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旧诗若干首

◎巫嘎



送别


昨晚,我心慌慌
11点在阳台上,突然
看见月亮,透过灰尘
变形,恐怖而脏
直扑我的脸上

打电话,发短信,音信全无
音信死于手机与电话
死于昂贵的黄金周,死于
大酒店,小汽车
景点与酒与食

12点半,小敏从三明上火车
到厦门
再转机到北京
她要出门远行

2点多,睡不着
起来抽烟
又看见月亮,像一碗泥水
苦涩的烟,焦渴的唇
这北园工地的机器
日夜摩擦着齿轮的心

凡事相信,凡事盼望

晨6点40分,我终于睡着了
外面阳光灿烂
昨夜你不过是喝醉了
你要去另一个旅游城市

中午12点,小敏抵北京
“乘务员介绍说,飞机经过济南
那是我们最近的距离哦”
天上人间,飞鸟和鱼
海豚与天使
下午你飞往意大利

相信昨夜小敏看见了中国的月亮
小敏,你会赎回自已的
这样,到时你回不回来
给我讲异国风情都是好的
Ti amo!——我爱你
爱最终将赢,屈辱也将被记住
2007年5月4日12点46分于济南


百度知道


全世界劳动人民的节日,为什么成了黄金周?
百度知道
我的父亲在烟田里劳动
我在黄金周里过节

黄金周有多昂贵?百度知道
有多少人,多少景点
摆了多少个姿势
拍了多少张照片
大酒店,小旅馆
小汽车,大公交
火车提速,航线打不打折?

怎样避开人潮高峰?
怎样选择线路?
怎样选择旅行社?

在景点,在人群
在纪念品摊前,在专卖店
在大酒店,在小旅馆
在火车站,在飞机场
在酒座上,在小吃摊
在黄金周
在十亿人中,你孤不孤独?
五十亿人了你孤不孤独?

你在哪里?
你开心吗?
你听见手机里的信息了吗?
你吃饭了吗?
你又喝醉了吗?
你到底爱不爱我?——百度知道

黄金周
黄金月
黄金年
黄金国
满城尽带黄金甲
2007、5、5



春去春又来


春天风沙起
时间含着风沙,眯着眼,载口罩
如追尾的猫狗
就要首尾相接,追上去年5月
成为完整的一只猫,春夏秋冬

从无数的杨树叶到全部落光
那天我吃惊地看到它们
重新长出来
让人感动,这像土地的一个疗程

那些树叶在长,它将重新掩藏
树杈间的鸟巢
济南的新树叶下,人们盲目走动
在山大南校在洪家楼,在泉城公园

泉城公园有几树梨花
连花带叶
姑娘们脱下大衣穿上春衫
短袖,鸡心领
露出雪白的胸脯
没错,就是这样
摆个POSE,笑一笑

东西南北,如果可能
你最好都住满时间的一个圆圈套
并且亲手触摸,直到你说:
没错,就是这样
它是真实的,一个异乡的疗程
2007、4、17

清明节


妈妈,这么多年
我一直在对你说话
你肯定都听见了
虽然,你并不理解那些事
我也越来越说不清
这个世界的事
当然,它没什么了不起

屈辱在加深,虽然
就在今天我还体会了屈辱
但比起你付出的全部的爱
我应该提醒自已:
我宽恕得还不够,也就是
我恨得还不够。为什么
我仍然忍不住愤怒?
那时我肯定是忘了你

