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7年作品选:三十六首

◎唐果



1、他们谈论我


他们谈论我,打污水往我身上泼
看到污水的水花和海水一样白
他们欣喜若狂
可我不骂他们,因为我不在那里
我的灵魂和肉体都不在那里
我的灵魂跟我爱的人去了
我的肉体跟爱我的人粘在一起

他们谈论我,使用漂亮的词语
他们往我身上镀铜
我的身体在树阴下发光
可我不感激他们,因为我不在那里
我的灵魂和肉体都不在那里
我的灵魂跟我爱的人去了
我的肉体跟爱我的人粘在一起


2、我把颜色给了蝴蝶


我把颜色给了蝴蝶
香气给了麻雀
花瓣的弧形——给了雨水
留给你的,我亲爱的蜜蜂先生
就只剩花蕊了
它因含着太多的蜜,而颤抖



3、我在这里

  

房子在这里,在草坪一隅
混凝土浇铸,砖块搭成
楼梯在这里,回旋,回旋
花朵般的裙子,钢铁的心
我在这里,向下,从五楼到一楼
向上,从一楼到五楼
对面那幢楼是同时修建的
房子是房子的亲兄弟
相同的血肉迂回的楼梯穿插其中
楼梯是一个厂子生产的
楼梯是楼梯的亲兄弟
侧面是移动公司大楼,那是它们离得最近的表哥
它们是它的表弟
我在这里,在这幢楼里,不在另一幢楼里
也不在它们的表哥家里
我在这幢楼里上上下下
是我,是我,但不是同一个我
在它们面前,我是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4、明天



明天,我将取下这张面具
给你看满是皱折的我
你一眼就能看到我的心
因你的到达,而出离了节奏
解开发辫
让散乱的头发遮住脸庞
你看!我的嘴唇
我的狂怒时颤抖的嘴唇
缠绵时亲吻的嘴唇
忧伤时紧闭的嘴唇
从梦中醒来,看你还在睡
拉弯的嘴唇

明天,我买葡萄不仅买绿葡萄
还要买白葡萄、紫葡萄
黄葡萄、花葡萄我也带她们回家
不仅买葡萄还买桃子、山竹、梨
香蕉、菠萝我也带她们回家
在篮子里,她们一个挤一个
不像在水果经销商那里
是一纸相隔的邻居
在消灭她们之前
她们还有机会说说悄悄话
不妨来个生离死别
像奔赴刑场的烈士那样
用豪言壮语替自己壮胆
为别的姐妹打气
也允许她们来场舞会
允放她们笑到最后
笑到只剩一根骨头、一张皮
笑成一只虫子被扔进垃圾桶

明天,我就原谅你了
那个两次手术都不成功的妇产科医生
那个朝我吼叫的税务人员
那个横冲直撞差点送我上西天的司机
那个给我假钱却往美丽的花园逃遁的骗子
那个见利忘义的人
那个推三阻四的人
那个我上树他扯脚的人
那个用破棉絮捂住我嘴巴的人
那个冬天站在前面遮住暖暖阳光的人

明天,或许我会去看美容院的书
我想它不是一天两天了
明天,我坐在木凳子上不动,像死了那样
等你来叫回我的魂
明天,丢垃圾时要离垃圾桶近些
明天,把胸中的怒火都收拢,煮饭
烤鱼,到冬天就生一堆火
明天,我就原谅你了
你会原谅我吗,这个经常犯错的人
这个有时知道自己犯了错
有时不知道自己犯了错
却让你气恼得不想言语的人


5、不敢睡别人的床

 
不敢睡别人的床。怕做的梦也是别人的
怕深夜有人来赶无处可去
而我的床已被别人占据
(一个比我高大的人)
坐在床边,看他做着属于我的梦
我拼命地想挤进自己的噩梦里承受分离之苦
"我尝不到那苦"
这比整夜不能阖眼更令人沮丧。



6、他们是不错



他们是不错,有那么多朋友
我有茶壶陪伴我
他们是不错,有有众多的敌人
我有茶壶嘴对着我
他们是不错,有许多的亲人分散在祖国各地
我也有茶壶在茶几上
像我的不喜欢说话的情人



7、留言条:放在书桌上的



“我只是去河边转转
很久没听过河水哗啦啦(不是潺潺)的声音
有点想念
鹅卵石抵住脚底的感觉也快忘了
我去复习一遍
粘粘草茂盛,她们众多的孩子都没到过城里
不要担心不会游泳的人
只要她想活,她就不敢往水深处去
河水浑浊见不到成群的鱼虾
圆木桥年迈的样子你是见过的
要是晚上我还没回家,你就去下游喊我的小名



