餐,
能否适应我们国家那副巨大的阴性脾胃。


2008年03月初于沪上同济园,时值春暖。



◆夜半風雪,不能寐,起作此篇,兼怀吳越之游

若觉得这会是一次更深的失败,那么你便错了。
它们只是一样的模具,在没有差别的四季,
给我一个无能为力的开始,
于午夜聚啸,出产类似的影子。
如今,我们在汉语内部遭遇芳草、流水和暖红,
以及无处不在的现代性,那非同一般的嚎叫。

你不知道有些生动的植物,
有些值得道说的枯燥细节仍在左右着我们的步子。
部分人在场,另一部分人抽身,
你从来都不是风雪背后假想的敌人,
能够见证时间的下坠。

一枚橙的汁液中我们怀念汉语,身体的
隐秘部分浸没其中。小腿的光滑弧线痴了,
还有骨骼、关节、血肉和毛发,它们
左右着词与词的相逢和零落,它们断言:
“不生长植物的季节,是干枯的”,
但是这残缺之上的完整可以被触摸,
是所有的光辉,让我们激动。

可设计一场情节显豁的远游又能如何?
你能在二月的阳光之浅里提炼出湛蓝?你能
在赭石色的花朵里取消比喻?
你道不明这样的午夜之轻、风雪之面具,
它们具有虚构的全部特征。掌握它就意味着,
为造物而生的机窍,在你我的掌心静泊。


2008-02-01 初稿于赣州
2008-02-29 改于沪上同济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