妈妈,你离开13年了
我也走得越来越远
离开县城,我去了几个地方
我早就不是他们的干部了
也不是工人,也不是农民
工厂已生锈
我名下的田也早被取消

但我不承认我是盲流
我是自由迁徙
今天清明,我在山东
做业务员,推销不锈钢餐厨具
但我做得不好
但这没关系,我能养活自已

妈妈,我其实一直在写诗
写一行诗
写一首诗
一首宾至如归的诗
而他们把诗人判刑
封上他们的嘴
他们粉刷墙壁,砍去树枝
一切都是新的,了无痕迹

你在老家的山上,妈妈
今天是否阳光明媚山花灿烂
现在,我想父亲与二哥
已经去了你的坟上
铲开周围的杂草,添土
给你带去酒、吃食,纸钱
和一串鞭炮

人世青枝绿叶
妈妈,他们无法砍尽杀绝
也无法拔苗助长
好遮掩那树枝上的鸟巢
2007、4、15


洪家楼一带


山大南校,洪家楼一带
教堂的尖顶与老房子
白杨的新树叶和灿若云霞的
梧桐花

风沙迷眼的白天到春天的夜晚
人们在新树叶下走动,无究无尽

老头老太,民工,市民
与大学生
形成各自的圈子,又偶尔相互交混
一堆一堆的
围成小圈、中圈与大圈
接电线的卡拉OK,二胡上的戏曲
那唱腔像一小杯白酒
小广场上集体的健身舞
交谊舞,“是谁淋湿了你的眼睛?”
滑旱冰,穿着轮子的孩子
飞快地朝你扑来

呵,大放光明的街
商业勾勒的建筑物霓虹灯
与政府合谋的光彩夜景
头顶新树叶的人们柔软多汁
阴暗处,两具肉体搂抱与亲吻
男人与女人据说是熟练的
男孩与女孩也很放荡?

男摸着女的乳房
女是否摸着男的阴茎?
这起死复生如同杀伐
奢华的新树叶
坚硬的树干
让我们深深羞愧
2007、4、14

风筝


飞得太高的风筝就成了一只小小的鸟
久久地在高空中像是
天空的支点
晕眩的抬头者看见一个晕眩的点
那只鸟飞得这么高!
我就看见一只这样的鸟
我问放风筝者,他说
上面风大,收不好它就成了断线的风筝
2007、4.18

人在世上给自已喂东西2  


人在世上给自已喂东西  
一只手或两只,和  
一个进料口  
组成的
传送装置  
上方,附设两只眼睛
惊恐的眼睛,或者  
没有  
2003.3.10  

人在世上给自已喂东西3


我以前不喜欢这里的吃食
烧饼,馒头
一块钱三个
大葱如树,大蒜辛辣
那天我从生长它们的黄河滩
回来,就去了那条肮脏的巷子
风沙吹过来,纸屑飞扬
男女老少,还有个漂亮的姑娘
都埋头吃着碗里
我吃烧饼与哨子面,加辣椒
汗水流下来
既艰辛又幸福
2007、4、18

晚祷的酒鬼


我只是有点酒精依赖
我喝得不多,每晚我只喝一点
一小杯,就晕了
我对酒的要求不高
普通的粮食酿的酒就可以
我只是需要在一小杯酒中
睡一会
在一小杯酒中,晕一会
看看上帝。他在吗?
我是个酒量很差的酒鬼
成本很低
我的晚祷成本很低
2006、10

冬至


昨日冬至,我突然感冒
打喷嚏,流鼻涕,发烧
像一团火在一张纸中挣扎
喝下两大杯凉水
在被窝里陷进黑红两色的夜空中
早上在山东醒来,感觉好多了
打开陕甘宁的书
封面旧了些
其中的一页烧成了灰烬
一小撮轻盈欲飞的灰烬
2006、12、23

数省的烟花


正月十五,坐A336海西号列车
龙岩、南昌、毫州、商丘、聊城
一夜看见数省的烟花
升上天空
2007-3-7

11月1日,月亮


10点钟我去买烟
下楼看见月亮,在楼顶
一无所系
感觉它是谦虚的
我停了停,手伸向头顶
来回抹了几圈

而后低头走进城堡楼道
电梯上升至11楼
顺利进入一个房间
关门睡觉,全身黑暗

外面有条小铁道
偶尔传来汽笛声
2006、1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