8、我的墓志铭



她喜悦过、悲伤过、幸福过、彷徨过
如今,只有喜悦伴随着她
——一种小偷得手后的喜悦
她需要您的会心一笑
当您站在乳房一样,微微隆起的土堆面前



9、或许不



二十年后,我有一笔到期债务。或许不
二十年后,我的头发跟你的一样白,还是跟她的更为相似?或许都不似她们俩
二十年后,我的皱纹比水泥路的纹路深,比沟陇浅?或许不是这样的
躺在床上憧憬明天的行程,明天去江东
听说江东有一条美丽的河,有人要建水电站,这条河将从地球上消失
河两边的梯田是金色的
或许不是这样的,或许明天我有事缠身
或者他们变改主意,不建水电站,而改建度假村
或许梯田会变成紫色的,红色的的也说不准
或许我根本就没有明天
谁能肯定我一定有明天呢?连我自己都不能
唯有捏在手里的叶片是确定的
我把它从散尾葵上扯下来
唯有它绿色的汁液是真实的,真切地染绿了我的手心



10、那是什么



它在我周围移动,也许是跳跃
我感觉得到它的气息
那是一阵微风,不知从哪个方向来
我的发梢在动,它在给它抹灰
我好像看到它了
可它明明在我身后
头靠在我的肩上,手圈住我的腰身
它靠着我,一点重量都没有
温热笼罩我的后背
它是水,不愿被什么装着
是雾,不愿被衣服套住
它存心不让我看见,不让我抓住
存心让我睡不着,只想它



11、我看见了风



我看见了风,穿白裙的、感冒的风
树叶随她的咳嗽,颤动
光影随她飘飞的衣裙,起伏
青草点头时,金莲开放处



12、害羞的小公鸡出门裹着围巾

  

害羞的小公鸡出门裹着围巾
头上高耸,随它的步伐颤动的
不用说,是它的冠子。红色的冠子,它身上最性感的部位
像豆芽一样弯曲的,不用说
是鸡脖子,遮得严实,连发油的光泽都不见了
两侧突出的是它的翅膀,被围巾包住无法远走高飞
也不曾想过勾引路上的小母鸡
哦,裹着围巾出门的小公鸡是把性欲留在家里的小公鸡
没有比尾巴翘得更高的了
被围巾裹紧的小公鸡是只低调的不愿得到赞美的小公鸡
害羞的小公鸡把爪印留在沙堆上面
尖喙在石头上刻画
害羞的小公鸡有不能完全戒除的陋习



13、我在流泪却没有伤悲



我在流泪,却没有伤悲
是光照太强,是北风太紧
是眼泪它不知羞
流下来,流下来
来不及拭去,留下难看的印痕



14、致

  

你活得不尽如你意,没有时间爱,没有心情笑
即便你不爱远方的我
你也要爱父母、妻子和孩子,你要爱他们
因为没人能代替你去爱他们
即便你不能经常回家,你也得想想山坡上的青草和牛羊
你苦命的姐姐和她的一窝野孩子
即便你不能想起他们
你也要仰望天空,空中飘浮的白云
生活让你的头颅沉重
挺直颈脖不易。那么,侧目看看身边的桉树吧
深深吸一口它们散发的恶气
即便是这样,也不能让你皱皱眉头
你不爱家乡和身边的一切,甚至连我是谁也想不起来
那么,就看好自己的脚下
不要让小石子绊倒,不要跨进阴沟
要保存一丁点火星,必要时用于烘烤自己

 

15、他们叫我往东



他们叫我往东,我却偏偏朝了西
我不知道,西边是鲜花谷还是悬崖
与东相比,西像镜子背面的图画一样吸引我
仅叛逃过一次,他们便不喜欢了

我时常夹杂在庞大的队伍中
像一棵不懂冷暖的刺
刺中别人的时候,我的身体也在用力后倒
妈妈,我的躯干终于倒成畸形的了

根是你,孩子是枝叶
我能体会到做夹心饼干的快乐
离了你们,我打制不成椅子
跟餐桌的木料相比,更是自惭形秽

我是炉灶里那根散发浓烟的木柴
我仿佛看到了我的结局:
他们从炉灶里抽出不甘愿燃烧的我
把最后一丝委曲交给黑脸的灰



16、和尘埃空气一起

  

