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新诗若干首

◎巫嘎



拉萨啤酒


我第一次喝拉萨啤酒是2007年7月2日
10点多,我一下火车,K917兰州至拉萨
在火车站,赵旭如在我的脖子上围上一条哈达
那是我一次披哈达
感觉很严肃
然后打车去他家,西藏海关
他就打开一瓶拉萨啤酒
瓶身上有布达拉宫图案和四个字:拉萨啤酒
Lhasa beer
很好喝,一股凉凉的啤酒味
冲进喉咙
我们干了一杯,又
一杯,没喝完一瓶
我就晕了,我说:我晕了
我去睡了
我就去睡了
那是我第一次喝拉萨啤酒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后来我在他家住了半个月
常常喝拉萨啤酒
再后来,他真是厉害
令人吃惊
他做成了我的媒人
我就搬到我女友家去住了
几个月,秋天来了
我们回福建老家完婚
又回到拉萨,过年了
我们做了一个小旅馆,叫:
拉萨•巫嘎旅社,或,
巫嘎•拉萨宿舍
现在我写下这首诗
春天来了
时间过得真快
2008-2-23

山上的雪像是白云


今天,我和小文上街
街上一些背阴处,角落里
堆着雪
因为被人整理过了
有些脏了
不怎么像雪
但那就是雪,人间的雪

那座山积雪好像近了,就在眼前
小文说着,用手去挡眼睛
拉萨河边的南山
我还以为那是白云呢
一动不动
还有东山,西山,北山上都是雪
使上面的天空蓝得空无一人

然后我们去了小昭寺,大昭寺
转了八角街
去光明甜茶馆
喝了甜茶,吃了藏面
2008-2-23

光明甜茶馆


这个甜茶馆在大昭寺广场附近
从北京东路
从藏医院路或宇拓路
还有其他一些路
一些小巷都可以拐进去
里面就有一条小路叫丹杰林路
抬头看见门廊上一块牌子:光明商店餐馆
这几个字有一些花纹围绕着
这就是光明甜茶馆
里面一个大院子
门廊下几个擦鞋摊,几个烟摊
我通常买上一包五牛牌香烟

然后进去就能喝甜茶
2008-2-23


方七与小文


方七在拉萨七年
小文四年
我不到一年
小文叫方七有时叫:方
有时叫:七
我叫她方七
她是我们的媒人
有时小文跟我拌嘴
就说,我要去方七那里
有一次她气乎乎地出门
到傍晚时给我发短信:
我在方七这里
就是说,在拉萨
方七是小文的娘家人
就是说我和小文都爱方七
2008-2-23


拉萨在上


去年7月我来拉萨
在赵旭如、方七的介绍下
就认识了小文
就是说,他们做成了我们的媒人
9月,我们回到福建农村老家完婚
有人问我拉萨印象
我就对他们说:感谢西藏自治区
感谢拉萨
感谢赵旭如
感谢方七
我认识了我的老婆
又有人问我拉萨印象
我说,感觉像从一座高山上下来
且不由自主地抬头朝某个高处看
2008-2-26


拉萨大雪


早晨起来
拉萨下雪
下在巫嘎旅社的院子里
夺底北路与扎基路交界处琅赛花园
彩虹公寓
夜里下的雪已经不动
白天继续下在夜里的雪上

从夺底路到扎基路
扎基路上有个扎基寺
一个财神庙
再过去是赛马场
赛马场过去是色拉路
色拉路通向尽头的色拉寺
山顶是高高的色拉乌兹寺
海拔4200米,俯瞰拉萨全城
色拉路下行至当热路
穿过当热路,又回到夺底路
前面就是五叉路口
分别是纳金路、江苏路、林廊东路、林廊北路
林廊东路通向北京路
北京路通向大昭寺与布达拉宫
北京西路一直往前就到了哲蚌寺
娘热路两头分别是娘热乡与布达拉宫
林廊北路通向小昭寺与布达拉宫
其实所有的路都通向布达拉宫
所有的雪都从上到下
布达拉宫上下着雪

金顶上升,海拔增高20厘米
与南方十三省雪灾的不同之处
在于:正月十三、十四
拉萨只下了两场大雪
雪作为天堂的隐喻的前提是
恰到好处
正月十五,元宵,明月升起
照着东山,西山,北山,南山
的积雪
我在院子里抬头
头颅向上拉着身子,身子拉着脚
上半身拉着下半身

上半身是明月与雪,下半身是泥土
那雪山溶化
一半是拉萨,一半是西藏
2008-2-26


有感于雪灾


太多的雪,永不溶化的雪得洒上人造雪:工业盐
永不溶化的雪是冰雪
是天堂的禁闭
是警察局的雪
2008-2-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