清晨,从远方赶来
从一楼爬到三楼,站在三楼过道喘气
往上爬的,不只你一人
尘埃在前面带路
早晨清新的空气托起你日益沉重的躯体
拉动风箱的,不仅仅是你一个
尘埃和空气在两头,不信?你听那阵阵风声
那随光线浮沉的星星
你掏出钥鍉插进锁孔,转动
不是你一个人的转动
是和尘埃、空气一起。左三圈、右三圈
一起撬开锁的铁舌头
打开房门,最先进入的亦不是你
不是,是比你轻盈的它们
是先行者
它们引领你,擦亮窗户,点燃数纸空文



17、安慰



又一位新生儿的母亲站在楼梯上接受我的问候
我抚摸它栖满蝴蝶的脸
我说:“可怜的人,谁的心这么狠
忍心把鲜花插进你那么光洁的脸蛋”

女神别过脸
不回答我的提问,也不让我看到她眼里的泪光



18、给渐至清澈的物

  

吃了它,桔红色的果冻
水晶棺中的果
你说它是女人,我是说它是孩子
他却说:“它是女人的乳”
吃了它们,那被浑浊洗涤
渐至清澈的物

  

19、他们那样称呼我



他们那样称呼我,以赞许的口吻
每次,听到那样的称呼
我就像被钉在木板上
身体的扭动
使他们觉得我是在跳舞
而事实是
我在抖落他们撒上我身上的金粉
它有毒,同时抖落的
还有已遭到腐蚀的皮肤粉末



20、这些年


  
这些年,一直想让自己想使用哪种武器就使用哪种武器
想把矛头对准谁就把矛头对准谁
这些年,想给自己画一幅画
用尽天下色彩,只为画一个明净的窗子
这些年,一直想放纵自己
想爱谁就爱谁,爱并且告知
想恨谁就恨谁,像说“我爱你”一样对他说:“我恨你”
这些年,想去的地方很多
不愿离开某地,是因为喜欢的地方住着喜欢的人
这些年,一直在安慰不安分的双腿
我说:“忍耐些吧,亲爱的伙伴,总有一天
你会站在你想站立的地方。手心向上,以头触地”
这些年,一直想给手脚以自由,随意进退、送别
想变会儿木头,就放下手中活计走到山里去



21、木耳朵



小松树想做个听话的孩子
于是长出许许多多的耳朵
小松树的耳朵不像你我的耳朵
左一只,右一只
也不像你我的耳朵是白色的
耳朵们有些挤成一堆,有些隔得老远
某个耳朵发言,一些听着费劲
一些得捂着耳朵
小松树的耳朵是黑色的
它的耳朵黑不是因为它懒
小松树相信
真理是黑色的,而谬论常穿浅色的袍子
耳朵里只要有一点点沙子
小松树就会抖动身体
让露珠从松针上掉下来



22、白话



我曾得到过幸福
但我已忘了它的细节
我的悲伤我都记得
它从不与片刻的欢娱抵消
我用笔记录它们
无事可做时便去翻阅

幸福是爱我的人给我的
不幸是我爱的人的赠予
感谢这两种人
幸福那光洁的背影使我宁静
不幸那坑洼的脸庞
给了我一颗不知疲倦的心



23、我的愿望



我要擦鲜艳的口红
我要用鲜红的嘴唇迎接在路上的你的嘴唇
我要多喝冰水
我要用湿润的肉体迎接在路上的你的肉体
我要学会爬树
我要用灵活的双手迎接你的鲜花和拥抱

假如,你将这属于我的一切
献给一块墓碑或一堆白骨,我会诧异
即使那墓碑属于白骨,白骨是我



24、她病了



她病了,在医院
刀口是横切的
深两厘米
形状像水仙花
疼痛像绵绵细雨

她踢他们
他们说,“你只能踢飞你自己”
她咬着嘴唇,抓紧床单
她流血了,流血了
不是玫瑰那种

是葡萄那种
这个坏掉的女人
这个被割裂,复又被焊接的女人
像一首真正意义上的诗
多一个粉红的肚脐



25、看雪



看呐,亲爱的,雪
在山顶
雪在山尖,亲爱的

那么瘦
山峰的锁骨都快露出来了
那么白,亲爱的

雪,下在山顶
亲爱的,它不下在我们肩头
我们仿佛被它抛弃

那么晶莹透亮的雪
是什么在照着它
亲爱的,雪不照我们

我们在昏暗的天空下散步
雪在远方的山顶
也不太远,亲爱的

四个小时的路程
亲爱的,我们朝那山峰进发吧
尽管那雪会很快融化



26、致



他睡去
把一千只鸟招回梦里
留给我宁静的夜

我爱这宁静的夜
更爱淌口水做美梦的他



27、望星空

  

我站在阳台上梳头
黑暗的天空挂着明月,不见星星
月亮显得有点孤单
我想为它寻找伴侣
睁大眼睛才在附近找到一颗淡淡的星
我把整个天空搜寻个遍
还是只有那颗星星对月亮眨巴着小眼睛
是的,的确只有一颗
说明你们(我的朋友)都不在天上
你们和陌生人都躲在幕后
月光照不到
目光穿不透
你们在干什么?(我很想知道)
我想问问空中的谁
可对面炫目的灯光嫌我好奇心重
卖命地刺我

 

28、作为一块石头



作为一块石头,石头中的石头
我喜欢跟兄弟姐妹坐在山顶上晒太阳
淋雨承雪,练习沉默之术
可他们把我从父亲的怀抱拉了去
还嫌我不够规整,他们敲我、琢我
像对付我其他的可怜的同胞那样
他们满意的躯体是长形的、单薄的
最好是前胸贴后背的
他们满意的重量我正好合适
能死死地压住死者因为过早离开人世
总幻想着重新沸腾的心
他们要纪念他,可为何把我变成麻子
文字是我不喜欢的,颜色是我不喜欢的
也不知我喜欢什么文字
哪种颜色能让我欢欣
引领跟我一样无辜的土堆
想哭没有眼泪,想喊张不开嘴
想回到山上,双脚已被他们琢成座椅



29、此时彼时



哦,我的年龄已超过洛丽塔三倍
以前我钟情草莓,现在喜欢苹果
以前我扮演吃水果的女孩,现在钻进塑料袋扮演被吃的水果
这是你们说的:“一个女人就是一盘水果”
如果没得选择,那么,我还是做榴梿吧



30、一如既往地爱



你要一如既往地爱他
爱他顶着的软毛刷 猪鬃刷
爱他头上黑白相间的刷子 灰刷子
爱他的白刷子
你要爱他狡黠的目光
严厉的目光 温存的目光
爱他眼里最后那抹仅存的死灰的光

你要爱他从没抹过口红的嘴
爱他被烟熏坏的牙
爱他灵活的舌头
——伸进你嘴里觅食的舌头
爱他不伸进你嘴里
叛逃到唠叨那里变成帮凶的舌头
你要爱他光滑的后背 挺直的后背
爱他佝偻的后背

抚摸他幼时的脸蛋 剥壳的鸡蛋
老松的皮
你要爱他的下巴
用你尖削的下巴蹭他肥厚的下巴
爱他的鼻子
用你冰凉的鼻尖蹭他油光的鼻头
爱他的喉节
爱他咀嚼 说谎时上下滑动的喉节
你要爱比他诚实 无需任何装饰的腮

你要爱他结实的肩膀
高兴时拍打 哭泣时依靠的肩膀
被你的鼻涕口水 玷污了又玷污的肩膀
爱他的胸膛 宽阔的胸膛
从后面抱住 又从正面擂击的胸膛
爱他的心脏
爱他“嘭嘭”不太悦耳声响
你要爱它
即便它的跳动不是因为你的存在

那个抛弃狐朋狗友、高挂鸟笼
跟你散步的人 你要爱他
那个在厨房被油烟熏出喷嚏的人
你要爱他
那个在电话里喊叫
再不回去就拿刀子去请的人
你要爱他
老了 当不了日日火并的敌人
就只能面对面坐着
这些个听你叨唠
也没有丝毫厌倦的人 你要爱他们

你要一如既往地爱她
爱她的青丝 爱青草的青
爱衬托青草的枯草的黄
爱枯草的焦虑 急躁 患得患失
爱她的罗嗦与前言不搭后语
自卑的枯黄 势单力薄的枯黄
夹杂在汹涌的青草丛中
你要一如既往地爱她

你要爱她依然光洁的脸庞
爱她的鱼尾纹
爱她脖子上的黑项圈
爱她下垂的乳房
被孩子撑大无法还原的肚皮
腰上盘踞着一条蛇
温暖的地带
疲倦时曾当枕头靠过 落难时的救生艇
你要爱她
爱她松垮的肚皮
爱她腰上那条驱赶不走的蛇

深夜两点为你洗衬衣的人
你要爱她
无论多晚到家 都在床上睡着等你的人
你要爱她
煮好饭叫你 你却说不能回去吃饭那个破口大骂的人
你要爱她
骂你睡觉连蚊香都不会点的人
你要爱她
生气时把你蹬下床 连被子也扔给你的人
你要爱她

你要爱她的拖鞋磨擦地板发出的“嚓嚓”声
爱她越来越笨重的身体
爱她的迟缓跟不上你使唤的嘴巴
爱她穿针引线时颤抖的手
爬上四楼弹三弦的腿
你要爱她更年期那堆一点即着的木炭
爱她的溅到你身上的火星

你要爱她的主治医生
爱她的药丸
爱在她身体里捕凶的仪器
爱她吃中药时痛苦的表情
爱她喝空后形迹可疑的杯子
越老越想活着
你要爱她身上的刺也要容许她在你身上挑刺
老了 不再想当两只取暖的刺猬
只想当两个被众多马铃署淹没的土豆
这样想着 在你旁边像影子一样跟随你的人
你要一如既往地爱她们



31、有多少女人曾坐在贞节牌坊下数过星星

  

三十年前,我和伙伴们坐在家乡的贞节牌坊下
数星星
一颗,两颗,三颗。满天的星星,天天数都数不清
有人问:“长大后,谁会得到这样的牌坊”
我们都把指向天空的手指转向英子
(她们都不看好我,连我自己都不看好自己)
现在,我离家乡的牌坊越来越远
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喜欢那个
可能爱上每个从我身边走过的人



32、高跷美人



我的高跷美人,她是绿色的
她穿高跟鞋,她的高跟鞋中间细,两头粗
一头扎进大地,一头伸向空中
一头在泥土中吸吮,一头在阳光下喷射
她的细高跟
她性感细长的颈脖
如果割掉,她如何开枝散叶
如果它不骚,如何含苞结果
欣欣的高跷美人,细高跟戴花环的高跷美人
稳重、神秘、高傲的贵妇
通常只允许树技,随风摇晃



33、清明时节的雨



清时时节的雨,不是纷纷纷纷
不是槐花飘坠飘坠
不是薄情者爱上坟头的毛草
是哗哗,啦啦
是果实成熟砸在我身上
是深爱者感动厚土顽石,濡湿死者的白骨



34、部分的



部分的,我是你的
你可以爱、抛弃,或者赠与
部分的,我是他的
他可以命令、要求、胁迫,以柔克之
部分的,我是他们的
他们可以侮辱、尊重,打倒后扶起
部分的,我是自己的
我可以欣赏,或者把它关进黑屋子


35、我们去

我必须暂时抽离你的身体
(你也是)

暂时停止想你
(你也是)

即使睡在你身边,头枕着你的手臂
(你说你也是)

有些事我必须独自面对
(你也是)

必须暂时抛弃你
(你也是)

我得去另一个世界
(我们都去,但不能一起)

我要去黑暗中,和一些人幽会
(你也去)

也许有你,也许没你
(你也是)

我会被陌生人爱几回,恨几回
(你也是)

也许你会被我杀死
(你来杀我吧)

你得允许我那样做
(在黑暗中)

允许我暂时抛弃你
(你也是)

暂时的,暂时的,暂时的
仇人啊

为了明天有力气爱
有力气翻动爱的黑泥

让我到"暂时"的星球上旅行
(你也去)

让我暂时抽离你的身体
(你抽离我的)

让我们到那伸手不见五指,也辨不清
你我的地方去




36、这被我压在身下的桌子



桌子。我这张桌子,被我压在身下的桌子
它原本是一颗什么样的树
它的种子是风吹到地上的,还是经由鸟嘴从远方来
另一张桌子,更远的那张桌子,木柜子
砍伐它们的是谁
刨平它们的是谁
又是谁,拿刨花去当了引火的灾星
中间还有什么物事参与了
一条河、一头毛驴、一泡鸟糞在当中扮演什么角色
铁柜子是乳白色的
它离我最远
最初的铁矿石离我多远,它在地下埋了多少年
它是如何一步步变成这幅模样
没人问,问了它也不会说
就象受的苦越多,越不愿意倾倒她的苦水
我在里面放文件,放书
开门关门,"吱吱哑哑"
"吱吱哑哑"是铁挤压铁
而不是铁器敲打铁器的声音
如果我不去碰它们,它们就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它们多驯服呀
这些白脸的铁狮子
既不背转身,也不轻声抗议
我打量得太仔细了,恍惚
自己已置身森林
脚底是矿山,被岩石含在嘴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